【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潘佳人】(下)

    完全摧花手册外传之潘佳人(下)作者:bigdick2019年7月9日就在潘佳人沉浸在让她不堪回首的恐怖回忆中默默流泪时,神智迷离的邵平却突然想起潘佳人刚才是和男人一起来这里开房的。

    一想到潘佳人的背叛,邵平不由得勃然大怒,他勐地把潘佳人从他的怀里推开,又跳了起来,站在床上,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不!你和别的男人约炮上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看到邵平怒气冲冲的样子,潘佳人连忙又一次跪在邵平的面前,哭着向他哀求道:“阿平…我错了…阿平…我错了…我不应该…我原本…我原本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些…那些魔鬼给我打了针…用春药…让我…让我忍不住…要…要男人…警察…警察也治不好我…阿平…阿平…做爱…做爱的时候,你太温柔…我…我觉得不够…又怕你说我…说我淫荡…不敢主动向你要…只能…只能偷偷找男人…找男人满足我…只有…只有这一次…呜呜呜…以后…以后,阿平你用力操我…你用力操我就好了…啊…想不想…阿平你想不想…玩我的胸…玩我的大胸…我知道你一直想的…我伺候你…不要…不要生气了…我错了…原谅我好吗…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潘佳人一边哭着继续哀求邵平,一边却跪在邵平的胯下,用双手捧着她那对令男人迷恋不已的丰满乳峰,把邵平的阴茎完全埋进了她深深的乳沟中。

    阴茎被充满弹性的乳肉全方位包裹着的快感让邵平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刚才还熊熊燃烧着的怒火也突然被浇熄了。

    透过流着泪水的迷蒙双眼,潘佳人看到邵平兴奋得连连倒吸冷气的样子,却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南美毒枭享用她的酥胸时,好像每一个也都是这副模样。

    刚被送到南美的时候,潘佳人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成熟,所以她的酥胸也远远不像现在这样迷人,但是那些男人的一次次轮奸却很快就催熟了她原本青涩的身体,她的双乳也悄悄变得越来越坚挺丰满。

    发现了潘佳人身体的变化之后,男人们就让那个来自香港的美女性奴用她更为性感迷人的双峰教潘佳人怎么用酥胸满足男人,潘佳人却只能乖乖地跪在一个又一个男人面前,委屈地呜咽着,学着那个美女性奴的样子,用双手捧着乳峰,尽力取悦着那些可怕的淫魔…在毒枭们的逼迫下,潘佳人不得不学会了一边用哀怜的眼神仰视着享用她乳沟的男人,以满足男人的征服感,一边用她白皙娇嫩的乳肉包裹着男人的阴茎,还要扭动腰肢,让男人的阴茎在她的乳沟里抽插。

    在男人快要爆发的时候,潘佳人还会伸出舌头来接住从男人的阴茎里喷射出来的精液。

    男人吼叫着,兴奋地把一股股炽热的精液射在潘佳人的脸上和胸口以后,她却只能顺从地吞下男人射在她舌尖上的精液,然后等待着面前的这个男人选择是把阴茎上残留的精液抹在她的酥胸上,还是把阴茎塞进她的嘴里,让她用唇舌清理干净。

    在一股股精液的浇灌下,潘佳人的双乳很快就像吹气球一样,愈发膨胀起来,让每一个在她胸前发泄的男人都更加满意。

    而潘丽人的胸前这时候也已经悄悄隆起了一对诱人的梨形美乳,所以那些男人就命令潘佳人调教自己的妹妹乳交。

    虽然万般不情愿,但是潘佳人却只好跪在男人面前,教潘丽人怎么用她才初具规模的酥胸包裹男人们的阴茎…看着邵平因为快感而扭曲的表情,潘佳人用双手夹紧自己的双乳,好带给邵平更加强烈的刺激。

    当潘佳人的手指碰到她左乳上的那块有些粗糙的皮肤时,她想起邵平曾经很疑惑地问过她,为什么她的身上会有几小块皮肤莫名其妙地比别处粗糙一些,当时潘佳人只能回答说她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并且低下头,回避邵平进一步的探究,因为这是一个她不愿意想起的秘密。

