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50)

    第五十章·试探与发现2019-7-9到了三楼,他根本就没有去拿什么手机,手机现在在他衣服的内侧袋子里放得好好的呢!他直奔自己刚脱下来的睡衣,伸手到里面一掏,掏出一条柔软的女式蕾丝内裤来。

    他‘嘿嘿’一笑,将它紧紧握在手心里,慢慢去下到二楼,一边走一边道:“莉莉,你看看我手机在不在楼下,楼上没有,我是不是带下去了?”

    说话间,他已经进了妈妈的房间,打开抽屉看到满目的各色内裤,他将这条内裤放进了抽屉的最深处。

    抬头看看外面的走廊,内裤夹上夹着两条内裤,似乎还有水滴在滴落。

    他走过去一摸,两条内裤都是湿的,很显然是刚洗没多久,他的嘴角顿时又扬了起来,心道:真是不可思议啊…阿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没有啊。”

    莉莉在楼下看了一圈,对着楼上喊道。

    孙元一此时已经又上了三楼,他就是要用这么几句话的时间来迷惑一下妈妈和莉莉。

    “找到了,在我睡衣口袋里。”

    孙元一一边说着一边快速跑下来。

    “快走吧!要迟到了!”

    莉莉说着。

    “嗯,我跟妈说一声。”

    走到门口,孙元一轻声对莉莉道。

    “嗯,那你快点,我门口等你。”

    莉莉说道。

    孙元一一边点头一边往厨房走去,他的脚步不同于以前,走得很轻。

    走到门口一看,妈妈双手还在洗碗池里,明明就三个碗三副筷,她竟然还没有洗好。

    孙元一轻轻走过去,看到妈妈手里拿着一个碗,但是却根本没有在洗,他都已经走近了她却还没有发现。

    ‘砰’,孙元一从妈妈背后搂住她,刘筱露被吓得把手里的碗‘哗’一下扔在了水池里。

    “妈,我们走了啊。”

    孙元一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说话时的呼吸在她的耳边撩拨着。

    “…”

    刘筱露愣住了,身后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几乎让她迷醉,她立马就变得面热耳红,心脏跳得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肩膀一挣就要脱开孙元一的怀抱。

    孙元一也很识趣,她稍微一挣就立刻松开了自己的手臂。

    “走就走吧…怎么进来连个声音…连个声音都没有…”

    她的语气带着嗔怪,却没有责备,说话支支吾吾的,不敢回头看背后的儿子。

    孙元一眼睛眯起笑道:“我看看你身体好些了没有,担心你等会自己开车不安全,要不还跟我们一起出去,我送了莉莉就送你去单位。”

    “不用…不用…我没事…你们走吧!”

    刘筱露头也不回地说道,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赶孙元一。

    “那…那好吧…”

    孙元一口中说着,又满含深意地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这才转身出门跟莉莉汇合。

    听到关门的声音,刘筱露又等了好一阵,这才把手中的碗扔到沥水篮里,甩了甩手上的水,急忙上了三楼。

    墙边看了,没有!平台看了,没有!楼梯看了,没有!所有她能想到的昨晚可能走过的地方她都看了一个遍,甚至为了保险起见,她连孙元一和蒋莉莉的卧室也搜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那条内裤就象是蒸发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反倒是那滩水渍好像格外的刺眼,刘筱露用拖把在那里拖了好几遍才算是罢休。

    。

    “到底到哪儿去了?”

    她口中喃喃着,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正准备下一楼,她一转身又进了自己的房间。

    也许是昨晚我记错了?我出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一条干净的内裤?她心中疑惑道,拉开了放内裤的抽屉。

    仔细看了一下里面的内裤,她的内裤都是有系列的,每个系列有几条她心里都清楚,去掉外面的两条以及自己身上的一条,其余的数目都能对上,连她记忆中带了出去的那条也在。

    刘筱露这才放下心来,看来自己昨晚就是没有带干净内裤出去,白担心了。

    她用手拍着心口,松了一口气。

    刚关上抽屉,她立刻又抽了出来。

    “不对!不对!”

    刘筱露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着抽屉里的内裤说道,伸手把记忆中的那条内裤拿了出来,她的动作很小心,好像那不是一条内裤,而是一个炸弹。

    将那条内裤拿在手里,她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不是我迭内裤的方式啊!刘筱露的心登时狂跳着,她对内裤都是很小心爱护的,毕竟是遮蔽保护自己隐私部位的东西,无论是洗、晒、迭都是很仔细的,可是眼前的这条内裤,明显就是囫囵一迭塞进了抽屉,跟她平常细致的方式大相径庭。

    难道…难道是元一?刘筱露觉得身子有些发冷,呆呆地坐在了床上,如果真的是元一的话,那就说明肯定是他发现了自己的内裤,甚至地上的那滩水渍他也发现了。

    怎么办?怎么办?刘筱露的心中没了着落,想想刚才自己洗碗的时候元一上了楼,一定是那个时候他把内裤放了进来。

    不过他既然把内裤又放回了抽屉,说明他是想当作没有发现这件事吧?那…那我也就当作没有发生这件事好了!谁也不提起,那就什么事都没有的。

    刘筱露心中安慰自己道。

    “对!一定是这样的!我就跟平常一样就好了!对!对!”

