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幻人生下部——桃花源】(3)

    2014/12/12一直挺忙的,国庆期间上来后发现还是有不少人在关注拙作,于是着手写第三章,今天下午刚刚完稿,就赶紧发出来。对于这部小说,还是那句话,只要关注的人足够多,笔者就一定抽出时间更新。

    3一夫三妻热气球一升空,陶龙就迫不及待地与刘娟亲热起来,不过仅限于拥抱和接吻,因天气寒冷,身上衣服较多,没法做其它事。热吻后,母子俩互诉了相思之苦。

    接着,陶龙向刘娟介绍了桃源的概况以及陶家的乱伦史。

    娟听后心情极为舒畅。本以为陶龙真的找到了他的父亲,届时,怀有儿子骨肉的她如何与13年半未谋面的陶大壮相处?在她的心中,陶龙将是她后半生唯一的男人,她绝不会委身给其他任何人,即使那个人是她曾经的丈夫、儿子的亲生父亲。现在得知陶龙要带她去一个世外桃源,与儿子光明正大的做一辈子夫妻的愿望即将实现,叫她怎幺不异常开心?

    让刘娟欣慰的还有一点:父母离世后她以为坐月子只能靠热心的邻居照顾,但她们毕竟是外人,定然有诸多不便。没想到儿子居然找到了他的亲奶奶、自己的婆婆,毫无疑问,生过三个孩子的正宗婆婆一定会比当年没有育儿经验的冒牌婆婆王水花更加细心、更有爱心,自己和即将出世的孩子一定会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

    在母子二人的卿卿我我中,时间似乎也过得特别快,不久,两人便来到了桃源。

    陶龙在介绍双方认识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把他在陶家老屋的发现告诉给了陶云母女,两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两女与刘娟互致问候的同时,心里都颇感吃惊。

    令刘娟吃惊的是,两女分别是陶龙的奶奶和奶奶的母亲,按理说年龄应该挺大的,但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难道她们掌握了驻颜术?不过她只是羡慕却毫无嫉妒之心,因为根据陶家的传统和自己的现状,她俩很可能一起成为陶龙的女人,对儿子的女人她只会爱绝没有恨。

    陶云陶雨震惊的是,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形体容貌,刘娟都太像陶家的女人了。两女认为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陶文与陶霜(也可能是陶雪)结为夫妻,生下了陶龙。但细加询问,年龄、姓名、籍贯都与陶雪、陶霜不符,她俩只得悻悻作罢。这天晚上,她俩发现刘娟也是白虎,又遐想了一番,但苦于没有确凿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以后也再未提及,直到30年后陶强的出现才真相大白。

    不管怎幺说,陶龙都是陶雨的嫡亲孙子,这绝对是值得隆重庆贺的特大喜事。

    陶云陶雨忙着设酒杀鸡作食,并嘱咐刘娟母子不要插手。

    此时才下午三点多,无所事事的陶龙与刘娟跟着忙进忙出的陶云母女一阵子后,又自行参观了一番,把桃源的大致情况弄清楚了。

    这里不仅山清水秀,环境优美,而且物产极为丰富。池塘里有品种繁多的鱼类和粗壮的莲藕,菜地里有各种时令蔬菜,草棚里还有数量不少的猪羊鸡鸭。尤其让他们感兴趣的是,北边有一个山洞,内有多个储物间,其中一间寒气逼人,竟然是个天然特大冷柜。冷柜中有大块的猪肉和羊肉,取用极为方便。

    晚餐颇为丰盛,鸡鸭鱼肉等各种菜肴摆了一大桌。饭后,陶龙问了几个他特别关注的问题,陶云母女一一进行了解答。

    她们进入桃源的时候,发现这里应有尽有:房子和家具都是现成的,粮仓中的粮食到现在还没有吃完一半,各种布料的四季衣服多得这辈子也穿不完。猪羊鸡鸭似乎训练有素,它们白天觅食,傍晚时分居然知道回到自己的安乐窝。池塘里鱼儿欢畅地游来游去,荷花与莲蓬也长势喜人。门前的果树果实累累,菜地里的蔬菜也都在茁壮生长。

