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的绝色辅导员(15)

    作者:dj4000ddr2019/06/11字数:10,384字第十五章“你也太夸张了吧,怎么搞成这样?”

    “可能是昨天太过分了一点。”

    “她身体那么好,你得多失控才会这么夸张?”

    “可能还因为一切其他事情。”

    “什么事?”

    “……”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问不出来,我刚才说的你记住了吗?”

    “你不留下来照顾她?”

    “我要陪我丈夫去参加公司的酒会。晚上我来接她回宿舍。”

    “那……”

    “你从来没有为我这么六神无主过……”

    “说这些干什么。”

    “记得,多喝水,多出汗,多排尿解毒,一定要保暖不能再受寒了。”

    “好的。”

    “我走了。”

    “嗯。”

    是谁?是谁在说话?姜艳芳迷迷煳煳的醒来,眼皮好重,睁不开,这里是哪里呢?不是自己的床,不是自己的枕头,不是自己的被子,可是,有一股好熟悉好熟悉的味道。

    用力抓紧被子,全身缩成一团,可是,身体依旧止不住的打着冷战,刺骨的寒冷似乎是从心里冒出来的,怎么捂都捂不暖。

    “好冷……”

    意识飘飘摇摇的几乎飞离自己的身体,朦朦胧胧中,有人把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是一双大大的手,紧接着,被子动了,有什么人钻进了被子里,从身后紧紧的搂住了自己的身体。

    好温暖,姜艳芳不由自主的转过身去,也手脚并用,如同八爪鱼一样的紧紧的搂着身后的人。

    “好暖和……”

    姜艳芳呢喃着,这是什么?衣服吗?真讨厌,湿漉漉黏黏的真不舒服,脱了它吧,姜艳芳想要扯开自己的睡衣,却被人拉住了手。

    “乖,你不能再受寒了,别脱。“讨厌……我要脱……讨厌衣服……不暖和。”

    晚博彦没有办法,只好任由迷迷煳煳的姜艳芳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给脱光。

    丰满的乳房因为高烧而热得发烫,姜艳芳把它紧紧的贴在晚博彦赤裸的胸膛上,想要驱散心中的寒意。

    这胸膛好暖,好暖,咦?是什么硬邦邦的顶着我?姜艳芳伸手握住晚博彦的阴茎,啊,好烫,好像把它放进我身体里,一定能驱散身体里的寒冷。

    双唇被人吻住,姜艳芳欢愉的张开嘴唇松开牙关,用自己香嫩的舌尖迎接着闯入的不速之客,他好粗暴……姜艳芳感觉自己的舌头被一股强有力的吸力扯出唇外,娇羞无限的被含进了一个温暖滑腻的所在,从舌尖到舌面到两侧到舌底,一寸一寸的被仔仔细细的舔弄把玩,“唔唔唔……”

    姜艳芳摇着头,呜咽着表示不满,趁着对方唇齿一松,也用力的把对方的舌头吸进嘴里,有样学样的舔弄起来。

    汗水终于流了出来,黏黏的,滑滑的,姜艳芳搂着晚博彦,全身如同泥鳅一样的扭来扭去,握着阴茎的手也开始本能的上下套弄起来。

    晚博彦咬着姜艳芳的嘴唇,然后是下巴,然后是玉颈,然后是香肩,不同于亲吻和舔弄,晚博彦轻轻咬住姜艳芳吹弹可破的肌肤,用牙齿轻轻厮磨着。

    “嗯……啊……好舒服……我又做梦了吗?你不是季姐,你是谁?”

