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0章 神秘禁制

小说:异世无冕邪皇 作者:半块铜板
    群山深处,一处不知名的幽谷之中,处处透着古老森林的栖息。

    这处不知名的幽谷,参天巨树比比皆是,树木与树木之间的间隙极,可谓茂盛至极。

    到处泛着湿涩泥土气息的地面上,长满了一人来高的杂草,此处幽谷的草木虽然灵性充足,却无法拿来用作炼药修行使用,旁人看上一眼,便知道幽谷中的草木皆是因为此处幻墟无人照管已久,沉寂了许多年之后,方才自然形成的景象。

    幽谷极深之处,一处两人多高的邸洞之外,身着黄袍、长髯若仙的戚元焘盘膝坐在五色仙莲之上,周身上下,尽是被数层淡淡神力灵光缭绕了起来,整个人涣发着只有顶尖强者方才具备的仙气。

    此时的戚元焘,单手掐着诀法,身上神力灵光不断的扩散而出,形成千丝万缕的神力灵气,渐渐覆盖住了以邸洞为中心方圆大约数里的面积,几乎将这邸洞,全部纳归到自身识海观测的范围,用强大的神识力量,全力勘探着邸中的天地元气波动。

    在戚元焘的身边,呈以扇形的阵势围着六名道武境的强者,这六人的面相或者年轻、或者老迈,却无法以容貌推论年岁,总之都是堪称一方豪强的高手,这六个人,也跟戚元焘一样,全力发动自己的神识,不断的感应着邸洞深处,甚至整个山体背后的天地元气波动。

    阵阵强大的神力气息散发出来,幽谷中呈出现五光十色的斑斓异彩,好不华丽、炫目。

    而在邸洞周围,还站着多达六、七十名拥有乾坤境修为的寒山宗高手,他们手持法器、严阵以待,内息在体内奔涌翻滚,身上的神甲一一撑起,构成一个极为严谨、周密的防御阵法,由此形成一个巨大的神力光罩,把邸洞方圆的整个幽谷,乃至达到半山腰的地方,全部保护了起来。

    邸洞深处,阵阵轰鸣声传来,不时伴有凄厉的惨叫声,接连不断的从洞中传出,而一旦发生这种迹象,邸洞中便会有两到三名寒山宗的弟子,带着脸色苍白、明显受了重伤的修行者,从邸洞狼狈的逃窜而出。

    逃出来的受伤弟子,会在外面马上接受救治,而救助他们离开邸洞的弟子,也不需要再进入邸洞,而是由旁边组成防御阵法中的同门师兄弟、师姐妹们站出来,顶替他们进入邸洞之中。

    若大的邸洞,阵阵冷风吹袭而出,青色、红色的风芒,蓝色、紫色的电光……一刻不停的从洞口拥挤而出,直到遇到防御阵法时,方才在那若大的神力光罩前,纷纷崩溃毁灭,消散于无形。

    站在防御阵法最前排的十数人,个个脸色苍白,分明是神力消耗过度,而引发的种种疲惫之状。

    一旦到了到了这个时候,最后一排的同宗修行者就会马上跳出来,不需要众长老的安排,接替前排的师兄弟们,把防御阵法重新组织好,让那些疲劳过度的同门尽快休息恢复神力。

    此番幻墟争夺之战,寒山宗带来了百余强者,个个修为不弱,除了戚元焘安排了几个弟子,在群山之外的临时营地山洞用来保护照料几个受了伤的长老和门人之外,剩下的人,全部被带到了邸洞附近,用来挖掘这处隐秘的邸洞。

    连续三日,戚元焘一步都没挪动过,而随着邸洞的勘探和挖掘,这位寒山宗的脸色,愈发变得难看了起来。

    五色仙莲之上,戚元焘紧闭的双目微微展开,瞳子里射出两道平时并不常见的不悦寒光,他嗓音沙哑、愠气十足的沉声问向刚刚从邸洞中出来的弟子道:“徐长老的进度如何,整整三日了,难道还是什么发现都没有吗?”

    一个被同门搀扶出来的弟子,全身的长袍凌碎的宛若挂着无数布条,全身染血,狼狈不堪的半跪于地面上,气息微弱的回应道:“回禀宗主,里面的禁制太厉害了,徐长老全力施为,每个时辰也不过只能推进不到百米,而且此地的禁制似乎有自行修复的神秘力量,我们只要探的深一些,之前破坏的禁制,就会莫名其妙的恢复过来,现在洞内只有徐长老一个人还能保证稳步的推进,剩下的弟子按照徐长老的吩咐,只能在外围帮助长老大人不断破坏禁制,以防止我们全员被困,但我们破坏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禁制修复的速度,这个地方太邪了,暂时,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三天,只推进了三、四里地?”戚元焘惊愕无比,难以相信弟子的话。

    “不,只有不到三里地,徐长老不止一次被前方的禁制逼退过,然后再行进入,实在是太艰难了。”那名弟子无力的感叹道。

    “嗖!嗖!嗖!”