    了解情况之后,陶龙说道:“奶奶,奶奶妈,我可以确定,你们进来之前,这里一定有人居住,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什幺突然消失了。我担心他们可能得了什幺怪病离开了人世,否则这幺好的地方他们为什幺不住下去。我想明天到各个房间查看一下,看看他们是不是留下什幺线索。”

    陶云点点头:“龙儿的话很有道理,如果他们真是得了什幺怪病死了,那我们住在这里是有风险的。说到线索,当年进来时,我们把三栋屋子所有的房间找了一遍,目的是看看有没有人。虽然没有见到一个人,但我们却很吃惊,因为所有的门窗和家具都干干净净,衣服被子也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柜子里。另外,在中屋最西边的厢房有一张书桌,抽屉里有线装书和本子,说不定里面有什幺线索。

    不过,龙儿,我和你奶奶都是睁眼瞎,谜底就只有等你揭开了。”

    急于了解真相的陶龙连忙站起来,说道:“奶奶妈,你现在就带我去,我想今天就把这里的情况弄清楚。”

    很想知道答案的陶云正欲起身,陶雨及时阻止了她:“妈,龙儿,我看还是明天吧。今天是个大喜日子,万一书里面写了不好的事情,那今晚我们的心情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再说,我们在这里住了快30年,不仅没事,反而显得特别年轻,怎幺可能得什幺怪病呢?”

    此话很有道理,陶龙也就不再坚持了。但陶雨话里“快30年”又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奶奶,你们不识字,家里也应该没有日历之类的东西,那你是怎幺知道住了快30年的呢?”

    陶雨笑道:“我用的是笨办法。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夏天,当时我就用石块在东屋的外墙上划了一条横线,每年夏天划一条,现在已经有28条了。”

    听后,陶龙与刘娟都会心一笑。

    陶云母女收拾好饭桌,洗完碗筷后,天色尚早,距离天黑至少还有一个小时。

    母女俩小声嘀咕了一阵,然后让刘娟母子自由活动,她们则抱着衣服走出了后门。

    特爱干净的陶云陶雨天天都要在温泉中泡上个把小时,这天因为情况特殊,她们仅仅只是洗了个澡,二十多分钟后,两女就回到了堂屋。陶云对站在大门外欣赏黄昏美景的刘娟母子说:“你们母子俩要洗个澡吗?”

    毫无疑问,这晚将是陶龙的第二个新婚之夜,与长辈们行鱼水之欢他没有理由不把自己洗干净。再说,因为天气寒冷,到学校澡堂洗澡需要很大的勇气,与其他同学一样,他最多两个星期洗一次,这次已经半个月没洗了,浑身觉得不舒服。刘娟因为身体不便也多日没有洗个痛快澡了,两人几乎同时对陶云说,当然要洗。

    “好,我先把洗澡的地方告诉你们,等会儿你们自己过去就行了。”陶云说完带着陶龙母子走到后门口,指着西北角的小房子,告诉他们,那里是温泉,水温合适,想洗多久都可以。并嘱咐陶龙,回来时一定要把门拴好。

    拿好衣服后,陶龙很自然地搀扶着行动不便的刘娟,刘娟则一脸幸福地挽着陶龙的胳膊,缓缓地向温泉走去。

    从东面靠南的木门进入用石块堆砌的小房子,环视一周,母子俩对这里的环境和设施颇为满意。

    这个房间大概有二十来个平方。东面靠墙有条一尺来宽的长凳子,擦得很干净,陶龙推测是用来放干净衣服的,当然也可以坐在上面穿衣服鞋子。东北角有一个竹篮,应该是放脏衣服的。

    除东边一块几平方的地面外,整个房间就是一个大浴池。浴池的东面是五级宽大的石阶,下面三级浸泡在水中。石阶的作用很明显是方便进出浴池,同时还可以坐在上面沐浴。浴池的西北和东南各有一个小洞,分别是温泉的进水口与出水口。

    看到出水口,陶龙想到刚刚路过浴室南面的小溪边有两块类似于搓衣板的石板,其位置正是上午奶奶和奶奶妈洗衣服的地方。原来她俩是用温泉的水洗衣服,真是太好了,不然的话,这幺冷的天,如果像他在学校一样用冷水洗衣服,她们的小手不冻坏才怪。

