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熟女们】(2)

小说:我和我的熟女们 作者:白水生
    我和我的熟女们(02)作者:白水生2019年/6月/11日字数:10554我刚把家门打开,就见到我妈站在门口,我其实非常心虚,那种刚刚射过精的恍惚感充斥着我的心头,进门之后根本不敢看我妈,直接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妈在我身后嘴唇微动了几下,想要说话,却见我已经将房门关上,她也只好作罢,又出厨房准备晚饭去了,其实我心里面十分的慌乱,一直都在房门后面听着我妈的动静,直到她又进了厨房,我这才稍稍安心,开始写我的作业。

    到了晚饭时间,我总觉得我妈有点不太一样,就是搞不明白不一样的地方在哪,直到坐在那张矮桌边上,瞥见我妈的内裤,我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是做个晚饭而已,她怎么会将自己的内裤给换了,这让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她换的这条内裤我以前好像从没有见过,淡粉色的,比起其他内裤算是比较透了,我妈她没有丁字裤,至少我没有发现她有。

    她腿叉的很开,内裤边缘紧紧的勒着肉蚌的两侧,把肉蚌挤在一起,从内裤的细密的网格中似乎能挤出一些唇肉来,还有些不规矩的黑毛顽强的钻出来,奋力摆脱着内裤的束缚。

    她下面的情况我都是偷偷看的,时不时的瞟上几眼,根本不敢如同看陶桃老师那样盯着,我怕我妈真要是生起气来,我就吃不消了,我的眼神十分隐蔽,都是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才看过去的,我妈应该发现不了我在偷看她。

    “天天,你现在已经上高二,明年就要高考,这种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胡思乱想啊!”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其实这都是老生常谈了,她教育她学生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说的这些话。

    如果我没在她办公室外面听到她和陶桃老师的谈话,也许并不会多想,我觉得她不可能知道我跟陶桃老师的事情,可是她跟陶桃老师在办公室里的那番对话,明显是知道陶桃老师会勾引我,这是在提醒我不要跟她乱来。

    我扒拉着碗里的饭,把脸藏在碗里面,不让她看到我的表情,以免被她看出我内心中真实的想法,嘴里没含着饭,口齿不清的回道:“知道了,知道了!”

    我妈见我回答的有些敷衍,停下了吃饭的动作,把目光注视在我的脸上,沉声说道:“和你说话呢,能不能认真些,老实告诉我,你在陶阿姨家那么长时间,到底在做什么?”

    陶桃和我妈早就认识,上高中之前,我一直是叫她阿姨的,但上了高中之后,在学校继续叫阿姨有些不和适宜,所以我就改口叫陶老师了,现在我已经叫惯了,可是我妈还没有转变过来。

    “没……没做什么啊,就是帮她搬完东西,我就回来了!”我回答的有些闪烁,心中十分的紧张,也不敢再继续偷看她内裤了,快速扒拉着碗里的饭,想要快点吃完离开餐桌。

    我妈是干什么的,她可是老师,像是我这种年龄的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在撒谎,她重重的将筷子拍在桌上,厉声道:“你在她家里面做什么了,回到家就鬼鬼祟祟的,肯定没干什么好事。”

    要说我妈把我观察的还是十分准确的,我在陶桃老师家里面的确是没干什么好事,要不是她给我打电话,这会儿说不定我的鸡巴已经插到了陶桃老师的蜜穴中了,不过我是不敢在我妈面前承认这些的。

    我也有些生气了,关键是害怕我妈再继续追问下去,饭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把最后两口扒拉完,重重的将碗放在桌子上,撂下一句我去写作业了,就不再跟她继续聊天。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里,我的心一直都在砰砰乱跳,主要还是紧张,回想起陶桃老师玩弄我鸡巴的场景,让我的心有点无法平静,作业也不知道是怎么写完的。

    在我写完作业之前,我妈一直都没有再跟进来,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干什么,也没有看电视,好像一直就是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我写完作业差不多快十点了,我来到客厅,见她仍旧坐在沙发上,我有些不忍,觉得不应该把她气成这个样子,于是柔声说道:“妈,我作业写完了,洗洗澡我就睡觉,明天还要上班,你也早点睡吧。”