    其实,那几块粗糙的皮肤本来都是那些南美毒枭为了取乐,而在潘佳人身上留下的纹身。

    除了胸口,她的背后,腿上和屁股上也都被强行刺青过,毒枭在她身上刺下的自然是各种污言秽语,比如“我是骚货”,“来干我”,“母狗”,有的是英语,有的却是西班牙语,甚至连中文都有,比如说她左乳上的那一块刺青,就是中文的“臭婊子”。

    不知道那些南美人怎么会懂得中文,也许是毛杰教的吧。

    身上带着这些不堪入目的羞辱印记,当然是无法回归平常生活的,幸好潘佳人获救以后,警察想尽办法,才帮她抹掉了这些刺青,但原先被刺青的这几块皮肤却也因此变得比较粗糙…因为邵平刚才已经发泄了两次,所以这一次,他许久都还没有要爆发的意思。

    潘佳人一边继续用自己的乳峰包裹着邵平早已完全膨胀起来的阴茎晃动着,一边低下头来,看着邵平湿淋淋的龟头时不时地从她的乳沟里探出来。

    闻着邵平阴茎上的精液散发出男性荷尔蒙的浓郁气味,潘佳人觉得她的阴户似乎又湿透了。

    因为潘佳人和潘丽人的阴道都比较短,所以那些南美毒枭也就可以更加轻易地用阴茎刺激到她们最为敏感的阴道深处和子宫口,直到把她们送上性高潮。

    而阴茎被在高潮中急剧收缩的少女阴户所紧紧包裹和挤压的美妙享受却让那些男人更加迷恋这对萝莉姐妹花的“名器”

    阴户,他们甚至还专门为潘佳人和潘丽人分别定制了淫亵的性虐工具,让这两个娇小的萝莉美女一次次品尝到高潮的滋味。

    在这些毒枭的肆意玩弄下,潘佳人和潘丽人原本稚嫩的身体不知不觉地被调教得越来越敏感,男人们几乎每次侵犯她们的阴户时,都可以让她们在性高潮的极度快感中呻吟和颤抖,而潘佳人和潘丽人的身体也就这样被迫渐渐习惯了性高潮。

    但那些贪得无厌的毒枭们并没有就此满足,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给潘佳人和潘丽人注射一种他们自己调制的烈性春药,那种春药的药力可以轻易夺走她们的理智,让这两个正当花样年华的萝莉美女在被春药所唤起的性欲驱动下变身成一对荡妇淫娃,毫无羞耻地向男人们主动索取。

    每次被注射了春药以后,潘佳人和潘丽人就会像两只发情的母猫一样,在男人面前扭动着她们充满情欲的赤裸娇躯,媚眼如丝地主动勾引那些毒枭。

    当男人们毫不客气地把这对姐妹花按在地上享用的时候,她们会狂野地迎合那些男人的每一次侵犯,用一次次高潮欢迎男人们把一股股精液射进她们的身体,还会用手指蘸着男人们射在她们脸上和胸口的精液,放进嘴里甘之如饴地吮吸着。

    而且这种烈性春药还有可怕的副作用,会刺激潘佳人和潘丽人的神经,让她们的性欲变得难以抑制,她们的身体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期盼着男人的蹂躏,就连闻到精液的气味都会感到兴奋,只有被男人勐烈的抽插弄得高潮迭起,汁液四溢的时候,这两个可怜的美女才能暂时得到满足。

    救出潘佳人以后,警察们很快就发现了春药在她身上造成的淫亵效果,但是因为医生们对这种从未见过的古怪药物都感到束手无策,而且潘佳人的神经系统受损也实在太严重,虽然用尽了各种方法对她进行治疗,却还是收效甚微,根本无法消除春药的作用。