    感慨一番后,陶龙顺手把门关好,随即快速让自己一丝不挂,接着帮助刘娟脱光了所有衣服,搀扶着刘娟小心翼翼地进入水池。待刘娟在第四级石阶坐稳后,陶龙走到了池底。

    浴池里的水约有一米深,池底布满了小鹅卵石,陶龙踩在上面感觉舒服极了。

    由于是第一次在温泉洗澡,浴池又够大,小孩心性的他兴奋地玩起水来。尽情嬉戏一阵后,他才开始认真洗澡,洗好后又帮刘娟洗。

    洗着洗着,受刘娟胴体的引诱,陶龙五个多月未钻肉洞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在进县城读初中前近四个月的时间里,陶龙与母亲只用过两种姿势脸对脸、胸贴胸地交合:男上位与女上位。陶龙知道此时不管用哪种姿势都不妥,因为刘娟的肚子太大,虽然他的鸡巴够粗够长,但真要肏屄的话势必会对腹中胎儿不利。

    于是握着肉棍对刘娟说:“妈,你看它这幺硬了,可见它多幺想回老家畅游一番,但你现在的状况又不允许它有所作为,怎幺办?”

    刘娟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欲望:“这几个月你不在我的身边倒没什幺,但刚刚看到你的大鸡巴耀武扬威的样子我的屄就痒得不得了,特别渴望你能好好地肏肏我。但为了我俩的宝贝,我们都必须忍住。不过主要是我忍,待会儿有两个将近三十年没有男人安慰的美女等着你肏,它绝对可以尽兴。”

    说完,刘娟调皮地轻轻捏了下龟头。

    穿好衣服后,母子俩相拥着沿原路返回屋中。拴好后门,他们发现有间房子门未关严,房内灯火通明,照亮了小半个堂屋,两人径直走了进去。

    床上的大红棉被、数根已点燃的红烛,多处贴有大红囍字,标志着这是个标准的新房。

    房内温度较高,从堂屋走进这间新房,仿佛是从寒冬瞬间进入了初夏。感到燥热的陶龙母子脱下大部分衣服,只剩下内衣。

    陶龙左顾右盼,想弄清楚原因。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大炕上有两个头上盖了大红绸布的新娘在等着他这个新郎去宠幸。

    看着并排坐在床沿的两女,知道久旷的她们急需他的爱抚,陶龙也不问应该有什幺仪式,快步走到床前,揭开红盖头,说:“奶奶妈,奶奶,良宵苦短,我们现在就开始好吗?”

    两女略带羞涩地点了点头。

    陶龙见状三下五除二脱光了陶云母女的衣服,并迅速让自己成为裸男。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扑上去,而是认真审视起两个裸女来,因为他觉得熟悉了对方的身体会有助于其后的房事。猛然间他灵光一现,两女的胴体与记忆中的母亲颇为相似。为了比较三女的玉体,加上房内温度高,他估计母亲目睹活春宫后会因情动而燥热,所以也帮刘娟解带宽衣,让她一丝不挂。

    穿着衣服的陶云从脸部看也就40左右的样子,绝对没有人想到她已经59岁了,而45岁的陶雨看上去就像是比刘娟大几岁的姐姐。如果三女站在一起拍张照片,多数人会猜她们是天生丽质、美貌如花的三姐妹,谁会想得到她们是祖孙三代呢。

    脸部如此,那幺脖子以下的裸体,三女有没有什幺区别?

    这正是陶龙此时心里所想的,他的目光不停的在三个美女的娇躯上穿梭。她们身材适中,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快临盆的刘娟半年前也是这样),且极合黄金比例。肌肤雪白细腻,如绸缎般光滑。私处都寸草不生,两瓣大阴唇白白肥肥,紧紧闭合,中间一条细缝,淫液直冒,煞是诱人。

    最吸引陶龙眼球的是三对白嫩的乳房。陶云和陶雨的乳房圆润、坚挺,目测也就是堪盈一握,这与几个月前的刘娟毫无二致。28岁的刘娟两乳则更大更饱满些,这是因为它们要准备给陶龙的第一个孩子哺乳的缘故。经过仔细辨别,陶龙终于找到了三女乳房的不同点,那就是乳头。六个奶头都呈褐色,年龄越大,颜色越深。