    “不用管,这就是一个梦,当你醒来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姜艳芳仰着脖子,纵情的浪叫起来,反正是梦,那就尽情快乐吧。

    晚博彦顺着高耸的乳峰,一路舔到盯上那小巧的乳头,嫩红的蓓蕾被舌头压倒,然后又迅速的弹起,片刻之后,又被整个含进嘴里,强力的吸吮。

    嘴里的真空形成了强大的拉力,姜艳芳好害怕自己的小乳头会被吸得离体飞走。

    却又在晚博彦松口之后迫不及待的捧着自己另一边的乳房,塞进晚博彦的嘴里。

    直到两个蓓蕾被吸吮的微微肿起,原本鲜艳的红色乳头变成了深深的紫色,晚博彦这才一路向下顺着平坦的小腹舔到可爱的小肚脐,然后一路向下来到肥厚的阴皋,舌尖一阵高频率的颤动,如同拨弄着美妙的琴弦,姜艳芳吟唱出一连串淫乱而又欢愉的呻吟。

    晚博彦在被子里翻了个身,躺在床上让姜艳芳趴在自己身上,形成了一个标准的男下女上的标准六九体位,只要将充血柔嫩的小阴蒂含在嘴里,不一会,就会有香甜的蜜汁从早已彻底绽放的小穴里滴落下来,晚博彦贪婪的接住咽下,甚至直接含住溪谷中的泉眼,把所有的琼浆玉液舔的干干净净。

    晚博彦粗长的阴茎直挺挺的靠在姜艳芳的小脸上。

    被高烧弄得迷迷煳煳的姜艳芳一把攥住就再也不肯撒手,肮脏丑陋的淫根此时彷佛是姜艳芳爱不释手的宝物,她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仔仔细细从上到下的舔弄,直到把整根阴茎舔的湿滑一片依旧不满足,努力的长大嘴巴,用力的把粗壮的阳具塞进嘴里,直达喉头依旧不愿意停止,被高烧折磨的身体,似乎吞咽反射也变得迟钝,原本用双手撑在晚博彦大腿上的双手突然收回,借着重力的帮助,晚博彦的龟头啵的一声突破了一个肉环一样的所在,深深的插进了姜艳芳的喉咙。

    杂乱的阴毛扎在了姜艳芳的下巴上。

    窒息的感觉弄得她一阵眩晕,赶紧重新抬头,让阴茎退出口腔,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秒钟,但是姜艳芳突破极限的深喉演出,让晚博彦差点当场发射。

    虽然很刺激,但是他也知道,病中的姜艳芳不能再这么折腾自己了,所以,当姜艳芳再次把自己的阴茎含在嘴里的时候,他也同时手口并用,一边扣挖着姜艳芳嫩嫩的小穴,一边捅着股沟中间紧致的菊眼,同时把娇嫩的阴蒂含在嘴里,舔两下轻咬一下,舔两下轻咬一下。

    强烈的刺激使得姜艳芳连维持手撑着晚博彦的大腿撑起都做不到,只能呜呜咽咽的侧着头,把龟头含在嘴里,说着含煳不清的呻吟。

    “呜呜……类(你)……吐液(讨厌)……类(你)……希唔(欺负)……唔(我)……唔希额(不行了)……唔挥额(我飞了)……挥额(飞了)……啊”

    被晚博彦毫不留情的送上高潮,姜艳芳如歌如泣的哀嚎浪叫着,汗水喷薄而出,很快弄湿了被子和床单。

    “尿尿……呜呜……”

    高潮渐渐散去,膀胱却充盈到要炸了,姜艳芳发觉自己被人如同小孩一样面朝前,双腿打开得抱了起来。

    “尿吧……乖……”

    纵然这个姿势实在是羞死人,可是尿道口的括约肌再也不堪重负的宣布罢工,即便闭着眼睛,尿液哗啦啦的落在马桶里的声音还是刺激得姜艳芳一阵颤抖。

    反手搂着晚博彦的头,用力的吻住他的嘴,呢喃道。

    “不准看……就不给你看,吻我。”

    重新被放在了床上,姜艳芳踢着被子不依不饶的伸出手去。

    “抱抱,要抱抱。”

    却又被吻住了嘴唇,温暖的清水被送进嘴里,迫不及待的咽下。

    “还要,渴。”

    被嘴对嘴喂下了大量的清水,姜艳芳再次被温柔的抱住,这次姜艳芳主动亲吻着晚博彦的身体,蛇精一样的扭动着身体滑到晚博彦的胯下,张嘴含住了依旧坚挺的阴茎,拼命的上下晃动着脑袋,吞吐着。

    知道从龟头突突突的射出满口的精液,这才一脸满足的钻出被子得意洋洋的张开嘴,炫耀着舌尖上满满的白浊之物。

    却猝不及防的被两根手指插进阴道一阵搅动,不由自主的咕嘟一声吞下了口中的浓稠,随即便再次浪叫起来。

    姜艳芳在半梦半醒间数不清到底被送上了几次高潮,也记不得究竟被灌了多少清水和精液,忘记了被捧在怀里尿了几次尿尿,随着高烧的身体渐渐的冷却,整个人也彷佛飘上了云端,终于如同在天堂枕着绵软的白云一般,沉沉的睡去。

    “起来啦,瞌睡虫!”