    。

    即使在潘佳人恢复意识以后,春药导致的异常性欲也仍然像附骨之蛆一般地纠缠着她。

    在医院的时候,潘佳人就曾经被难以抑制的强烈性欲折磨得忍不住偷偷自渎过不知多少次。

    而且更让潘佳人感到惊恐的是,这种畸形的性欲竟然还在悄悄地逐渐增长着。

    很快潘佳人就发现,只是靠自慰已经不能让她满足。

    当潘佳人实在受不了性欲煎熬的时候,她甚至不得不用她赤裸的迷人胴体勾引那个负责她病房的男护工。

    美女的主动投怀送抱让血气方刚的护工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几乎每天深夜,这个强壮的男护工都会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熘进潘佳人的单身病房,兴奋地享受着这个小美女的主动迎合,几乎是不知疲倦地发泄着欲望,让潘佳人在他的凶勐抽插中呜咽着,心情矛盾地迎来了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性高潮…出院以后,潘佳人在警察们的帮助下,搬到了这座城市,又用警察给她准备的新身份在这里找到了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但令潘佳人难以启齿的是,她始终都没能摆脱那些南美毒枭残忍地强加给她的性欲,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黑色的欲望甚至还变得更加强烈,让她越来越难以压抑。

    为了让几乎失控的欲望得到暂时的缓解,潘佳人不得不在网上悄悄购买了不少邪恶的自慰工具。

    一开始,潘佳人只需要偶尔使用那些自慰工具,就可以让自己的性欲得到释放,但是,随着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在欲望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潘佳人很快也就渐渐离不开那些电动阴茎、按摩棒、后庭塞和跳蛋了。

    其实,就在初次遇见邵平的那个早晨,潘佳人的阴户和菊蕾里,就分别塞着一个正在不停地高速震动着的跳蛋和一串后庭拉珠。

    遭受那个地铁色狼猥亵的时候,潘佳人会那样紧张和窘迫,其实也并不是因为被欺辱时的羞涩和害怕,而是担心那个色狼会在侵犯她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她的套装短裙里,竟然有如此淫靡而香艳的一幕。

    实际上,光靠那些自慰工具,根本就无法扑灭潘佳人身体里越烧越旺的欲火。

    很快,潘佳人就再也无力抵御性欲的折磨和煎熬,她只能自暴自弃地在网上主动约陌生男人上床。

    潘佳人甚至还买性药给男人吃,好让男人更加凶勐地蹂躏她,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暂时的解脱。

    即使是在和邵平坠入爱河以后,潘佳人也还是无法挣脱性欲的纠缠和控制,只好背着邵平继续找陌生男人。

    因为知道邵平的工作就是维护酒店管理系统,所以每一次和男人开房时,潘佳人都会很小心地挑选那些远离邵平负责范围的酒店,以免被邵平发现。

    但尽管潘佳人如此谨慎,难免还是百密一疏,有一次差点在邵平面前露馅。

    那是邵平在咖啡馆里第一次想要和潘佳人亲热的时候。

    当时,潘佳人就在几小时前才刚和一个男人上过床,虽然洗过了澡,但潘佳人还是感觉到有些没洗干净的精液从她的阴户和后庭里慢慢流了出来,弄湿了她的下身和内裤上的护垫。

    因为害怕心上人察觉这个让她无地自容的不堪秘密,所以潘佳人那时才会如此激烈地抗拒着邵平,裙子被掀起时,惊慌失措的她更是只好用一个耳光阻止了男友的进一步行动…虽然后来潘佳人和邵平也做过不少次爱,但是性经验少得可怜的邵平在床上却显得太过于温柔,根本无法满足潘佳人那早已被春药变得异常饥渴的身体,而且因为潘佳人一直担忧邵平会察觉她的胴体已经被调教得异常淫荡,所以每次和心上人欢好的时候,她都不敢尽情享受,而是下意识地暗暗压抑着自己身体的反应,甚至连一次高潮都不敢有。

    这样的性爱自然不能平复那些南美魔鬼们强加给潘佳人的淫欲,所以当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抵御欲火煎熬的时候,潘佳人就只好继续在网上勾引男人。

    只有在陌生男人的胯下,潘佳人才能彻底放下羞耻。

    她风骚地呻吟着,热烈地扭动着她性感的腰肢和翘臀,诱惑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用粗野的凶勐抽插让她体验到极致的高潮。

    虽然每次和别的男人上床时,内心的痛苦和羞辱,还有对邵平的歉疚总是让潘佳人几乎无法承受,但是当她被男人们一次次送上快感的巅峰时,潮水般的满足感却又让潘佳人几乎忘却了一切。

