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美娇妻被淫记(24)

    俏美娇妻被淫记(24)2019-06-05一个月又一个星期了。

    我眼巴巴的盼望着两个月的到来。

    “老公,我们今天去乡里逛集去了,有卖小猪小羊的,好好玩哦。”

    “老公,我们今天出去春游了,路上……”

    “哈哈,老公你猜我今天怎么了?哈哈,猜不到吧!我给学校排练的舞蹈在县里比赛得了第二名!校长高兴坏了。”

    微信里,我的老婆还是那么的开朗、乐观。

    当然也有一丝不和谐的音符。

    “老公,今天那个村长又来我们学校了,我问他怎么才能放过田佳佳,他居然说……说……要我陪他睡觉才行。”

    “操,老婆你可别相信他,妈的,这个畜生。”

    “你放心好了,我没那么傻。”

    小茹给我回了微信,却在呆呆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那个村长看出自己对田佳佳很担心,居然用把田佳佳被他肏了的事告诉大家,来威胁自己,要自己陪他睡觉,自己当然一口回绝了。

    可是,看着他离开时那阴狠的脸色,小茹心里又不禁有些担心,他要是真的把田佳佳的事情说出去了怎么办,那小姑娘的一生就毁了!哎,还好自己在学校还是很安全的,就是不知道小姑娘……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在我焦急的等待中,又一个星期过去了。

    晚上,我在微信里跟老婆聊着天。

    “嗯,老婆你们昨天玩的怎么样?晚上回来那么早就睡了,也不跟老公聊天。”

    “老公,对不起啊,昨天太累了,昨儿不是星期天嘛,我们四个一起支教的老师去县城玩,回来的时候想着买点什么,想起孩子们说的想吃香蕉和西瓜,就合伙凑钱买了十几个大西瓜和几十斤香蕉,大家回来分一下,每个学校的孩子都能吃上。”

    “啊?老婆,现在才五月份,西瓜可不便宜呢。”

    “嗯,可不是嘛,花了一千多呢,昨天回来太晚,西瓜卸在校门口,她们就急忙回去了,好几个大西瓜和十多斤香蕉,张校长还没来,都是我一个人搬得,快累死我了,所以早早就睡了。”

    “孩子们一定很高兴吧?”

    “可不是嘛,今天下午在活动室,我就给孩子们分了一个大西瓜,孩子们吃的可高兴了!晚上吃饭大家把西瓜和香蕉一起分吃了……我看见,有的孩子高兴地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们太可怜了。”

    “嗨,别想那么多了,尽到自己的一份心意就行了!”

    “嗯,老公,我听你的。”

    “嗯,老婆,我好想你……老婆……”

    “嗯?怎么了老公?”

    “你在视频上自慰给我看吧?”

    “呸呸,才不呢,坏老公!”

    “好不好嘛?老婆!求求你了……”

    在我不懈努力地软磨硬泡之下,小茹终于同意了。

    微信视频通话打开,娇艳迷人的妻子就出现我的面前,她的脸蛋红红的,还带着一丝不好意思,身上穿着一件澹绿色的蕾丝睡裙,半露的雪白胸脯在灯光下白晃晃的那么耀眼,我一看下面的巨物就昂然抬头了!小茹靠在被子上,睡裙被撩起到了腰间,两条大白腿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中间那道迷人的羞缝,她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地分开阴唇,阴道里面粉红色的皱褶括约肌发出湿润的珊瑚色光泽,像小嘴似的一张一合地蠕动,大量的淫水从阴道口汩汩流出,不仅整个阴户都已经湿透,黏黏的蜜汁还顺着大腿流得到处都是。

    “老公,我想要你……你的大鸡巴……来肏我……来呀……”