    耳边响起一阵阵甜美的呼唤。

    是季姐?姜艳芳缓缓的睁开眼,窗外灿烂的阳光下,季芷萱俏丽在身旁一脸担忧却又欢喜的看着自己。

    这才终于确定这不是梦。

    “季姐……我……?”

    姜艳芳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活动着身体,昨晚真的是梦吗?可是为何还有澹澹的快感残留在身体里?“你昨天上午病怏怏的跑回宿舍,我都快吓死了。”

    季芷萱抢着说道,然后伸手摸了摸姜艳芳的额头。

    “这种进口退烧药真的很有效,一个晚上就退烧了。”

    难道昨天晚上自己真的是在宿舍?难道昨天晚上季姐又和自己春风一度?姜艳芳努力回忆着,可是记忆里只有满满的欢愉体验。

    姜艳芳不由得羞红了脸,不停的缩着身体,如同小乌龟一样把整个脑袋都埋进了被子里。

    姜艳芳这次大病,来的快去得也快,可是身体却被严重消耗,体力大量的透支,连着三天都没有起床,多亏季芷萱无微不至的照顾,同时看在她实在身体太过虚弱的份上没有对姜艳芳动手动脚。

    。

    而姜艳芳彻底在季芷萱面前化身为刁蛮任性的小妹妹,一会要吃这个让季芷萱买,一会要喝那个让季芷萱去拿。

    晚上季芷萱在宿舍写文章写到一半,又缠着季姐一起看连续剧。

    这样的姜艳芳和平时那种心高气傲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可爱到季芷萱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半夜偷偷钻进姜艳芳的被子里,所以,也由得她任性妄为。

    终于到了周四,姜艳芳才算是彻底恢复过来,可以四处活动了。

    回到久违的教学楼,姜艳芳立刻去班里走了一趟,虽然之前拜托季芷萱打听过了王逸然跟陈芳仪的情况,但是还是只有自己亲眼确定平安了才安心,晚博彦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样的神通,反正据说两个女生周六当天就回来了,而且之后再也没有不三不四的人来骚扰过他们,温夏那边早就托付好了,这件事情要千万保密,只不过王平平的眼神让姜艳芳略显尴尬。

    这两天王平平少说也打过十几个电话来,每次都是让季姐帮忙打法了。

    因为姜艳芳实在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和态度去面对王平平。

    这件事情确实王平平罪无可恕,不但帮着社会上的人诱奸了自己的学生,而且还亲手毁了两个女孩的贞操,可是他似乎又有不得已的苦衷和把柄被别人要挟着。

    更何况,姜艳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告诉王平平,她是一边赤身裸体的趴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一边含着那个男人的阴茎知道这一切的。

    所以,无论是周四的晚上,还是周五的白天,姜艳芳都对王平平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即便来电话约见面,也是以之前病假耽误了很多工作没空的借口给打法了。

    一转眼,又是周五的晚上,下午的时候季芷萱就对姜艳芳说几天有事要提前回家一趟,所以,晚饭过后,教职工宿舍里又只剩下姜艳芳一个人了。

    这几天白天夜里,季芷萱都刻意的陪伴着自己,突然剩下自己一个人,感觉实在是有点适应不了,一时之间,姜艳芳坐在宿舍里胡思乱想柔肠百转,一会娇羞的搓弄衣角,一会又悲悲切切的默默流泪。