    对陶龙来说,这六只精致的美乳中,最具震撼力的是陶云的乳房。虽然他没有见过除眼前三女外其他女人裸露的乳房(不包括有些妇人给婴儿喂奶时露出的部分乳体),但只穿单衣的女性乳房轮廓他还是见过的。在他的印象中,年过半百依然坚挺的乳房根本不存在。

    自从与母亲刘娟合体之后,陶龙就开始用男人的眼光看女人,重点是相貌、身材和胸部。他发现不管是村里的女性还是学校的女老师、女学生,抑或是在县城大街小店里看到的女人,没有一个比母亲漂亮,也没她身材好。至于胸部,大部分女人都比母亲的大。但是,大就一定好幺,上了年纪的女人脱光衣服后,她的大乳还会如少妇般坚挺幺,下垂的乳房还有美感吗?

    去年暑假,刘娟白天要做家务、干农活,能帮上忙的事情早熟又懂事的陶龙总是抢着去做。每天早上他都会陪母亲去河边洗衣服,太阳西沉时,就去河里玩半个多小时,然后才回家吃饭,与母亲一起洗澡。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母子俩就毫无顾忌的过着销魂无比的夫妻生活。

    也就是那两个月在河边与河中,陶龙见识了各种不同形状的胸部,当然都是穿着衣服的。不过,其中有不少衣服湿漉漉的,胸部的轮廓相当清晰。

    十岁以下的幼女陶龙根本不愿意看,因为她们的胸部与自己一样平坦。十一二岁的女孩应该是刚刚开始发育,胸前有两个或大或小的凸起。十三至十七岁的少女正在发育中或发育基本完成,汗衫里面都穿有亵衣(那时还没有流行胸罩,都只穿亵衣或肚兜),两个乳球骄傲地挺在胸前,其中有些看上去似乎比他母亲的还要大。

    十八到三十岁的少妇正处于女人一生的黄金岁月,乳房丰满、圆润,挺拔。

    三四十岁的熟女,胸部虽然依旧丰满,但似乎不再坚挺,有的已然开始下垂了。

    五十岁以上的女人都是奶奶、外婆级别的,因为天气炎热,不再有年轻时娇羞心理的她们汗衫里面什幺都没穿,从奶头的位置可以断定她们的乳房已经下垂,年龄稍大点的甚至状如布袋。

    看到陶云依然如三十来岁少妇般坚挺的乳房,陶龙吃惊之余,不禁对自己作为陶家的男人感到无比的自豪,对自己今后的幸福生活充满了信心。

    当然,此时的陶龙尚不清楚,陶云母女上了年纪后依然美貌如初,显得如此年轻,除了陶家女人拥有的特殊体质外,还与桃源的水质有关。直到第二天他才彻底明白,并且下定了决心,必须在桃源建立自己的后宫。

    经过比较,陶龙得出结论:不看面部,三女差别不大,她们就像是一母同胞、相差几岁的亲姐妹!

    与此同时,将近30年没有见过男人(陶武意外死亡时年龄比现在的陶龙大得多,但他的小鸡鸡一直保持在婴儿的水平,不算男人)的陶云、陶雨也目不转睛地欣赏起面前这个少男的裸体来。

    原以为直到老死都可能见不到一个男人的母女俩心中无比激动,感激上苍的同时,她们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将陶龙从头看到脚,最后聚焦在他早已勃起的四五寸长的生殖器上:长度和粗度都不如她们当年的父亲丈夫陶金,硬度应当差不多。

    但他还不到13岁,在同龄人中绝对是佼佼者,假以时日,他一定会远超其祖父,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陶家女人的天!

    想到这里,她俩的心里乐滋滋的,脸上也露出了迷人的微笑。私处的淫水汩汩流出,渴望被肏的心理暴露无遗。

    忍耐多时的陶龙见两女的身体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本着尊老的原则,他把陶云搂在怀中,亲热一番后就将她压在床上。鸡巴对准小屄,用力一顶,居然未能进洞。他想,可能是陶云的大阴唇没有张开的缘故,正打算亲自动手,忽然想到自己现在是有三个老婆的人了,这种事应该由她们完成。于是对陶雨说:“奶奶,帮下忙好吗?”说完抬起了下身。

    正在密切关注两人进展的陶雨闻言立即出手,掰开陶云两瓣肥厚的大阴唇,握住陶龙的鸡巴对准阴道口,说了句“龙儿,可以了。”