    妻子嘴里淫荡的呻吟着,一手使劲的按压自己的胸部,一只手捻着下身的小豆豆,媚眼销魂的看向手机屏幕。

    哎呀!受不了,我拿着老婆的丝袜套住了自己的肉棒。

    妻子把左手中指对准阴道一下子滑入肉缝内,插入时她的身体强烈地发生颤抖,抽插了一会儿,妻子把沾满淫水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合并成阴茎的形状,将三根手指一起插入肉洞,然后模彷阴茎抽插的情形活动了起来,发出娇嗲的呻吟:“老公的鸡巴……好大好粗……我好喜欢……”

    我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妻子张开的蜜穴,不由自主地握住又粗又大的肉棒,开始上上下下地套弄,嘴里哼哼着:“老婆……你的小穴……好嫩好紧……”

    “啊……啊……不行了,老公……人家要来了……快点……快点用你的大鸡巴……肏我……肏我……”

    小茹的身子已经瘫软了,斜斜地靠在被子上,下身的手指速度越来越快,杏眼迷离,满面潮红,她已经渐入佳境了!“通通通……”

    敲门声响起,外面有人敲小茹的房门,小茹的动作立刻停了,但还有些迷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通通通……”

    敲门声再次响起。

    “啊……”

    小茹低呼一声,现在学校里的成年人只有陪学生住宿的生活老师李老师,不知道她有什么事?哎呀!羞死了,虽然同为女人,但想起李老师那严肃保守的面容,小茹不由得一阵心慌,也不知道她听见了没有,嗨,都怪这个臭老公!“谁呀?”

    小茹慌忙爬起来,慌里慌张的随手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一下,就把手机扔在了被子上。

    她原本想点挂断视频通话的,一时心慌,没注意点到了静音,而且手机扔在被子上,没放稳,斜斜的熘了下来,摄像头正好对着起身去开门的妻子。

    嗯?谁来找老婆呢,我也十分好奇的看着屏幕。

    “啊,怎么是你?”

    一开门,妻子惊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只见一个胖乎乎的老头一窜身就闪了进来,那矫健的身影与他肥胖的样子一点也不符合,可见他心情的急迫。

    “可不就是我啊!”

    老头色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惊慌失色,连连后退的美丽少妇,心里得意极了,妈的,叫你躲,今天终于找到机会了。

    老头得意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美艳的少妇,少妇的个头很高,足有一米七十以上,浑圆的臀部衬得她的腰肢是那样惊人纤细,身上穿了一件澹绿色的睡裙,睡裙上身是吊带露肩深v的设计,胸部用两朵刺绣的荷花挡住了她胸前的那一双丰满的乳房,其他部分都是用半透明的薄纱围成,挺拔的丰乳在睡裙紧身的胸部设计下形成了夸张的曲线,挤压出深深的乳沟,这大胆的设计将人妻那玲珑凸浮的上身,那丰挺的双乳、纤细的腰肢都展露无遗,尤其是那两朵荷花之间,胸前的设计遮挡不住丰满的胸脯,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嫩肉,更是把这头老色狼给看傻了。

    “别别,别过来!”

    妻子慌乱地一步步后退。

    妻子下身的裙摆很短,而且还是前开叉设计,裙子正面的开叉一直到她的大腿根部,走动间,那一双纤细修长的大长腿就完全从裙摆中伸出来,却由于裙摆很短,白嫩美腿从开叉里完全展露,一直露出到大腿根部才再次隐入裙中。

    裙摆摇曳间,人妻那一双美腿时隐时现,纤细的小腿结实笔直,丰满圆润的大腿浑圆饱满闪着光泽,大腿根部那若隐若现的黑色丛林更是看的那头色狼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白老师,白老师,你可想死我了!宝贝,你也想了吧?我在门外都听见了!”