    刘筱露木讷道,回过神来发现已经要迟到了,急急忙忙出了门。

    上班的路上,孙元一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脸上带着笑,嘴里哼着歌,蒋莉莉奇怪地看向他:“心情不错呢嘛!是有什么好事啊?”

    孙元一‘嘿嘿’笑着,右手的手指在鼻子下面晃来晃去,说道:“我想到晚上可以…嘿嘿…我心情就特别好…”

    蒋莉莉红着脸,别过去看着窗外不看他,娇声道:“我说的是状态好才那个,状态要是不好那就不那个…”

    “嘻嘻…行,行,老婆你说什么都对。”

    孙元一随口说道,放在鼻下的右手拇指食指中指用力一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彷佛手上有什么迷人的味道一样。

    他的思绪回到了早上刚起床的时候,想来这还真是一件凑巧的事情。

    早上他被一泡尿给憋醒了,便起身去卫生间,出门的时候他奇怪地发现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严,他倒是也没做他想,只当是自己昨晚拿了药膏回房的时候没关紧,毕竟也就是一条小缝而已。

    结果刚出门,他就觉得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把他的尿意都憋了回去,竟然是一条女式内裤!嗯?怎么外面有条内裤?他一弯腰抄起那条内裤,放到手中看了看,这是一条墨色的蕾丝内裤,两侧有镂空的设计,总体看起来倒是十分性感。

    这不是莉莉的内裤啊…他脑中想着,回头看了看还在床上熟睡的莉莉,担心她看到自己手里拿着内裤,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两人认识之后内衣内裤都是孙元一帮着购买的,有什么款式颜色,他甚至比莉莉还清楚,而这条内裤肯定不是,不说款式,首先这种颜色就不是自己的首选项。

    家里除了莉莉和妈,也没有别的女人了啊,不是莉莉的…难道是妈的?孙元一的脑中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再想起那条门缝,脑中竟构想起一个场景:一个女人悄无声息地站在自己和莉莉的卧室外向里窥视着,因为某种原因,她将内裤脱了下来,她的下身是赤裸的,甚至她的手指还有可能在自己的穴口抚摸着。

    嗯?不对,不对…如果是昨天,也许并不会有手指的事情,因为昨天自己跟莉莉不过就是抹了些药膏而已,并没有做什么能刺激起性欲的事情啊…那这内裤是怎么回事呢?孙元一的脑子里快速思索着,怎么想都觉得有哪里对不上号,他看着手里的内裤,将它放在鼻下仔细闻闻,内裤上只有洗剂的清香,很显然不是穿过的。

    那这是一条干净的内裤?如果按自己的构想,这条内裤应该是从身上脱下来的,不应该是干净的啊…他思索着,轻轻挪了两步,走到了隔壁卧室门前,在灯光的照耀下,他发现隔壁卧室门口的平台上靠近墙边的位置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着亮光。

    他连忙走了过去,发现竟是一滩水渍,从这水渍来看,这个位置曾经应该有一滩水,仔细看来,周边的大部分是已经干了,可是靠近中部的位置并没有干透,还有一小汪的水在那里。

    蹲下身子,孙元一伸手沾起了一些这种水,抬起来的时候,手指和水之间竟拉起了一条细丝。

    这…怎么还拉丝?孙元一更好奇了,不过基于他刚才的推测,他对这东西倒是有一个大致明确的猜测对象。

    两指一捻,很明显的滑滑腻腻的感觉,再放到鼻下一闻,一股腥味冲鼻而来。

    这味道让他有种熟悉感,让他进一步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再次放下手指,这次他将手指在尚余的水里全都划拉了一下,沾起更多的水,然后…放进了嘴里!嗯…尽管闻起来带着一些腥味,可是吃起来并没有什么味道,这也让他确定了这是什么——淫水。

    毫无疑问,这就是淫水。

    其实这是不是淫水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谁的淫水?孙元一把那条内裤塞进睡衣的袋子里,弯下身去,几乎都趴在了地上,仔细观察这滩淫水渍,终于让他看出来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

    在距离墙边稍微远一些的地方,水渍几乎是呈扇形,可是在靠近墙边的位置,有两个已经很模煳的半弧,他脑中再次飞转,想象着这形状,如果是一个女人坐在这里,并且手淫了,她的两片臀瓣正好就压在这个位置,那么,这个形状就很符合了。

    想到了这里,他缓缓站起身,只有一种可能,这是某一个女人,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到楼上来,但是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她上来之后不得不泄完身才离开,而这个‘某种原因’,也许是因为冷,也许是因为累,她没有把这里进行处理,不仅如此,还落下了一条内裤在楼上。