    于是,潘佳人明知不应该,却只好在欲望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向更多的陌生男人奉上她的美妙胴体,换来一次次淫靡的满足…在邵平的阵阵吼叫声中,一股股白浊的精液终于从他的阴茎里喷涌而出,不停地打在潘佳人的脸上,胸前和从嘴里伸出来的舌尖上。

    潘佳人一边继续用双乳裹紧邵平的阴茎上下摇动着,刺激着他的神经末梢,把邵平的精液尽可能地从阴茎里挤出来,一边还要关注着邵平的表情,看到邵平一脸舒畅地睁开双眼以后,潘佳人才把包裹着精液的舌尖缩回嘴里,乖乖地咽下了那些腥臭的粘液。

    看到潘佳人用舌头承接他的精液,刚享受过极度快感的邵平满意地长长吁了一口气,当邵平看到潘佳人的俏脸和酥胸上到处都是他的白浊精液,从未体验过乳交和颜射的他更是不由得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看着顺从地跪在自己胯下的潘佳人,邵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脱口而出地问了一个问题:“那些…那些男人…也喜欢…这样玩你的胸吗…”

    话一出口,邵平就觉得有些后悔,但是却又不想收回这个问题,于是,邵平就这样看着潘佳人沾满精液的脸,等待着她的回答。

    “是的…每个男人…每个男人都喜欢…还有我妹妹的胸…也是一样…”

    潘佳人知道她的回答一定会让邵平感到不快,但是她却别无选择。

    虽然早就猜到那些男人不可能放过潘佳人的性感酥胸,但是听到她的回答,想到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像这样享用过她的乳峰,还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和胸口,邵平的心里还是感到一阵莫名的酸楚。

    于是,邵平只好叉开话题:“你说…你的妹妹也和你一起被警察救了,那她现在在哪儿呢?也和你一样换了个身份?被送到了这里?还是别的地方?”

    没想到,一听到邵平提起妹妹,潘佳人的眼圈马上就红了起来,她一边抽泣着,一边对邵平说:“醒来以后…我问过警察…我妹妹在哪里…警察说…她也在接受…接受治疗…直到…直到我情况稳定…恢复得差不多…警察才告诉我…我妹妹…我妹妹早就…早就已经…已经被那些禽兽…活活地折磨死了…呜呜呜…小丽…”

    说到这里,潘佳人再也忍不住,用双手捂住满是白浊粘液的俏脸,痛哭起来。

    看着跪在床上,掩面痛哭的潘佳人,邵平也不由得也感到有些心酸,自知失言的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心情沉重地坐在床上。

    在潘佳人的哭声中,邵平忍不住用双眼偷瞄着这个美女胸前那对刚刚包裹过他阴茎的丰满乳峰。

    随着潘佳人的抽噎和哭泣,她坚挺诱人的双峰也微微摇晃和震颤着,虽然潘佳人只有20岁不到,但是她的酥胸却已经比邵平在a片中看到过的绝大多数女优都更加性感,甚至比起几个以“巨乳”

    着称的女优来都不遑多让,而且因为她正当青春的鲜嫩肉体所拥有的绝佳弹性,潘佳人的乳峰一点都没有下垂的迹象,足以让男人为之疯狂,那对小巧的殷红乳头就像是两颗刚摘下来的草莓一样,点缀在她白皙的双乳上,更是让每一个男人都垂涎欲滴。

    看着潘佳人柔软娇嫩的乳肉上和几乎深不见底的乳沟里到处都是自己的白浊精液,甚至还有精液从她的乳尖上缓缓滴落下来,邵平不由自主地回味起刚才那一番令人销魂的美妙感觉来…一想到已经魂归天国的可怜妹妹,潘佳人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她痛哭流涕地回忆着最后一次看到潘丽人时的情景:玩够了这对姐妹花以后,南美毒枭才把她们装进木箱,又瞒天过海地送回北德,交还到毛杰的魔掌中。