    想到最后自己都有些烦躁,干脆洗了一把脸,决定出门却学校里转转。

    晚风轻轻吹在身上很舒服。

    姜艳芳的身体从刚刚开始就在隐隐约约的躁动着,每到周末与自己的意志无关,身体会本能的渴求着。

    姜艳芳发觉自己从下楼的时候,就一直在盘弄着包包里,那把晚博彦给的黑色的钥匙。

    要不……去一次?姜艳芳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不不不,我才不是去找那个臭流氓,只是这次他帮了那么大的忙,去当面说一声谢谢也是应该的。

    嗯,就是这样。

    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姜艳芳硬是给自己编了一个借口,在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晚博彦的秘密基地而去。

    一具苗条修长的赤裸娇躯跟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小腿被紧紧的跟大腿绑在了一起,一根粗长的肉棒深深的捅进了翘起的丰臀之间,满头的青丝被绑成了一个马尾,攥在男人的手里,男人如同骑士一般驾驭着身下的母畜,狂野高速的抽插,把女人的翘臀撞得啪啪啪啪啪响,伴随着女人一连串的淫声浪语。

    “啊啊啊……干……我……我……是婊子……啊……好爽……用力……干死我吧。”

    男人似乎被女人的淫叫刺激到了,伏下身体,双手从后面圈住女人的两条被绑在一起的腿,手掌牢牢抓住女人的脚踝,虎吼一声,靠着蛮力居然把女人从地上直接举到了半空,这才发现,巨大的肉棒居然是插在女人的菊花中间,原本紧致的菊穴此时被撑开三指多宽,四周的褶皱都被撑开完全失去了踪迹,菊穴上方的小穴里,一个黑色的按摩棒正插在溪谷中央告诉的扭动旋转着。

    上方的阴蒂被一个情趣夹夹得扁扁的,更过分的是夹子下面还悬挂着一个正在高速震动的跳蛋,每次女人的身体被男人用蛮力抛弃又落下,可怜的阴蒂都被夸张的拉长让人担心会不会就这样被扯掉。

    女人的奶头也被两个夹子紧紧的夹住,已经充血变成了深紫色,夹子的一头连着一根细细的银链,男人时不时的会用力的拉扯银链,直到把女人的奶头扯成一根细长的肉柱才肯放手。

    “啊啊啊啊……疼死我了……变态……你弄死我……屁眼要烂了……啊啊啊啊……用力……要去了……要去了。”

    姜艳芳如同被点了穴一样木愣愣的站在晚博彦别墅二楼房间的门口,屋内淫乱的景象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那根在女人屁眼里肆虐的肉棒属于晚博彦,那根在女人阴道里肆虐的黑色按摩棒前不久才刚刚把自己弄得死去活来。

    被残忍折磨的肉体属于一个叫做季芷萱的女人,可是,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永远优雅高贵,冷若冰霜的季芷萱吗?眼前这个被男人残暴对待却依旧浪叫迎合的母畜,无论如何似乎也跟季芷萱联系不到一起。

    他们两个怎么会?姜艳芳拼命的回想着之前的所有记忆,搜寻着任何的蛛丝马迹,可即便是大脑运转到快要爆炸也找不出任何可以把两人联系在一起的可能性。

    房间内的晚博彦被季芷萱的身体挡住看不到门口,可是一直哀嚎浪叫着的季芷萱忽然睁开双眼对上了姜艳芳的眼神。

    如同触电一般,姜艳芳捂着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把一声惊呼吞进肚子,头也不回的逃离了现场。

    人要经过多少次悲伤才能学会勇敢?不知为什么,这句话一直在姜艳芳的脑海中回荡,浑浑噩噩的在大街上走了不知道多远,四周喧嚣的人群似乎与自己无关,这股心痛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晚博彦对于自己来说明明只是一个靠着卑鄙的手段玩弄自己身体的大混蛋,并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依赖,只是一直以来,姜艳芳都天真的以为这仅仅是肉体上的迷恋。