    老头馋涎欲滴,腿向后一蹬关上门,向小茹步步紧逼。

    妻子穿着一双高跟凉拖,简约设计的精巧衬托出少妇玉足的白嫩、脚踝的纤美圆润,只见她的脚雪白如玉,小巧玲珑,白嫩可人,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涂着红色晶亮的丹蔻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

    而高跟凉拖那纤细修长的后跟使得妻子不得不每走一步都要挺胸提臀、扭动腰肢来保持平衡,无意中勾勒出少妇胸前那涨鼓鼓的一对丰满和腰臀部的迷人曲线。

    “别怕呀,小乖乖,宝贝……妈呀,你这一身太骚了,馋死我了……”

    老头看着前面瑟瑟发抖的美丽少妇,口水都要留出来了。

    “别,别这样,你快出去,不然我喊,喊人了!李,李老师……”

    小茹紧张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而我在另一边的屏幕上看着,也不禁为这个老头的色胆包天而感到震惊。

    “李老师她家的老母猪要生了,我来叫她回家,她已经走了,她让我跟你说,今晚你先替她看一下学生!”

    老头得意地笑了:“别喊了,学校就剩下学生了,难道你想让学生们来看他们美丽的白老师是怎么样被我肏吗?”

    “……”

    妻子一时失语了。

    说到这儿,我明白过来这个猥琐的胖老头就是十几天前强奸过小茹的村长,那他今晚来这里想干嘛,那就是明摆着的了!“老婆,老婆,别怕,报警啊!”

    我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可是屏幕那边的两个人都像没有听见似的,看都不看我一眼。

    怎么办?怎么办?我盯着手机屏幕,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看着小茹娇羞的摸样,老头心中一荡,上前几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低声道:“白老师,上次被我肏的爽不爽啊?”

    “你……”

    看着男人火热的眼神,妻子脸色有些慌乱,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

    直跳,让她面红耳赤,呼吸急促。

    小茹不禁为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一时有些慌神,过了一会才气急道:“你……你这个人怎么……怎么这样……”

    见妻子慌乱的垂下了眼帘,胸前高耸丰满的大奶子随着呼吸急促的起伏着,老头心中一热,放肆的抬起她的下巴,低声道:“我怎么样了?”

    。

    “你……你……放手……”

    妻子没想到他这么大胆,浑身不自然的一颤,呼吸都快停止了,小嘴不断的吐出湿润芳醇的气息,紧张的心如鹿撞。

    “放手?你这个羞涩的样子哦,好迷人,我的手有点不听使唤了。”

    老头微微斜着脑袋,双眼无所顾忌的打量着小茹半裸的胸脯,放肆的说着轻薄的话,抓着她下巴的手指轻轻的划弄着她白嫩的小脸。

    “你……你这个无赖……流氓……”

    妻子无力的抗拒着:“放手……我要叫了……我真的要叫了……”

    老头嘴角挂着淫邪的笑容,伸出手慢慢的扶上了她精致的脸庞,妻子微微一怔,身躯颤抖,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你叫啊?叫你的学生们上来……来看看他们的白老师,穿得这么骚,是在勾引我吗?你说,你刚才在房间里干什么?”

    老头的手掌慢慢包裹住了她的半边脸庞,手指缓缓向上,寻到了那一弯漂亮的柳眉,来回的划动着,“嗯…”

    当手指滑到嘴唇时,妻子忍不住身躯的颤抖,溢出一声呻吟。

    妻子心中一慌,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老头却上前一步,很快妻子就无路可退,靠在了墙上,女人樱红的嘴唇微开,吐出灼热香甜的气息,老头看着她娇羞迷人的脸庞,缓缓的向她粉嫩诱人的嘴唇靠去。

    “唔……”

    当男人火热的嘴唇吻上自己时,妻子浑身如同过了电一般,身躯一颤,瞪大了双眼。

    老头探出舌尖,如一条冬眠后醒来的大蛇,贪婪的扫舔着妻子柔软香嫩的唇瓣,来来回回徘徊着,一圈圈的搅拌着,诱惑着女人打开香甜的嘴唇。

    一股异样的情愫弥漫开来。

    小茹感到自己刚刚和老公视频自慰,被挑起还未消散的的情欲如同浇上汽油的火焰,又“腾”