    我妈嗯了一声,似乎她的气已经消了不少,朝我这边看了看,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目送着我进了卫生间。

    夏天比较热,我有睡前冲洗一下的习惯,刚冲到一半的时候,只听我妈走到了卫生间门口,在外面说道:“天天,好长时间都没擦背了吧,妈妈进去帮你擦背好不好,刚才妈妈不该怪你,别再生妈妈的气了。”

    我本来就没怎么生我妈的气,刚才只是故作姿态而已,听到我妈要进来给我擦背,心中顿时生出某种异样的感觉,以前我妈也会在我洗澡的时候给我擦背,不过好像我上高中之后,她就再给我擦过了,这好像是我高中以来,第一次提出要来给我擦背。

    原来我妈给我擦背,我也不会往其他方面想,但是经过这一天的性刺激,让我的神经敏感了许多,鸡巴猛然的跳动了几下,似乎有变硬的可能。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妈已经将卫生间的玻璃门给推开了,就算我想拒绝也是来不及了,只能任由她进来,还好我在洗头,是背对着我妈的,要不她肯定能看到我十分窘迫的样子。

    她进来之后,全然不顾我洗头的时候泡沫四溅,直接走到了我的身后,拿过澡巾湿了湿水,直接按住我的后背,说道:“稍微往前趴一下,都已经长的这么高,我都够不着了。”

    我顺从的趴在前面的墙壁上,身体拱起来,以便于她能顺利的擦到我的后背,我妈擦背的手法让我感到十分舒服,一如她往日的帮我擦背的样子,一点都没有生疏。

    擦了几下,我妈可能是为了保持平衡,另一只手突然轻扶在我的小腹上,让我小腹猛的抽动一下,我也没有在意任由她这样按着,可是她那只手不知什么原因,却渐渐的向下滑,直至到我阴毛上面才停了下来。

    对于我妈这样的举动,我的鸡巴再也承受不住,立刻就弹了起来,向上弹的力度甚至打到了她的手背,可是我妈好像浑然不觉的样子,继续给我擦着后背。

    我的鸡巴硬着,也不知道我妈发现没有,由于我双手按着墙壁,也没办法遮挡,只能不住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摆脱自己的尴尬状态,可是我妈却有些不满了,她拿着澡巾的手,轻轻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斥道:“别乱动,都擦不住了。”

    被我妈这样教训之后,我也变的老实许多,也不再扭动身体,只盼着她快些将我后背擦完赶紧离开卫生间,好容易等她擦完,谁知她直接将喷头的水打开,在我身上冲刷起来,但就是不给我冲头,让我眼前朦朦胧胧的,不敢将眼睛睁开。

    身上冲完之后,我以为她要离开,谁知道突然感觉胸口一凉,一只滑腻的手在上面开始来回搓动,只听我妈再次说道:“帮你把沐浴露一起擦了,等会儿洗头的时候一起冲掉。”

    说完,也不顾我的意见,直接在我身上来回搓动起来,我这个时候鸡巴依旧坚挺着,她绝对将我硬邦邦的鸡巴看的是一清二楚,不过她给我擦沐浴露的时候,始终都避开了那里。

    我本以为这样就会结束,可是当她将我全身擦完沐浴露之后,一直手突然就捉住了我的鸡巴,她手上还有许多沐浴露的残液,十分的光滑,瞬间就在我鸡巴上来回搓动了好几下,让我差点没幸福的喷发出来。

    “天天,妈妈知道你最近学习压力大,但就算这样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如果真要是憋不住了,就告诉妈妈,妈妈帮你想办法,知道么!”妈妈滑腻的手紧紧的箍在我的鸡巴上,又轻轻套动了几下,让我感到无比舒爽。

    “嗯……,好的,妈妈你再动几下,我真的感觉好舒服!”我拖着长音呻吟了一下,有些急切的向我妈请求。

    这个时候我如果能睁开眼睛看我妈,一定能发现她正红着脸咬嘴唇,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见她不答话,凭着感觉找到了喷头的开关,立刻就将喷头打开,想要将头上的泡沫给冲掉,以便于能看到我妈正在做什么。