    而季芷萱呢?一个明明擅自闯进自己生活的陌生人,但是,当一直以来崇拜的偶像,心目中完美的女性向自己敞开一切的时候,那种禁忌的刺激和越界的快感难道不是自己的罪过吗?那此时此刻这股几乎要把身体撕裂的锥心痛苦又是怎么回事?晚博彦和自己之间除了保守彼此之间的肉体关系意外,没有任何承诺和山盟海誓,而且姜艳芳毫不怀疑自己对王平平的感情,即便平平做了那样不可饶恕的事情,可是老天作证,这么多天以来,姜艳芳在心中无数次的为王平平寻找着开脱的理由和借口,甚至幻想过王平平会主动对自己敞开心扉坦诚一切,自己绝对会义无反顾的原谅他所作的一切。

    自己心目中几乎可以说完美的女性形象一夕之间彻底崩塌,而那个亲手摧毁自己心底最美好的东西的人,姜艳芳却发现自己完全恨不起来。

    或许,自己的世界从最开始的那个夜晚就已经被那个男人彻底摧毁了,而自己不过是一直生活在那个男人亲手缔造的幻想之中。

    手机又一次的震动了起来,根本不用掏出来也知道是谁打来的,惶惶如丧家之犬逃离之前,季芷萱虽然沉迷在快感之中,但是那眼神绝对认出了自己。

    。

    晚博彦知道吗?他知道当他奸淫着自己偶像后庭的时候,自己只能绝望的站在一边吗?为什么他一个电话都不打来?自己难道只是他的一个玩物,从此以后,季芷萱将代替自己的位置,而自己终于摆脱了这个可恶的臭流氓了吗?明明应该高兴呀,可是眼泪为什么止不住呢?茫然的站在十字路口,姜艳芳忽然发现偌大的城市自己居然无处可去,她不想回宿舍去面对季芷萱,她也不想回家,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吓坏自己的父母,她甚至都回不去那栋小别墅,她害怕晚博彦会如同丢弃一只宠物狗一样的把自己扫地出门。

    忽然,身后一只秀美的手牢牢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是谁?姜艳芳惊恐的抬起头来,却迎上了季芷萱锐利的眼神,带着如同紧紧抓住四处乱跑的熊孩子一样的表情,大美女季芷萱如同要吃人一样的盯着自己。

    “打你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你是想急死我吗?”

    季芷萱的眼中似乎有泪水涌动,姜艳芳意识到,季姐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确实是真实的。

    “跟我走……”

    “去……去哪……”

    “别废话,去了就知道了。”

    自艾自怜的姜艳芳如同给一个犯错了小女孩一样,在季芷萱强大的气场下彻底折服,茫茫然的就被季芷萱拉走了。

    两人走了不到五分钟,季芷萱领着姜艳芳走进一栋造型别致的大楼,走进电梯之后,季芷萱从包里拿出一张会员卡,对着电梯的感应区晃了一下,滴的一声,电梯就自动带着两个长相身材不相伯仲的大美女上到了十七层的一间咖啡厅。

    “这里有全世界最好的咖啡,也有全世界最安静的环境。”

    见姜艳芳眼睛瞪得如同被人带到宠物医院的猫咪一般,季芷萱忍不住开口解释道:“这里是百分之百会员制,而且只能通过熟人介绍,我老公的朋友是这里的老板,我有时候回来这里写写文章什么的。”

    拉着姜艳芳走进一个双人的包间,季芷萱先坐在了窗边的一张椅子上,然后示意姜艳芳坐在另一边。

    房间布置的非常雅致,欧罗巴风格的内饰,四周墙壁上又许多的抽象画,地毯不知道是不是天鹅绒的,踩上去软绵绵的很舒服,房间里的空间并不大,可是因为所有的家具只有一张咖啡桌,两把椅子以外,什么都没有摆,所以没有任何压抑的感觉。

    姜艳芳有些犹豫的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之后,欲言又止,季芷萱却打手势叫她稍等。

    不一会,有人轻轻敲门。

    “请进!”