    还是那句话,家里只有莉莉和妈是女人,莉莉如果想要,直接找自己就可以了,没有必要特地出来,出来不说,还坐在墙边自己解决,这…这岂不有些不合情理?难道是爸爸昨晚带了野女人回来?孙元一的眉头一蹙,其实这种可能就更小了,毕竟昨晚爸爸是跟他一起回来的,而且即便是有这么一个假想中的女人,她也没有理由到三楼来自慰啊。

    所以…这个女人是谁?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他想起了那天关珊雪信誓旦旦地跟他说会帮他做‘那件事’,又想起了前天关珊雪让他不要把门关紧还一定要和莉莉做爱弄出动静来。

    凡此种种一综合,他十分能肯定,这都是关珊雪在背后进行着推波助澜,可令他好奇的是,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这才短短几天,妈妈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然而他还要确定一些事情,所以还要找机会去一下妈妈的卧室。

    思索到了这里,他的思绪才算慢慢缓了下来,与此同时,被他憋回去的自然召唤又袭击了过来,他连忙进了卫生间解决,这才重又回了房间。

    这就是他知道妈妈感冒后直接用额头去感受她额头温度的原因,也是要在出门之前谎称没带手机上楼去刘筱露房间查看内裤的原因,更加是要从背后悄悄地抱住妈妈的原因。

    这所有的所有,都是为了观察妈妈的反应,事实证明,他的推测都是正确的,内裤是妈妈的,淫水也是妈妈的,只是他有一件事没有想通,昨晚他跟莉莉明明没有做爱,为什么妈妈会在三楼平台那里手淫呢?转眼间,就来到了莉莉的公司门口。

    想不通,他也就不想了,今天跟关珊雪确认一些事情应该也就可以了“瑶瑶来得还真早啊…”

    莉莉忽然说道。

    “嗯?”

    孙元一看向公司门口,果然就看到瑶瑶站在门口看向这里,今天她上身穿的是一件海蓝色的毛衣,长发披散在肩上,下身是一条略微深蓝的a字裙,腰间是一条白色的穗子腰带,腿上也不知穿没穿丝袜,总之是肉色的,脚上蹬着一双亮色的高跟鞋。

    她人本身并不是很高挑,但是这样的穿搭倒也是十分的可人。

    她似乎也看到了孙元一的车,还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就微笑着冲这边挥手。

    “那我走啦!”

    莉莉在孙元一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出去了。

    孙元一看着她们两个走进公司里,正准备走,就看到瑶瑶转过头来看向他,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

    孙元一一愣,总觉得这笑容里有什么难以理解的意思,也说不准是好意还是恶意。

    掏出手机,他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喂…”

    刘筱露的声音很轻,在孙元一听来,就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妈,你声音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舒服?要不要我让莉莉给妈打个电话帮你请假?”

    孙元一焦急地问道。

    “不用不用!”

    刘筱露连忙拒绝,想到自己昨晚落下的内裤是儿子放回了抽屉里,她脸上泛着潮红,轻轻咬起嘴唇,把声音抬高了一些,“我…我已经在路上了,没事,妈真的没事。”

    “真的吗?”

    孙元一问道。

    “嗯,还有两个路口就到了。”

    刘筱露说道,“不说了,不说了,我得专心开车。”

    不等孙元一回答,刘筱露已经挂掉了电话。

    “额…”

    孙元一有些惊愕,摇摇头,又给关珊雪打了个电话。

    “嘻…元一啊…”

    关珊雪接起电话来,语气很轻松地跟孙元一嬉笑道,“有事啊?”

    她现在也坐在自己的车里,不怕别人听见看见,说话也有些撒娇的姿态。

    “阿雪,你还好吧?小雪还好吗?今天还能上班吗?”

    孙元一也笑嘻嘻地问道,昨晚他跟关珊雪可是做爱做了足有两小时啊,估计她的小穴都肿得不能走路了。

    “哼…你个坏东西…还好我早就买了药膏常备着,不然今天我又要找理由请假咯…”

    关珊雪又是娇嗔又是撒娇道。

    “嘿嘿…昨天不知道是谁…求着我要跟我…啊,你说是吧?”

    孙元一说道。

    “哼…”

    关珊雪鼻中一哼还要说什么,孙元一却接着说道:“好了,先不说这个,我有一些事要跟你确认一下呢!”

    听他的语气带着郑重,关珊雪也严肃起来:“嗯,你说吧!”

    “嗯,这事吧…嗯…跟我妈有关…”

    孙元一说道。

    “呀!不行!”

    不等他继续说,关珊雪看了一眼车外呼道:“中午我给你打电话吧,我看见你妈的车了。”

    可不是?刘筱露的车正缓缓地从门口开进单位的院子里。

    “嗯,也行,那我就说两句。”

    孙元一连忙快速说道,“我妈今天好像感冒了,你帮着照看一下。”

    “唉,知道了知道了,就知道心疼你妈,我这下面还难受呢!也没见你多心疼两句!挂了挂了~!”

    关珊雪嘴上嗔怪着,脸上却带着笑意,显然并不是对孙元一有什么意见。

    孙元一这才算放下心来,去了公司。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