    “啊!”我妈大叫了一声,我开喷头有些太过突然,她没来的及躲闪,喷出来的水花瞬间就淋到了她的身上,让她惊叫出来。

    我也顾不得那些,一门心思只想着赶紧将头上的泡沫给冲干净,因为我妈她刚才说的那句话,让我想看看她究竟是怎样帮我解决我发泄不出去的问题。

    冲个头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身上的泡沫我根本就来不及冲洗,就飞快的转过身体,生怕我妈会突然跑掉,我发现她还是穿着那件吊带睡衣,前半身已经被我刚才冲出来的水给湿透了,头发上面也沾染上了不少水珠,不过她还带着胸罩,胸前虽说已经湿透,但并没有凸点显露出来,绕是这样,看到我妈湿身的模样,我的鸡巴又挺直了几分,脑子一热,直接就将她抱在了怀里面,顺势就把手放在了她的咪咪上,隔着胸罩就揉捏起来。

    如果是在平时我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大胆,但是我妈今天又是给我擦背,又是帮我洗洗鸡巴,再加上之前一系列的性刺激,让我精虫上脑,认为我妈这是在勾引我,我就顺着她的意思往下面继续进行了。

    但是我妈明显不是那个意思,至少现在不是,她在我的怀里面挣扎了几下,见挣脱不出来,直接就在我的腰眼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痛的我立刻就将她松开,连忙后退了半步,生怕她再继续攻击我,和她拉开距离之后,我的大脑立刻就变得清醒许多,知道是刚才自己办了错事,刚才那样对我妈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天天,你怎么能这样冲动,你把妈妈当成什么人了!”我妈脸都被吓白了,刚才我我的举动着实有些让她感觉到害怕,但往日的威严还在,她说话的声音依旧十分严厉。

    我也是被网上那些小说给误导了,以为只要我有需求,我妈就会满足我,可是现实完全不是这样子,被她这样训斥之后,我的浴火瞬间就被打压下去,再也不敢对她生出任何邪念。

    我心里面十分的委屈,带着哭腔说道:“妈妈,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我妈见我承认错误,态度就软化下来,于是柔声说道:“好了,别再委屈了,赶紧把身上洗干净出去,我这一身水,也没办法出去了。”

    听到我妈不再责怪我,我就飞快的将自己身上冲干净,然后就准备擦干身体穿衣服,我妈她见我将要出去的时候,就开始脱衣服,吊带脱下来之后,见我还没有走,她也没再敢继续脱,对我说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睡觉。”

    。

    我本想看看她的裸体,但听她这么一说,也不敢再继续磨蹭下去,只好怏怏的走出了卫生间,将门关好没多长时间,就听见里面水声又响了起来,卫生间的门没有一点缝隙,从外面是不可能看到里面的,我听着水流声虽然心痒,但却是不敢再次闯进去,那样的话我妈非得跟我翻脸不可。

    在外面听了一阵,直到卫生间里的水声消失之后,我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鸡巴这个时候已经变软了,经过一天的学习,这时候我已经很疲惫,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根本不知道我的房间门被轻轻的推开,我妈站在外面盯着我,如果我能透过黑暗看到她的脸庞的话,一定能发现她这个时候双颊绯红,双目含春,贝齿将嘴唇咬的很紧,而她的目光一直都在盯着我内裤的位置,似乎是在做着很大的决定。

    终究这天晚上我妈还是没有进我的房间,而我也不知道她洗过澡之后,她曾在我的房间门口出现过。

    平时学习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这天下午放学之后全校开大会,我妈和陶桃老师站在队伍的后面窃窃私语,我是看不到她们的,只是后来才了解到她们的聊天内容。

    由于她俩离着学生队伍有一段距离,并且周围也没有其他老师,但她俩说话声音并不大,只是聊天内容却带着禁忌色彩。

    她们两个显然已经聊了一会儿了,我妈四下看了看,觉得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她们这边,突然话题一转,对陶桃老师说道:“桃子,昨天下午你对我儿子究竟做了什么?”

    陶桃老师先是错愕,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立刻就变的笑嘻嘻起来,眉眼向上挑动了几下,说道:“你觉得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做些什么啊?”