    一个满头银发的侍者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优雅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轻轻巧巧的退了出去。

    “这里只供应咖啡,而且只有这一种,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不过,我可以保证这是你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咖啡。”

    虽然刚刚泡好的咖啡太烫喝不了,但是早有一股芬芳浓烈的香气在房间里蔓延开来,姜艳芳父母都是高级干部,所以咖啡她也懂得不少,可是如此浓郁芬芳的咖啡香气确实是第一次接触,心中明白季姐一点吹牛的成分都没有。

    “你……”

    “我……”

    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又赶紧停止。

    最后,还是季芷萱最先打破了沉默。

    “你大概也猜到了我和晩博彦的关系了吧。”

    姜艳芳眉间难以抑制的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晩博彦也威胁了你对吗?是因为我跟你……跟你在宿舍里做的事情吗?他以前就在我宿舍里装过摄像头的。季姐,我……我对不起你。”

    季芷萱脸上的眼镜都差点惊讶的掉在桌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一脸愧疚痛苦的姜艳芳。

    “艳芳……”

    “嗯?”

    “你只是看上去聪明,其实是个笨蛋吧。”

    “什么……我……”

    “好了好了……你先等等吧……”

    季芷萱挥挥手示意姜艳芳稍安勿躁,然后轻轻啅了一口依旧很烫的咖啡,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心情,这才轻启朱唇,娓娓道来。

    “艳芳,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去你办公室找你,说要跟你一起住的那天?”

    “我记得啊。”

    “那天……你穿的不是你自己的衣服吧……”

    “你怎么……知道……”

    姜艳芳当然记得那天,那个周末,在晩博彦的别墅第一次被迫化身小母狗,结果自己的衣服被撕烂,只能穿着晩博彦给她的衣服回学校。

    想到这里,姜艳芳腾的一下臊了个大红脸。

    “我当然知道,因为那其实是我的衣服。”

    “啊……可是……怎么可能……”

    这时,姜艳芳再笨也差不多知道了一个大概,只是实在是难以接受。

    “其实……要说胁迫嘛……也不错,不过这次算是我拿你的事情去胁迫他,至于他胁迫我嘛……那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当年我二十二岁刚刚进校当老师。”

    季芷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修长纤细的手指在咖啡杯的杯口无意识的划着圈,两眼却望着窗外出神,思绪好像时光穿越一般回到了当年。

    “当年我以本校有史以来最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被直接特聘为讲师进校工作,结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被晩博彦征服了,过程嘛,估计和你差不多。”

    说到这里,难得得季芷萱居然也俏脸微微泛红。

    “之后我跟他的关系差不多维持了整整两年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你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你没有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他不但把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而且教会了我无数之前我闻所未闻想都不敢想想的世界,虽然开始我也想过反抗,想过逃离他的掌握,但是很快的,那种快乐和刺激的感觉就让我沉迷其中了……就像你现在一样。”

    “什么……我……我才没……”

    姜艳芳被季芷萱略带逗弄调戏的眼神看得头都不敢抬起。

    季芷萱也只是稍稍停顿就接着说了下去。

    “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难以忘怀的记忆和经历,你知道吗?他曾经让我不穿内衣内裤,全身上下只穿一件风衣在阶梯教室两百多个学生面前上完了整整三节课,等学生下课离开,他冲进来把我按到在讲台上的时候,从我小穴里流出的水早就把我的鞋子都弄湿了。还有一次,他要求我赤身裸体的躲在学校的小树林里,带上一个女鬼的面具,然后去吓唬那些在树林里谈情说爱的学生情侣,那段日子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说有一个被人甩掉的女生在小树林上吊,然后变成女鬼出来索命,弄得整个小树林都没人敢去了。他说我为学校的保卫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就在小树林中间的草地上,他把我按在地上,从晚上一直操我,操到我昏过去然后又被高潮弄醒,直到凌晨才把我抱回他的办公室去。”

    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季芷萱忍不住捂着嘴咯咯咯咯的笑起来,那神情,宛若一个恶作剧成功之后到处炫耀的小丫头。

    “对了,你知道学校里的观鱼池吧,中间有一个写着观鱼两个字的石碑的那个。有一天晚上,他把我带到刚刚挖好没多久的池边,用池水给我灌肠,每次我从屁股里喷出水来的时候,都有小鱼以为有吃的围着我的腿打转,直到我喷出来的全是清水为止,他才抱着我坐到中间的石碑上,用力的操我的屁眼,结果操完了才发现砌石碑的水泥根本没有干,出来,现在那边居然成了许愿池,里扔硬币,说是扔进去了就能不挂科,我每次路过看到那些扔硬币的学生,我真是……哈哈哈哈哈”