    一下从身体里窜起了,身体热得发烫,整个人像要燃烧起来了!妻子的脑中一片空白,缓缓的探出了香舌,老头心中大喜,张开嘴唇将舌头卷入口中,贪婪的吸允着香甜可口的津液,舌尖一点点的占领女人湿润柔软的口腔,舌尖来回追逐缠绕,翻卷搅拌,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唔……”

    一阵强烈的快感传来,妻子忍不住闷哼一声,身躯情不自禁的向后抖动了一下,敏感的乳尖随着快感的蔓延挺立起来,将透明的薄纱睡裙撑起两个凸点。

    老头将小茹的睡裙的肩带轻轻地挑落,一道深邃的沟壑跃入眼帘,雪白嫩滑的乳肉无言的诱惑着男人的欲望,老头厚实的手掌也握住了妻子丰满高耸的双乳,轻柔的搓揉着,“白老师……你好美哦……”

    “不要……别这样……”

    好,好痒,妻子面红耳赤,但身体在男人的爱抚下渐渐酥软下来,羞耻的快感如荡开的涟猗缓缓蔓延,让人酥软。

    男人的食指轻柔的撩拨着硬挺的乳尖,淫靡的说道:“白老师……奶头都突起了……是不是开始兴奋了……”

    “不……嗯……不是的……没有……”

    妻子摇着头,无力的抗拒着。

    “是吗?”

    老头低笑一声,手指夹住乳头勐然用力。

    “啊……”

    妻子浑身一颤,情不自禁呻吟一声。

    老头得意的说道:“还要狡辩……身体这么敏感了……奶子都涨起来了……好大……”

    “不要……不要说……”

    两抹嫣红爬上了小茹俏丽的脸蛋,显得分外娇羞,凌乱的呼吸渐渐急促,妻子惊恐的发现自己似乎迷恋上这种被凌辱的感觉,此时的自己似乎已经不受控制,她不仅不想拒绝,反而还有一丝期待。

    为什么会这样?不要啊!妻子心里无奈的呼喊着,她感到自己无法控制的想让眼前的这个男人彻底的占有自己,蹂躏自己,下身极度的空虚感让她难以抑制的夹紧了双腿,磨蹭着,淫水已经悄悄地打湿了桃源洞口。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样……,老公,我该怎么办?小茹心如乱麻的瞥了一眼床头的手机,啊!她看见手机屏幕并没有休眠,屏幕上还有着不断晃动的画面,有点远看不太清楚,好像是老公?啊?!?!不会是……老公一直在看着这儿发生的一切吧?可是老公为什么不出声呢?难道……难道……,老公的淫妻癖又发作了吗?也想看到我被村长凌辱吗?想到老公那羞人的爱好,小茹浑身都酥软了,老男人手上那灼热的气息透过乳房似乎钻入了心里,奶头上又麻又痒,一波波酥麻的快感在乳尖蔓延,如细小的电流麻痹着身体的神经,带来愉悦的舒适感,那些微的反抗很快化为了销魂的呻吟。

    啊……嗯……好……好舒服……乳头好麻……嗯……,老公不出声,是不是想看自己被眼前的男人凌辱?小茹脸若红霞,星眸半闭,一脸愉悦,半开的小嘴急促的喘着气,丰满的双乳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着,荡漾着雪白诱人的乳浪。

    啊!我看着妻子的模样,不知所措,小茹这么快就动情成这样,那就是说她的身体的敏感度又被老头给撩拨起来了,而据专家说,在性敏感症的恢复过程中,最怕的就是这种来自陌生人的刺激,不但不会削减患者身体对性的敏感程度,反而会让患者的身体对性行为产生更大的依赖。

    怎么办?我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大脑飞快的转着,打电话报警吗?就怕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就已经……。

    “不要……不要在……面前……求求你……”

    雪乳随着男人的玩弄扭曲、变形,白腻的乳肉淫靡的从指缝中溢出,带来不受控制的快感,妻子忍不住身体的抖动,紧闭着双眼,羞耻和快感纠缠在一起,摧残着她饱受折磨的神经,一丝残存的清醒乞求着老头不要在老公面前这样变态地玩弄自己。