    众人正听着,忽然间,数道青红色的风刃,速度飞快的从邸洞中飞了出来,体积堪比剑锋、刀身大的青红色风刃,完全没有目标的在躁乱的天地元气和狭窄的山洞两侧来回的弹射,令得洞口前,大量细的碎石崩溅而起,随同青红色的风刃,一同飞出了洞口,撞在了由寒山宗弟子结成的防御法阵之上,发出当当当当不绝于耳的连番撞击之声。

    数十名寒山宗弟子结起的防御阵法前,偌大的神力光罩荡起了阵阵涟漪状的波纹,几道青红色的风刃,甚至让神力光罩凹陷了些许,给前排的几名弟子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

    站在前方的两个弟子瞪着眼睛就看见两道青红色的风刃撞击在自己的胸前神力光罩之上,风刃有半截居然扎透了光罩,差点就刺在了两个弟子的胸口处。

    此二人,吓的脸色苍白,双手飞快舞起诀法,以自身神力相抗,最后虽然勉勉强强的将青红色风刃挡在身外,让风刃缓慢消散开来,但二人却消耗颇大,然后还必须皱着眉头、忍着辛苦,全力修复被青红色风刃破坏的防御法阵,弄的大汗淋漓。

    “换……”

    队伍中,一个明显带队的乾坤境弟子低喝了一声,话音落,后排两人马上飞到前方,将两个消耗颇大的弟子给顶替了下来,防御法阵,再度恢复平稳。

    寒山宗供奉堂的大供奉吕夏见状,长眉微微皱紧,语气低沉的冲着戚元焘说道:“宗主,这样下去不行啊,依我看,还是让徐长老先出来歇息歇息再说吧,万一他要是出了什么事,那我们就更没有办法深入发掘此处邸洞的秘密了。”

    戚元焘沉默了半晌,终于有些不甘心的点了点头,道:“让他出来吧。”

    众弟子听着,同时松了口气,因为这三天,大家保持防御阵法的运转,确实一刻都没有懈怠过,以致于大家弄的精疲力竭、苦不堪言,还不敢跟戚元焘提出异议。

    不过如果徐长老出来了,那剩下的弟子也会跟着离开邸洞,没有人在邸洞中,就无法触动邸洞中的禁制,留在外面的人,也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先歇息一会儿。

    号令一下,寒山宗一名长老级别的高手立马翻掌取出慑令旗,拿在手里一摇,一道无形的蓝色光弧飞进了邸洞之中。

    众人尽力坚持了大约半刻钟的时候,一个行色匆匆、满身泥污的老人,状态堪忧的从里面飞了出来。

    其人姓徐,名茂,乃是寒山宗阵法修为最高的长老,他所修行的阵法,来自寒山宗的多部典籍,早在五百年前就自创出一套六级阵法,阵法变化推演的数量高达接近六百种。

    徐茂从邸洞中出来,没有人想象的苍白面色,反而脸颊透着浓重的红润,犹如从火焦炼狱中刚刚离开一般。

    冲出洞口,徐茂火气十足的爆了句粗口道:“该死,里面的禁制太难缠了。”

    扑嗵,扑嗵。

    徐茂步伐极重的往地上踩了两脚,然后双膀一震,从体内强行逼退了数团黑气和火苗,这才脚步虚浮的站在了戚元焘面前。

    在徐茂身后,十余名寒山宗的乾坤境弟子狼狈逃窜而出,相较徐茂的状态,他们就显得狼狈太多了,冲出洞口、进入防御阵法保护的范围之内,一个个扑嗵扑嗵或倒、或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有两个,浑身痉挛似的抽搐了半天,最后在一名供奉长老冲过去以神力运功逼出体内残留的阵法余劲之后,方才保下了一条命。

    看着凌乱狼狈的队形,戚元焘脸色阴沉无比,他极力的控制着接近崩溃的情绪,强自镇定的冲着徐茂问道:“徐长老,辛苦了吧,里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很麻烦。”徐长老拍了拍身上的灰溅,语气沉闷的介绍起邸洞之中的情况:“里面的禁制分明是人为布置的,这个阵法很是强大,起码达到了六级中阶的地步,而且据我观察,这还不是阵法的中心,只是阵法的边缘地步,又或者,只是阵法中的一部分结界,处理起来很是麻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