    季芷萱边说边笑,笑得趴在桌子上咯咯咯咯的抖着肩膀,姜艳芳明明听得面红耳赤,却也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最刺激的那次是我二十四岁那年评上省十大优秀青年教育工作者的颁奖典礼。那天校长在前面讲话,我坐在主席台上,小穴里跟肛门里都塞着跳蛋,天知道我再众目睽睽之下到底高潮了多少次,幸好他提前给我准备了成人的纸尿裤,不然肯定穿帮,校长结束讲话准备颁奖的时候,我是真的忍不住了,借口肚子疼就跑到了厕所让他狠狠的操了我,最后还全射到我嘴里,他还不准我咽下去或者吐出来,当我含着一嘴精液去领奖的时候,校长那个色老头一脸色眯眯的表情看着我,我差点把一嘴精液全喷到他脸上去,直到要我发言的时候我才把嘴里的精液吞到肚子里。后来大会结束以后,他带着我躲到后台的储物间,把我绑得动弹不得,然后在我小穴和肛门里塞了七八个跳蛋,就连乳尖上也各贴了两个跳蛋,之后,这个混蛋家伙居然就去吃饭了,等到晚上宿舍熄灯的时候重新放我出来,当时我已经浪到哪怕他牵一条狗来我都会心甘情愿的被狗操的地步,结果他把我高高掉在主席台上,说是要给我颁发他个人的奖励,先是尿了我一身,然后才狠狠的操我,一边操我还一边要我拿着话筒把获奖感言重新念一遍……”

    “季姐……!!!”

    似乎完全沉浸在过去的会议中的季芷萱被姜艳芳一声呼唤总算是回了神,再仔细看姜艳芳,小脸红的好像熟透的苹果一样,同时呼吸也变得急促和紊乱。

    听着眼前这个高贵而优雅的美女带着古典清雅的气质,却说着如此让人不堪的记忆,姜艳芳彻底错乱了。

    “你啊……被他玩弄了这么久,还是会害羞,难怪他……哎。”

    季芷萱看着羞涩的姜艳芳,似是有些不甘。

    “后来,后来你们怎么……”

    “后来?后来我渐渐的迷失在了这段关系之中,明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承诺,我却自作主张的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朋友,可能是平时表现的有些明显,学校里也渐渐有些风言风语传了开来,毕竟,他跟我差了十几岁,而且……哎……”

    “后来你们就分开了吗?”

    “没有,后来他渐渐的开始疏远我,我自己偏偏……后来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我一半是想要故意气他,一半是想让他吃醋的意思就稀里煳涂的跟我老公交往了,可是,直到结婚那天他都没有再找过我,婚礼上,他没有来,但是给了我一份结婚礼物,一个小小的u盘,里面包括当初他威胁我的偷拍和过往所有的视频照片统统在里面,从那天开始,我才终于知道,他彻底离开了我的生活。”

    季芷萱的表情变得凝重,眼神中透出深深的哀伤。

    “我也终于意识到,我错了,而且错的离谱,在这段关系里,我在他眼中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性奴隶,而他只是我的主人,仅此而已。毁了我们两人关系的并不是他,而是我自己,我这只母狗自以为是的爱上了自己的主人,甚至不惜抛弃了母狗的身份,或许,在他眼里,我才是那个背叛了彼此的人吧。”

    姜艳芳不由自主的也思考起自己和晩博彦的关系来。

    一时之间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品尝着咖啡。

    “对了……”

    季芷萱忽然回神一般的说话吓了姜艳芳一跳。

    “说起来,你千万别以为你自己只是我的替代品。他到现在都没有跟你做过爱吧……当初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是第一天晚上就要了我的身子哦。”

    “我……我没有以为……替代什么的……他明明是……我……不愿……才……”

    姜艳芳刚刚想要否认,却不由自主的觉得眼皮发沉昏昏欲睡。

    季芷萱若有所思的看着姜艳芳面前已经喝了一半的咖啡,温柔的对缓缓趴在桌上的姜艳芳说。

    “小宝贝,你知道姐姐我有多嫉妒现在的你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