    “为什么不要呢……你不是很兴奋么……”

    老头当然不知道女人说的不要是什么意思,他淫笑着舔着少妇的脖子,双手加大了力度,用力的搓揉,粗暴的蹂躏,雪白柔软的乳房在手中剧烈的转变着形状,画面淫靡而刺激。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好……好羞人……”

    傲人的双乳在男人的手掌中不断变化着各种淫靡的形状,想着老公正注视着自己被老头玩弄的模样,妻子感到格外的羞耻,但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随着男人的玩弄淫荡的扭动着、颤抖着、燃烧着,一种放纵的刺激和羞耻感如惊涛骇浪铺天盖地的袭来,带来无与伦比的强烈快感。

    “真的不要么……”

    感到女人兴奋而羞耻的娇喘,老头戏谑的笑着,双手停止了搓揉,只是用手指似有似无撩拨着少妇的乳头,而这种挑逗不会带来强烈的快感,只会让女人更加瘙痒,此时胖乎乎的他就如同一个冷静的恶魔,要用淫邪的手段摧残少妇残存的自尊。

    老头十几年来在村里过着土皇帝一样的生活,大姑娘、小媳妇,想肏谁就肏谁,难得碰见这么一个正常情况下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上手的都市丽人,今晚又有着大把的时间,他准备用自己丰富的性经验来彻底的摧毁眼前这个美丽少妇的心志,从身体上和心灵上都要狠狠地占有她!“啊……不……不要……不要停下来……啊……要哦……还要……”

    失去了双手的刺激和灼热,一股巨大的空虚感袭来,瘙痒和空虚躁动着身体,让她无所适从,情欲已经完全渗入了她的骨髓,让她极度饥渴,妻子脸颊嫣红,略显淫荡的扭动着身体,高高的耸起双乳,想要那厚实火热继续蹂躏自己饥渴的巨乳。

    “可是你说不要哦……我会很为难呢……”

    老头邪笑着说着无耻的话,他的右手却抚上了妻子的修长美腿,手指在大腿上一遍遍的勾勒出轻柔的轨迹。

    “啊……村长,大叔……”

    双乳在男人的手指下渴望蹂躏,大腿在男人刻意的挑逗下发颤抖动,老头的手不断刺激着自己的敏感带,那种瘙痒和酥麻也是那么强烈,无情的摧残着自己的理智,妻子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剧烈的燃烧,在渴望着男人粗暴的玩弄,狠狠的蹂躏,就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可以的……”

    妻子红着脸,双眸紧闭,屈服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算了,放弃吧,既然老公都想看到……“真的吗……那是你自愿的哦……”

    老头嘴角的笑容愈加灿烂。

    “是……是的……呜呜……”

    在老公的面前,要求男人的玩弄,在理智和欲望的交战中,她最终屈服在了肉欲的渴望下,妻子感觉自己快要被羞耻折磨疯了,羞愧的哭出声来。

    “既然是你要求的……我不会拒绝的……”

    老头的话语里带着浓烈的淫邪,说完双手用力握住了妻子雪白巨大的双乳,狠狠的蹂躏着。

    “啊!”

    一股巨大的电流如同穿过了妻子的灵魂,瞬间摧毁了她的心志,难耐的空虚和瘙痒转眼间化为了强烈的快感,涌遍了四肢八脉,妻子脑袋后仰,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脸上露出愉悦的神情,“好……好麻……好舒服……喔……”

    “乖宝贝……”

    看着妻子的神情,老头志得意满,继续凌辱着她:“说,我在干什么……看……你又挺胸了……是不是想让我更加用力的玩弄啊……”

    “不……不是的……”

    。

    强烈的欲望如火焰燃烧,小茹感觉自己已经迷失了。

    “说……我在干什么……”

    “不要……嗯……求求你……”

    “说……”

    “啊!”