    我妈跟陶桃老师是好长时间的闺蜜了,十分熟悉她的脾性,她这种略带挑衅的回答,我妈早已经习以为常,依旧语重心长的说:“你那点破事我都知道,跟其他学生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把我家小天给带坏了。”

    陶桃老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能是笑声有些大,惹得不远处其他老师把目光投射过来,她赶紧收住自己的笑声,神秘兮兮的对我妈说道:“珍珍,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把在你儿子面前那副慈母形象收起来好不好,实话告诉我,昨天晚上是不是看到小天的家伙有些不太一样,有些心动了,说实话你下面的水儿流的多不多?”

    面对陶桃老师这种赤裸裸的质询,我妈顿时羞赧起来,她昨天晚上何止是见了我的鸡巴,还亲手撸动了几下,如果昨晚意志不坚定的话,恐怕就要沦陷在我的手里,她想起昨晚在卫生间我炙热的目光,如果不是及时叫停,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净瞎说,小天可是我的儿子,我们两个怎么能乱来!”我妈嘴十分的硬,不想在陶桃老师面前承认那么多事情,可是身体却出卖了她,说话间她无意识地加紧了自己的双腿,想到我的鸡巴,她腿缝间已经生出了潺潺的淫液。

    陶桃老师没有注意到我妈这细微的动作,就算注意到了她也会不以为意,这种玩笑已经不是第一次和我妈开了,她总是有意无意间在挑逗着我妈敏感的神经,只听她继续说道:“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么,人家母子干那事的多了去,把自家的房门关上,外人谁会知道,哎,可恨我家那位不争气,要是我能有个儿子,早留不到现在了。”

    听着陶桃老师的淫言浪语,我妈的脸蛋有些发烫,她偷偷的朝着四下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们的谈话,这才把目光转向陶桃老师,说道:“这总归不太好吧,会不会影响年轻人的身体。”

    听到我妈言语中已经开始松动,陶桃老师得逞般的笑容浮现在脸上,道:“这你就不懂了,以前的人十七八岁当爹的大有人在,也没见人家玩坏,再说了,据我的经验开看,那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虽然经验还十分欠缺,但后劲可是猛的很,要是由着他们的性子来,弄你一天都不在话下,到时候你和你儿子谁吃不消还不一定呢!”

    听到这里,我妈突然觉得自己裆下有些发凉,微风顺着她裙子下面吹了进去,吹到她已经满是淫液的内裤上,让她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憋在那里十分的难受,她大脑里又浮现出昨天晚上给我洗鸡巴的场景,这让她裤裆里的淫液越流越是汹涌。

    好在全体大会在这个时候结束了,她也顾不得自己班上的学生,直接朝学校的卫生间走去,在外人看来她走路的姿势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我妈她却是强忍着裤裆里的不适在走路,她觉得自己要是再跟陶桃老师聊一会儿,恐怕非得经历一次高潮不可。

    陶桃老师倒是气定神闲的,她看着我妈匆匆离去的脚步,偷偷的窃笑几声,因为已经散会,她也不好再跟上我妈继续聊刚才的话题,略带着一丝兴奋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下午放学之前,我妈给我发了消息,说她有点事情要办,让我放学之后去她办公室里写作业,等她办完事回来之后,我们两个再一起回家,放学之后我没按照她说的直接去她办公室,因为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老师,我不想在她们的注视下写作业,那样让我感到很不自在,我在教室里没走,做了一张卷子,才往她办公室那边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她办公室里这会儿应该没有别的老师了。

    我推开我妈办公室的门,直接就走了进去,谁知道陶桃老师还在里面,毕竟她是我的老师,我这样贸然闯进来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连忙对陶桃老师说道:“不好意思陶老师,我以为办公室里没有人了!”

    陶桃老师并不以为意,她冲着我招了招手,做出让我过去的手势,然后说:“你妈去家访了,让我看着你写作业,怎么到现在才过来啊?”