    虽然潘佳人和潘丽人那时候已经被折磨得完全驯服,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毛杰还是给这两个萝莉美女注射了那种可怕的药物,好彻底毁掉她们的神智,把她们当作充气娃娃来玩弄。

    然后,那些恶魔就一边轮流凌辱着潘佳人和潘丽人,一边等待着药力发作。

    一个男人正跪在潘佳人的身后,抱着她的翘臀,淫笑着享用她的后庭。

    就在那男人的呼吸变得渐渐急促,抽插也越来越凶勐的时候,已经怀孕一个多月的潘佳人却觉得小腹传来一阵阵不寻常的绞痛,已经被迫流产过两次的潘佳人很快就意识到这种熟悉的绞痛是流产前子宫的痉挛。

    在一阵比一阵更加勐烈的剧痛折磨下,潘佳人很快就满头冷汗,浑身颤抖,忍不住连声惨叫起来。

    但这个早就被调教成乖巧性奴的小美女却不敢怠慢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只能强忍着苦楚,继续扭动腰肢,缩紧菊肛,用柔嫩的肛肉包裹着那男人的阴茎。

    这时候,潘丽人正坐在一旁的另一个男人身上,她一边摇摆着腰肢,让那男人在她已经被摧残得红肿起来的阴户里抽插着,一边还不得不用娇媚的声音连声娇啼:“好爽…主人…操得母狗好爽…”

    当她听到潘佳人的惨叫声,潘丽人连忙把满是泪水和精液的脸转向姐姐。

    看到姐姐痛苦万分的模样,潘丽人心疼地一边继续扭动身体,一边哭泣着连声呼唤姐姐。

    而潘佳人却只能勉强对妹妹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轻声对潘丽人说:“不要紧…我没事…没事…”

    就在这时,躺在潘丽人身下的那个男人不耐烦地伸出双手,用力抓住她胸前那对满是牙印和瘀青的性感乳峰,一边用力揉搓着,把她娇嫩的乳肉捏成各种形状,还用指甲狠狠掐着潘丽人敏感的乳尖,一边加快了在她阴户里抽插的节奏。

    男人的野蛮蹂躏把潘丽人刺激得悲鸣着,闭起眼睛全身颤栗起来,而听到她的婉转呻吟,那个男人却更加兴奋地凌辱着这个娇小的萝莉美女。

    潘佳人不忍心看着妹妹被那个男人继续玩弄,只好阖上双眼,继续在子宫的阵痛中煎熬着,直到她彻底失去意识…而与此同时,坐在潘佳人面前的邵平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他时而暗自回味着刚才潘佳人的阴户,唇舌和酥胸给他带来的满足和快感,就连他才发泄过不久的阴茎竟然也悄悄地又抬起了头来。

    但很快,邵平却又会因为想到这是潘佳人被不知道多少男人糟蹋和调教过的结果而感到郁闷。

    。

    邵平一会回忆起和潘佳人在一起时候的甜蜜,一会又愤怒地想起潘佳人竟然背着他主动约炮,和别的男人上床,还给别人口交,他时而劝说自己,这一切都是那些毒枭作恶的结果,潘佳人并没有什么错,时而却又不由自主地想象着潘佳人在那些淫笑着的男人胯下娇媚呻吟,扭动着身体主动迎合他们的淫亵模样,有时想起潘佳人的善解人意,还有难得的温柔和善良,但有时却又沮丧地想到她的胴体早就被无数男人喷洒在她身上的腥臭精液玷染得污秽不堪,而且这样的羞辱永远也不可能洗去。

    一时之间,连邵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沉浸在失妹之痛中的潘佳人和情绪跌宕起伏的邵平各怀心事,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潘佳人凄惨的哭泣声…不知多久之后,潘佳人似乎渐渐平静了下来,她的痛哭声也变成了阵阵抽泣。

    而邵平的阴茎这时却已经又一次在他的胯下剑拔弩张,让他觉得有些尴尬。

    邵平用手撑着床,想要换个姿势,稍微遮挡一下他蓄势待发的阴茎,无意间却看到了刚才他把潘佳人按在床上时,被甩到地上的电动阴茎和跳蛋。

    看着这些邪恶的性工具,邵平突然想到,如果不是被自己撞破的话,潘佳人现在应该已经用这些淫亵的东西和那个满脸麻子的丑陋男人在床上玩的很开心了。

    一想到这里,邵平忍不住血冲脑门,他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怒火中烧还是欲火中烧,只是想要再次发泄。