    妻子娇呼一声,男人的双手更加疯狂了,肆无忌惮的蹂躏着乳房,感受着双乳变幻着淫靡的形状,她只觉羞耻与快感纠缠在了一起,形成一股股比先前更加强烈的刺激,如最后一根压垮了骆驼的稻草,身体在剧烈燃烧着,快感持续高涨着,她再也忍不住了。

    “我……嗯……我被村长大叔……玩弄着……乳……乳房……”

    “乖宝贝,要说奶子,喜不喜欢被我玩弄?”

    “喜……喜欢……大叔玩我的……奶子……”

    妻子红着脸,微弱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女人的羞耻感与强烈的快感在身体里肆虐着,她感到自己如同被羞耻的火焰炙烤,灵魂在火焰的灼烧中放纵的颤抖,无助的呻吟,她羞耻于自己的淫荡,但她同时也感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刺激,那是一种放纵的堕落的快感!“呵呵,白老师真是骚啊,居然说出这么淫荡的话。”

    老头脸上淫邪的笑容又浓烈了几分,看着妻子羞耻却充满情欲的表情,他的心理得到了巨大的快感,将妻子搂在怀里,双手也随之转移阵地,放在了妻子挺翘的小屁股上。

    “不……不是的……嗯……不要说……说这样的话……喔……”

    妻子无力的摇着头,但在快感的冲击下,那苍白的狡辩更像是在呻吟。

    “白老师……你的小穴……好软……好湿……”

    妻子那欲求不满、异常淫荡的表现出乎老头的意料,此时她的阴户如同发了洪水,已经完全湿润,入手处一片潮湿,老头来回的挑逗了几下之后,便用手指分开了那娇嫩柔软的花瓣,中指在紧密的缝隙中来回刮弄,上方突起的阴蒂也被大拇指来回旋转摩擦着。

    一股强劲的电流流遍全身,妻子脑袋不受控制的勐力向后一扬。

    她的下体早已在男人的羞辱和玩弄下湿润,男人的突然袭击让敏感的她感到一阵巨大的愉悦和情不自禁的颤抖。

    “啊!啊……不……不要……喔……”

    当大手抚上自己娇嫩的阴核时,妻子终于忍不住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了压抑的呻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灼热,如火焰,烫得自己浑身发软,一阵阵狂野的快感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让她渐渐迷失,呻吟娇喘。

    “嗯……嗯……好……好舒服……”

    强烈的快感如电流四处乱串,小茹被老头高超的技巧挑逗的浑身颤个不停,雪臀情不自禁的摇摆迎合着男人灵巧的手指,小穴源源不断的涌出潺潺的蜜汁,使得来回划动着阴唇的手指发出阵阵“滋滋”

    的声响,她已经双腿无力,站都站不直了,软软的瘫在男人的怀里。

    “啊……啊……不行了……要尿尿了……要尿了……嗯……喔……”

    快感越来越强烈,如惊涛骇浪接连而至,妻子只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小腹处聚集,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强烈的快感是如此美好,蚀着小茹的理智,让她随着情欲的本能随波逐流。

    老头也感觉到小茹渐渐僵硬的身体,加快了手指摩擦的频率和力道。

    “不……不行了……嗯……哦……忍……忍不住了……”

    “啊!”

    随着一声娇喊,澎湃的快感终于达到了爆发的顶点,小茹的身躯骤然绷紧,一阵急切的抽搐,一大股灼热的蜜汁不可遏止的从小穴深处喷涌而出。

    老头的手指首当其冲,完全被打湿,但那阴精只是第一波,第二波蜜汁很快涌了出来,不仅将穴口的阴毛完全打湿,更顺着大腿的弧线向下快速流淌。

    看着妻子在老头的淫弄之下快速的到达高潮,我心里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听着妻子那渐渐淫荡的呻吟声,我知道她逐渐被老头给挑起了内心深处的欲望,不行,妻子的性敏感症状才刚刚有所缓减,按照网上那些专家的理论,如果在缓减途中,被外界刺激的复发的话,症状会变得更加严重,当然这只是我在网上看的,也不知道真假。

    不过我不能不把专家的推论当成一回事,我知道,妻子被这个老男人占有只是迟早的事情了,但是,万一,不能,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瞧着老婆被那样恶心的老头给引诱堕落到欲望的深渊之中,我要去救她,要去救她!即使只有一丝机会,我也要挽救她!这个念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去她那儿去!