    我听她声音软绵绵的,心中暗想,我又不是小学生,还用的着你看着我写作业,再看她眉目含笑,顿时联想到昨天下午她玩我鸡巴的场景,觉得我妈肯定没让她留下看我,绝对是她擅自主张留下的,我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过来,说不定她还能玩弄一下我的鸡巴。

    虽然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她毕竟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阿姨长辈,昨天的事情也许只是偶然,我仍旧不敢在她面前放肆,向她解释了一下我过来这么晚的原因,见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做她的事情了,并没有再给我其他暗示,这让我心中很是失落,悻悻的坐到了我妈的办公桌前,掏出其他作业开始写了起来。

    今天没有陶桃老师的课,这还是今天头一次见她,陶桃老师在夏天的穿着都很惹火,今天也不例外,她上身一件纯白冰丝无袖衫,下身穿的是包臀一步裙,也就是俗称的齐逼裙,她没有穿丝袜,两条大白腿藏在桌子下面,我妈的办公桌跟陶桃老师的桌子是并排摆着的,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齐逼裙下的一节光滑的大腿,晃得我没了写作业的心情。

    。

    我时不时的往陶桃老师那边瞟上一眼,心思完全不在面前的书本上,签字笔在我手里来回转动,一门心思想着该怎样去跟她套近乎,突然看到习题集上有道化学题目,我想了好久都没个头绪,趁着这个机会能跟她拉进些距离。

    “陶老师,我有道题目不会,你能给我讲讲么?”我扭头看向陶桃老师那边,见她没有任何迟疑就转过了身体,双腿从办公桌下抽了出来,两条大白腿张的很大,腿间的隐秘部位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陶桃老师好像对t裤情有独钟,她今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t裤,蜜穴被二指宽的布片紧紧包裹着,我和她坐的距离不远,能很清晰的看到裹阴布两边钻出的毛毛,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有点兜不住,在她裤裆里面狠狠的剜上一眼后,赶紧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习题集上。

    “嗯,哪道题不会,让我看看。”说着,陶桃老师冲着我这边探了探身体,可是距离有些远,习题集上的文字她没能看清楚,只得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向前扭动两步之后,直挺挺的趴在我的面前。

    我在习题集上指了一下,说道:“就是这个,我想了好久都理不清思路。”

    陶桃老师凝眉看着我手指的方向,嘴唇微微翕动,似是在思考那道题的解题思路,我闻着陶桃老师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幽香,目光却从她脸庞滑落下去,冰丝衫的领口垂落着,两颗半圆形乳球也自然垂落着,她所穿的胸罩很合身,乳型被包裹的十分完美,在我不自知的情况下,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在我失神之际,忽然听到铛铛两声敲桌子的声音,我连忙将目光挪开,只听陶桃老师含着浅笑对我说道:“学习要集中注意力,我这就给你讲一下这道题的解题思路。”

    我惭愧的点了下头,然后就开始听她讲题,其实这种习题只是个思路问题,只听她讲了两句我就明白改怎么解了,不过为了能跟陶桃老师继续近距离的呆在一起,我就顺着她的思路往下面问,问到后来,陶桃老师似乎也明白过来我心思根本不在这道题上,她也没有戳破,而是不厌其烦的接着给我往下讲。

    可能是趴久了不舒服,她直起腰,左右看了看,似乎是想拉个凳子过来坐,可是办公室里都是那种很重的大班椅,想要搬动十分困难,她最终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腿上,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用手指在我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翘臀一扭,直接就坐到了我腿上。

    我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这是在我妈的办公室里,虽然她这个办公室很偏僻,虽然已经放学很久,但也不能保证没有人会闯进来,我吓的两只手都不知该放在哪了。

    “陶……陶老师,办公室的门没有锁!”我有些慌张,本来这种美女入怀的香艳场面,应该让我的的鸡巴更加挺硬才是,可这会儿不仅没有更加挺翘,反而还有被吓软的趋势。

    陶桃老师也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她斜着妙目瞪了我一眼,揶揄道:“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说完之后,她就从我身上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虽然我感到腿上轻松不少,但心中却十分的不舍,好似失去了什么重要物事一般。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陶桃老师去门口的目的是为了上锁,她将房门锁好之后又笑吟吟的朝我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这下放心了吧,瞧把你给吓的,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我嘿嘿干笑两声,也不答话,我是巴不得她把我给吃了,下面那张小嘴咬人一点也不疼,这个学校多少男生都想被她吞进去,不过我觉得陶桃老师并没有吃过多少根,要不关于她的韵事早就该传遍天下了,我只听过那些男生时不时的意淫她,却从没听说过那个男生拿跟她打炮的事情炫耀。