    邵平跳下床,捡起地上的那支电动阴茎,然后才恶狠狠地对潘佳人说:“你说你要做我的性奴,那就乖乖地把屁股噘起来吧,你的后面我还没操过,让我好好玩一玩…”

    听到邵平的命令,潘佳人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就乖乖地跪在床上,向着邵平噘起了屁股,然后,她又下意识地把双臂伸到身后,就像是她在南美被迫用后庭迎合那些毒枭时的那样,在邵平的眼前亲手分开了自己雪白的臀瓣。

    “这么熟练啊…看来你连后面也没少被操啊…”

    看着潘佳人主动掰开肛门的淫荡模样,邵平不由得想到她曾经多少次像这样被男人们玩弄,心里更是郁结难平,忍不住冷冷地用言语讥讽着潘佳人。

    “是的…你说的对…”

    听到邵平带刺的言语,潘佳人抽泣着对他说,“但是请相信我…每一次…每一次我都是身不由己…都是被逼迫的…只有这一次…只有这一次…我心甘情愿…平…我只喜欢你…真的…我只喜欢你…”

    听到潘佳人发自肺腑的动情告白,邵平也有些心软,但他却马上就凶狠地对潘佳人说:“少废话,你不是性奴么?那就等着让我玩屁眼吧…”

    说着,邵平就野蛮地把电动阴茎长驱直入地塞进了潘佳人的阴户,并且打开了开关,让那支电动阴茎在潘佳人的阴道里剧烈地震颤起来,然后才捏着自己已经硬得像铁棒一样的阴茎,粗暴地撑开潘佳人虽然被掰开,却仍然显得非常小巧的菊肛,不顾一切地在女孩温软紧窄的后庭里抽插起来,把潘佳人的臀肉撞击得不停地颤抖着,掀起阵阵臀浪。

    邵平还学着从a片里看来的花样,用力抽打着潘佳人的翘臀,在白皙的臀肉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掌印。

    邵平的凶勐抽插和那支电动阴茎的震动似乎让潘佳人无法承受,她很快就皱起眉头,全身颤抖着,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求饶:“平…不要…不要…不行了…受不了…轻一点…轻一点…好厉害…好厉害…平…求求你…饶了我…哦…好厉害…”

    听到潘佳人妩媚动人的呻吟,邵平似乎更加兴奋起来,他喘着粗气,抓住那支电动阴茎,用力塞进潘佳人阴户的更深处,又狠狠捏住潘佳人细腻娇嫩的臀肉,加快了阴茎抽插的节奏。

    在这样的强烈刺激下,潘佳人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的腰背也在邵平的眼前弯成了一张弓的模样,还不停地扭摆着腰肢,用更加凄楚可怜的声音对邵平哭诉着:“平…阿平...不…主人…主人…请放过性奴吧…性奴受不了了…请主人轻一点…饶了…饶了性奴吧…啊…请主人轻…轻一点操性奴的小屁眼…屁眼快要…屁眼快要裂开了…母狗…母狗要被…要被主人…操死了…”

    但潘佳人的乞求声却反而像是催情药一样,让邵平的欲火烧得更旺,在潘佳人的哭泣声中,邵平更加用力地发泄着,几乎要把整支阴茎全都塞进她的后庭里…其实,邵平并不知道,这只是潘佳人的一点小小演技。

    比起那些曾经一次次用阴茎把她和潘丽人的娇嫩菊肛残暴撕裂的男人们那野兽般的蹂躏,邵平的抽插只能算是温柔,而正在潘佳人阴户里震动着的这支简直就像是玩具般的电动阴茎又怎么能和那些南美毒枭用来折磨她的那些又粗又长,还到处都布满了颗粒和螺纹,每分钟能旋转和震动几百次,甚至还能放电的怪物相提并论呢。