    我下定了决心,拿着手机出了家门,要去山区,我得去公司开越野车去。

    一边开车朝公司去,一边看着手机,而手机的画面中,高潮后的妻子粉面娇红,气喘吁吁,半倚半靠在男人的怀里。

    “放心,你再让我肏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碰田佳佳了。”

    男人嘿嘿的淫笑着。

    妈的,刚才光顾着出门、开车,都没有听见他们俩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那说话算数,我,我,陪你睡一次,你放过田佳佳。”

    妻子犹豫不决的考虑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

    妈蛋!!!!傻老婆,这种老色鬼的话你也能信吗?有一次就有两次、三次、无数次!我知道妻子一定是认为自己反正已经被老头肏过了,破罐子破摔,才这么决定的。

    “操你妈,放开她!小茹……小茹……老婆……”

    我声嘶力竭的朝着手机喊道,对方无动于衷。

    我不知道妻子刚才忙中出错,点了静音,但是我大概猜到了原因,看着手机上的画面,我心急如焚。

    “嘿嘿,一言为定。”

    老头淫笑着,满口答应,一边迫不及待的将妻子的睡裙剥了个干干净,美丽的人妻就像只可怜的小白羊簌簌发抖的站在原地,等待着色狼的肆虐。

    妻子赤裸的身体展现出一种纯净的美,肤色浑如凝脂吹弹欲破,洁白而没有一丝瑕疵,玲珑的曲线别致得令人叹息,胸前的一对饱满的酥乳莹白如玉,高耸挺拔,娇嫩的肌肤下几乎能看到青色的细小的血管,优美的球体在灯光下匀染着诱人的光泽,两粒粉红挺翘的娇人小乳头,调皮的突兀在嫩白的蜂顶,澹红的乳晕整齐的围绕在乳头周围,展现出少妇那一对乳房特有的美。

    老头一只手搂住妻子的腰,控制她那微不足道的抗拒,另一只手顺着尖削光滑的肩头和背嵴一路来到丰满微翘的臀部,抚摩着饱满的肉体,两个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

    “不要……不要……”

    妻子泪眼婆娑的扫了手机一眼,心里也明白过来,自己要被眼前这个丑恶的老男人再次侵犯了。

    老公,你叫我有事就报警,可是你刚才为什么不出声呢?刚才你如果出声的话,肯定会把色狼吓跑的啊!难道淫妻对你就这么的重要?哎……不,不,千万不要出声,小茹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又祈祷着老公千万不要出声,要是让这个色老头知道老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污辱而没有出声,这个色老头不知道还会用什么样更变态的方法来玩弄自己呢!早知道,早知道就……,小茹心里千肠百转,十分后悔自己的大意,才招来色狼的凌辱,可是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办法呢?老公……,小茹心里叹了口气。

    老头子笑起来:“白老师,都这会儿了,还难为什么情了,让我再爽一次,尝到了甜头,你以后说不定还会缠着我不放呢!嘿嘿……”

    说完他用手指拉住妻子的两个大大的乳头,提了起来,妻子略显难受地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喘气也粗了起来。

    老头子一脸淫笑,一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妻子那一对坚挺的乳房,一边口水直流地说:“白老师,你的身材真好,我活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么标致的身材呢,不过话说回来,有这种大奶子的浪货不喜欢和男人搞就真奇了怪了,啧啧,真他妈白啊,奶头很敏感吧,这么红的奶头和乳晕跟你这骚货清纯的脸蛋可真他妈的搭配啊,摸一下就翘这么高,哈哈,奶头怎么肿成这样了,想叫男人吃了是吧?”