    陶桃老师再次来到我身边,应该是房门被锁上的缘故,她也放心了不少,本想像刚才一样再次坐到我的腿上,刚刚转过身,却突然改变主意,她先是将自己的齐逼裙翻到了腰部,露出了浑圆饱满的臀部,又微微欠身,伸手将我皮带解开,把我的鸡巴给捉了出来,见我这根鸡巴硬的跟铁棍似得,她吃吃的笑了两声,说道:“我们继续讲题好不好?”

    我见她这一系列的举动,以为她又要跟昨天一样吃我的鸡巴,谁知她最后来了这么一句,让我感到有些不爽,但也听从她的安排。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陶桃老师竟然伸腿朝我坐的地方挤了过来,她背对着我直接就坐了下来,我只觉得眼前白花花的臀肉闪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她的秀发,陶桃老师十分的贴心,她跨坐在我腿上的时候,生怕压坏我的鸡巴,几根手指始终控制着我鸡巴的方位,最终把我的鸡巴藏在她的双腿之间。

    陶桃老师虽说是在我腿上坐着,但我根本感觉不到她的体重,只觉得两团软绵绵的臀肉坐落在我大腿上,用柔弱无骨这个词来形容她的娇躯一点也不为过。

    她坐在我身上之后,一只手按在桌面,另一只手始终都没离开过我的鸡巴,将我的包皮剥下去之后,让整根鸡巴都贴在她的内裤上,隔着内裤,我都能感觉到那里潮润无比,丝质的内裤又十分顺滑,来回摩擦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的阻力。

    就在我以为她打算一直这样玩下去的时候,她却又开始给我讲起了习题,声音就入往常上课那样,让我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听她讲题,最可恶的是她讲几句还回头问我懂了没有,就好像这会儿根本没有在玩弄我的鸡巴,好似全然在给我上课一般。

    陶桃老师时不时扭头的动作,让发丝总是往我鼻尖上撩,又在不断的撩拨着我性奋的神经,这让我精神开始了恍惚,究竟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那种突破师生关系的禁忌快感,让我马眼儿里不断地往外涌着淫液。

    陶桃老师估计跟我的情况差不多,她似乎已经不再满足隔着一层布片摩擦,小指轻轻勾了一下,就将t裤的束带拨到一旁,我的鸡巴顿时就跟她的大阴唇有了零距离的接触,她的蜜穴里早就泛滥出了大量淫液,与我马眼儿里挤出来的淫液混合在一起,让我感觉到整根鸡巴上都是湿漉漉的,甚至已经开始顺着子孙袋往下滴。

    “陶……陶老师我想进去!”我语无伦次的诉说着自己的请求,再也顾不上她给我讲的习题,不断地挪动着自己的双腿,想要寻找到她蜜穴洞口的位置,把自己这根湿漉漉的鸡巴插进去。

    可是我的鸡巴始终都逃不出陶桃老师的手掌心,不论我如何努力的寻找,她始终都能让我的鸡巴夹在她两片大阴唇之间,搞得我是欲哭无泪。

    渐渐的我放弃了努力,任由陶桃老师独自玩弄,我双目无神的望着窗外,天色还很亮堂,篮球场上还有同学在挥汗如雨,那群傻逼在用篮球发泄自己过剩精力的时候,绝对想不到在老师的办公室里,我正在用另一种他们日思夜想的方式发泄着我过剩的精力,但不完美的是,只差那临门一脚,始终都没有能完成最后一步。

    陶桃老师下面的淫液越来越多,她也有些不满足这种干磨不进的状态,手心按着我的龟头稍微用了点力气,她本意是想让我的龟头挤进去,可是角度有些不对,顶在了她的小豆豆上,这样的刺激直接让她从喉咙里呻吟了出来,发出长长颤音,十分销魂。