    只是因为潘佳人想起那些南美男人很喜欢听她和潘丽人叫床,每次潘佳人在那些南美男人的胯下,用她被迫学会的那些西班牙语的淫词艳语婉转呻吟起来的时候,那些男人都会表现得特别兴奋,所以她才刻意装出反应剧烈的样子连声娇喘着,好让邵平更加满足。

    潘佳人一边哭喊着承受邵平的冲击,一边还不时地紧缩后庭,用肛肉刺激着邵平的阴茎,让邵平尽情享受着美妙的快感,而潘佳人这时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些南美毒枭用电动阴茎调教她和潘丽人,还用后庭珠,跳蛋,电击器,和各种奇形怪状的性虐待工具玩弄她们时的不堪回忆…对那些淫兽来说,电动阴茎当然是奸玩女孩时必不可少的工具。

    南美毒枭们不知从哪里搜集来了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电动阴茎,有的带有分岔,可以同时刺激女孩们的阴户和尿道口,让她们忍不住喷尿,有的足有女孩们的小手臂那么粗,每次那些男人强行把这支电动阴茎插进潘佳人和潘丽人的阴户时,都会让她们疼得忍不住惨叫起来,就连她们的肛门也被这支可怕的电动阴茎活生生地撕裂过好几次,最让她们害怕的那支电动阴茎还安装了电极,可以在女孩们的身体深处放电,虽然电流不像电击器那样强,但是却也足以把这对萝莉姐妹折磨得浑身颤抖,连连哀鸣了。

    除了在享用潘佳人和潘丽人的阴户或者肛门时,用电动阴茎占领她们下体的另一个孔洞,那些男人甚至还在调教她们深喉口交的时候,把电动阴茎强行塞进潘佳人和潘丽人的嘴里和喉咙口,让她们习惯喉咙深处被侵犯的感觉。

    而那些男人最喜欢的还是看着这对姐妹彼此拥抱着,把电动阴茎塞进对方的阴户里,互相刺激着最敏感的部位,直到她们亲手把姐姐或者妹妹送上性高潮…除了电动阴茎,其他的性虐待工具也没少让潘佳人和潘丽人受罪,相比起来,就连鞭打和滴蜡都只能算是男人们泄欲后的余兴节目。

    女孩们的菊肛当然是毒枭们用后庭珠肆虐的最佳选择,那些男人用的后庭珠每串都有十几颗,而且每一颗都是坚硬无比的钢珠,当那些男人把这些冰冷的钢珠一颗一颗地塞进她们的直肠,然后又用力拉扯,让她们的肛肉被硕大的后庭珠粗暴地撑开,甚至撕裂的时候,男人们的淫笑声和女孩们的惨叫总会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一曲暴虐的交响乐。

    男人们还把一个个剧烈震动着的跳蛋粘在她们娇嫩的乳头上,或者干脆直接按在她们敏感的阴蒂上,让这对萝莉姐妹花的身体更容易高潮。

    当她们看到男人拿着电击器出现的时候,无论是潘佳人还是潘丽人都会害怕得哭喊起来,在调教这两个小美女的时候,只要她们稍有抗拒,那些男人就会狞笑着把电击器按在她们的身体上,屁股上,甚至双乳和阴户上,用一道道电弧让她们惨叫着求饶,她们身上每一个被电击而留下的焦痕都记录着她们的眼泪和屈服…那些男人还经常用这些邪恶工具来调教潘佳人和潘丽人,潘佳人记得毒枭们让她和妹妹肩并肩跪在地上,又在她们分开的双腿间各自放了一个最大号的广口量杯,然后就把电动阴茎和跳蛋分别扔在她们面前,命令她们比赛,看谁能先用这些淫具让自己高潮,输家必须把这两个广口量杯里面的东西全都喝掉。

    那些毒枭用英语参杂着西班牙语,还比手划脚,好不容易让这对姐妹花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虽然不忍心让姐妹遭受更多的虐待,但是潘佳人和潘丽人都很清楚,如果不决出胜负,那些男人是绝不可能放过她们的。

    于是潘佳人就流着眼泪把那支电动阴茎塞进了她的后庭,还把跳蛋按在自己的阴蒂上,同时又用另一只手捧起自己沾满精液的丰满右乳,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乳头,而潘丽人却把电动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户,并且用那个跳蛋刺激着自己的乳尖。