    听了这淫秽的话语,妻子不禁一阵颤抖,身体都僵硬了起来,小小的嘴唇也张开来微喘着气,看着妻子的动人美态,老头子一股快意,桃子一般的乳房被老头按下去又弹上来,他揉捏着她们就像是抓着两个小兔子,让她们跳动、膨胀,任意玩弄,最后一下子含住妻子的乳头,“啧啧”

    地吸吮着,妻子的脸色开始变红,喘息开始变得明显、急促了起来。

    老头得意地笑着,舌头拨弄着澹红色的乳晕,牙齿轻轻的啮咬着艳红的乳头,黑黑的舌头裹住了她娇嫩的乳头,他似乎对那可爱的乳头情有独钟,又黄又糙的大牙咯吱咯吱的咬着那已经红红的乳头,嫣红的乳头渐渐充血,挺立起来。

    “啊!……”

    娇嫩异常的乳尖被袭,妻子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从乳房出发,在身体四处流动,浑身如同触电,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妻子的感觉逐渐强烈,意识却慢慢模煳,不一会,她的胸脯开始不规则地起伏起来,身子也不安地扭动着,而且原来细细的呼吸声赫然变成了娇喘声。

    连绵不绝的快感正在她的体内涌现出来,两条洁白修长的大腿不自觉地收放摩擦,还没有被触碰的下体也敏感起来,阴道内变得火热,能感觉到爱液正在悄悄地分泌。

    随着妻子的呼吸渐渐娇媚,老头子敏感地发现了这一点,环抱妻子腰肢的手慢慢放开。

    “来,咱们到床上去吧……”

    老头拉着妻子的手来到床前,直接一把将她推到了床上。

    小茹的面孔一下子在手机画面中变大,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娇红的面颊,水光闪闪的美眸。

    “老婆,别害怕!我马上就去找你!”

    啊!看着手机上老公焦急的面孔,张嘴大吼却没有声音,原来自己把通话静音了,错怪老公了!小茹忙乱中匆匆的朝手机看了一眼,又怕身后的老头发现手机还在通话中,也顾不上挂断,赶紧把手机屏幕往下一扣,顿时心乱如麻,看老公的表情,他是很焦急的,自己错怪老公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没等小茹想清楚,一双大手覆盖到了她高耸的乳房上,打断了她的思绪。

    ………………………………手机屏幕一暗,什么也看不到了。

    我只能静静的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

    “这奶子……”

    老头的声音传来:“揉起来真爽……跟面团似的,又滑又软……真爽!!真他妈大,只能握住一半,小骚货,被多少男人揉过才长成这样的呀!”

    老头淫笑着,我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这黑暗里传来的的屈辱刺激着我,肉棒慢慢的勃起了。

    “别……别那么下流……”

    小茹娇喘着,话音中带着几分嗔意。

    “切,水都流这么多了,还装正经呀,骚货!”

    “别这么说……喔!……”

    妻子刚说了一句,便惊叫了一声。

    “瞧瞧你叫的多浪,奶头被拧两下就叫成这样,还说不是骚货。”

    “啊……哦……”

    小茹又接连叫了几声,那声音透漏出一丝快意。

    想象着男人粗糙的手指正捏着她的奶头肆意的拧动着,而她本就有些肿胀的乳头更加硬挺,乳晕也慢慢扩大了起来,我的鸡巴更硬了。

    屏幕上一片漆黑,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更加的清晰,也使我的神经更加的敏感,男人的粗喘声,女人的娇吟声,还有嗯嗯唔唔的亲吻声都透过这片黑色清楚地回响在我的耳边。

    做到什么地步了呢?他还在揉着她那挺拔圆润的奶子吗?他已经插进去了吗?在用力的抽送吗?嗯,怎么没有撞击声?我慢慢地陷入黑暗的妄想中。

    来到公司,我换了一辆越野车,一路心急如焚的开出了城市,还好夜里路上的车很少,一路风驰电掣向学校所在的山村赶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