    我已经是到了射精的边缘,她发出的颤音再度刺激了我的神经,成为最后的那根稻草,噗噗几下,精液如同压力十足的喷泉,打在陶桃老师的脖颈上,还有几滴喷洒在我妈的办公桌上,弄的满是狼藉。

    陶桃老师低头看了看我的鸡巴,轻声叹了口气,我的表现既在她意料之中,又在她意料之外,十分矛盾,她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再来第二发的时间已经不够,她将喷在脖颈处的精液用手指擦了过去,直接放进樱唇中品尝起来,回味一下熟悉的味道,就从我身上起开。

    一连两次我都射的这么快,这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性能力,见陶桃老师在整理她的齐逼裙,我不安的问道:“陶老师,我是不是早泄啊,怎么会出来的这么快?”

    陶桃老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白了我一眼,说道:“知道的还挺多,放心吧,你还是太年轻,慢慢就会好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浑不知自己对上这种花样无数的熟女,根本就是没有一点抵抗力,主动权不在我这里,只能任由她摆布,听到陶桃老师安慰的话,我恬不知耻的再次问道:“那陶老师以后你能不能多教教我?”

    见我问的一本正经,陶桃老师先是错愕,然后花枝招展的笑了起来,笑罢之后,她双目含着春情,哼了一声,说道:“想的美,不过看在你勤奋好学的份儿上,送你一件礼物。”

    说着,陶桃老师将手又伸进齐逼裙内,屁股扭动两下,内裤就被扯了出来,褪下之后,直接扔在了我的脸上,她却一扭一扭的去将房门锁给打开了。

    我见状连忙将她的内裤塞进口袋,房门已经没有上锁,别人随时都有可能闯进来,要是见我拿着个女人内裤,可就说不清楚了。

    我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再做题的心情,不仅是因为我刚出过精,还因为我身边正坐着一个没穿内裤的美熟妇,只凭想象就让我鸡动不已,陶桃老师扭动着腰肢来到我身前,问道:“还有不会的题目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虽然我的鸡巴刚刚跟她下面的蜜穴有过零距离的接触,但我还是不敢对她动手动脚,她的齐逼裙将她胯部包裹的很紧,从侧面看她的臀部更加诱人,我有种想要上手揉捏两下的冲动,却始终都不敢伸出我的爪子。

    陶桃老师看着我呆傻的模样,嘴角勾了勾,转身回到她的座位上,她没再继续忙她的事情,而是面对着我,双腿分的还是很开,我只要撇撇眼睛,就能看见她的两片蚌肉。

    “小天,你觉得阿姨对你有没有吸引力?”陶桃老师目光灼灼,她说话的时候故意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退却,显得媚态丛生。

    她的这个问题我怎么可能说没有,拼命的点着自己的脑袋,想要把我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全部用动作出来,要不是这会儿房间门是开着的,她这样撩人的动作,我肯定会扑上去。

    陶桃老师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十分的满意,其实她是醉翁不在酒,接下来要问的才是重点,只听她说道:“那你觉得我跟你妈比起来,谁更有吸引力一些啊?”

    听到陶桃老师提起我妈,我有些发晕,脑袋里迅速在比较着她与我妈的吸引力,要说是那种突破禁忌的吸引力,师生之间的禁忌肯定没有母子禁忌来的强烈,但真要是论起当下的性吸引力,陶桃老师肯定要比我妈强,毕竟要跟我妈发展到这个程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跟陶桃老师就差那临门一脚了,说不定下次我俩独处的时候,我就能将鸡巴插进她的蜜穴中,她对我的吸引力还是非常强烈的。

    这些想法在我心里只是一闪而过,这个时候反正也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说她有吸引力也不算违心,更何况我还要讨好她才行,这样才能尽早尝到肉穴的滋味。

    “当然是陶老师你的吸引力大啊,这还用说!”我的话音刚落,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了,我妈黑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见我跟陶桃老师聊的火热,不高兴的说道:“赶紧把你的东西收拾好回家!”

    说完之后,直接就又转了出去,留下我一脸懵逼,知道刚才的那句话被我妈听到了,而我所不清楚的是我妈本是满心欢喜的来接我,她去家访的时候经历了一些事情,让她的态度有了些许松动,而我的这句话,又将她给惹恼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