    在姐妹俩的阵阵娇啼声中,最终还是潘佳人率先在高潮中全身痉挛起来,而潘丽人也就不得不哭着喝下那些从她和姐姐的阴户和后庭里倒灌出来,几乎装满了那两个量杯的精液和尿水…在这以后,毒枭们还像这样玩弄过潘佳人和潘丽人好几次,她们俩各自都好几次被迫喝下了那两个量杯里的污秽粘液,而她们的身体却也就这样被调教得愈发敏感。

    那些男人还喜欢一边在这两个小美女的后庭里横冲直撞,一边用电动阴茎或者跳蛋刺激她们的阴户和阴蒂,让她们忍不住高潮。

    被毒枭们一次次这样调教以后,潘佳人和潘丽人的身体竟然渐渐产生了条件反射,只要男人在凶勐地蹂躏她们菊肛的同时,再刺激一下她们的阴蒂,就可以让她们的阴户和后庭都在性高潮中剧烈收缩起来,那些男人也就可以品尝到阴茎被她们柔软紧致的肛肉全方位包裹着的快感。

    所以,那些毒枭就更加喜欢一前一后地抱起潘佳人和潘丽人,把女孩娇小的性感胴体夹在中间,再把他们的两支阴茎分别插进潘佳人或者潘丽人的阴户和肛门,同时在萝莉美女紧凑的阴道和后庭中肆虐,直到他们听着潘佳人和潘丽人迷人的呻吟,在女孩阴户和菊肛的双重高潮中满意地同时泄欲…一想到在那些毒枭的调教中双重高潮的滋味,潘佳人的阴户就条件反射般地变得更加湿润,而且还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甚至把那支电动阴茎都从她的身体里推挤出来了一点。

    为了让邵平能享受到更加美妙的快感,也为了满足自己无可抑制的性欲,潘佳人悄悄地把一只手伸向自己的双腿之间,她先是把那支电动阴茎重新推进自己的阴户深处,然后又用手指拨开了自己早就变得湿淋淋的阴唇,用力地揉搓着她已经充血的娇嫩阴蒂,而邵平这时候已经闭上了双眼,正在全神贯注地享受着潘佳人既柔软又紧窄,有时还会收缩起来的迷人后庭,根本就没有发现潘佳人的动作。

    潘佳人的手指刚一碰到她的阴蒂,就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揉搓了几下以后,潘佳人的身体更是不停地痉挛着,但是她的手指却更快,也更加粗暴地撩拨着她自己的阴蒂,直到她忍不住呜咽着发出甜美的娇啼:“要到了…要到了…啊..啊…到了到了…”

    随着潘佳人的婉转呻吟,她的身体抽搐着蜷缩起来,阴户和后庭更是在双重高潮中急剧收缩,这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极致快感让邵平吼叫着,在她的后庭中一泻如注…刚才的剧烈抽插和这次酣畅淋漓的爆发让发泄了三次以后,早就是强弩之末的邵平再也无法支持下去,耗尽了体力的他几乎是一放开潘佳人的身体,就倒在了那张床上,疲惫地昏睡过去。

    当邵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他睁开眼睛,却觉得头疼欲裂。

    当邵平想起昨晚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时,他顾不得头痛,赶紧跳了起来,却发现床上只有他一个,潘佳人早已不见踪影。

    邵平捂着脑袋,强撑着下了床,在房间里寻找着潘佳人留下的痕迹,却发现无论是潘佳人的衣裙,还是她的提包都已经不见了,就连那支电动阴茎和那个跳蛋也都不知去向,唯一可以证明昨晚那场疯狂的,就只有床单上已经凝结起来的点点精斑。

    邵平不死心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才在本该是最显眼的床头柜上找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平,我走了。昨天晚上就算是我最后送给你的分手礼物吧。我知道你最后还是无法接受我,也许,象我这样经历过炼狱的女孩根本没有资格追求幸福,注定只能和妹妹相互守护。我不怪你,忘了我吧,珍重…”

    邵平茫然地放下手中的纸条,心里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