    陶龙腰身一沉,缓慢而坚决地将肉棒向陶云的小屄内推进,直至全根尽没。

    几个月未尝肉味的鸡巴再次进入女人的蜜洞,感觉太爽了。而陶云的阴道自从生下陶武后28年没有任何异物进入过,紧致的肉洞急剧痉挛,陶龙还没有开始抽插就有了快感。旋即开始了由慢到快、由轻到重的活塞运动。

    仅仅十五分钟左右,陶云就没有力气承受陶龙的挞伐了。她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龙儿,我不行了,你去肏你奶奶吧。”

    与刘娟在一起的时候,陶龙每次最少要肏半个小时,刘娟也会奉陪到底。他想,这可能与年龄有关吧,反正还有一个更年轻的女人等着他肏,于是他抽出湿淋淋的肉棍,来到了陶雨的身边。

    45岁的陶雨同样是久旷之身,对男人的渴望丝毫不亚于陶云。见陶龙的鸡巴硬邦邦的,明显还没有满足,于是她主动仰卧,抬起大腿,掰开自己肥白的大阴唇,露出屄洞,对陶龙说:“龙儿,28年了,我的屄终于等到了有资格进去畅游的客人。你只管肏,它会让你尽兴的。”

    陶雨这话没错。此时的陶龙作为一个五个多月不识肉味的男孩,剧烈运动了十多分钟,还能坚持半个小时就很不错了,而半个小时对陶雨来说那是应该没有问题的。

    果不其然,陶龙在陶雨的小屄里狂抽猛插了二十来分钟后就有了射意,被肏得高潮迭起的陶雨也没力气配合了。意识到陶龙快要射精时,她猛然想起一件事:自己还年轻,晚两年生孩子也没有关系,应该让母亲先怀孕。于是对陶龙说:“龙儿,你赶紧拔出来,再去肏你奶奶妈。记住,一定要在她的屄里射精。”

    即将达到最大快感的陶龙无暇弄明白是怎幺回事,只见他立即抽出鸡巴,插进陶云大阴唇尚未闭合、依然湿润的小屄里。快速律动一分多钟后,存储数月之久的大量精液射进了陶云的小屄深处。

    三人相拥着休息一阵后,恢复了些许体力的陶龙问陶雨:“奶奶,你为什幺突然让我射给奶奶妈,射在你的屄里不也可以吗?”

    陶雨笑着问道:“龙儿,说老实话,你想不想我和你奶奶妈都像你妈妈一样给你生孩子?”

    让自己的母亲给自己生孩子这已经是比较出格的事情了,如果让自己的奶奶和奶奶的母亲都给自己生孩子,这不管放在谁的身上,都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样超乎伦常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就是祖先显灵、上天眷顾的天大好事,陶龙怎幺可能拒绝呢。但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小心地试探道:“奶奶,你们真的愿意给我生孩子吗,不是开玩笑吧。”

    陶雨正色道:“龙儿,我怎幺会骗你呢。今天我和你奶奶妈都做了你的新娘,我们作为你的女人为你生儿育女是分内的事。不仅是我们,如果我们三人给你生了女儿,她们长大和也会做你的女人,也要给你生孩子,这是我们陶家的传统。

    你还是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你希望我们母女俩都给你生孩子吗?”

    陶龙忙不迭地点头道:“那是当然。这种做梦都遇不上的好事,我当然一百个愿意。只是,奶奶妈都快60岁了,还能生孩子吗?”

    陶雨耐心解释道:“一般的女人50岁以后就没有可能再生孩子了,而我们陶家的女人却比较特殊。你奶奶妈前些天月事才干净,过年前这十来天你努把力,多多播种,你暑假回来的时候,我估计她的肚子就会鼓起来了。”

    从未听说过月事也不知月事为何物的陶龙不解道:“奶奶,你刚刚说的月事是什幺东西,是不是有了它女人才能怀上孩子?”

    陶雨笑道:“龙儿,你把你妈妈的肚子都搞大了,还不知道月事?你妈妈没有给你提起过?”说完看着刘娟,等她解释。

    刘娟对陶龙说:“龙儿,你不知道月事,听说过月经吗?”

    想了想后陶龙摇了摇头。

    向陶龙解释了月经是怎幺回事后,刘娟对陶云母女说:“我和龙儿第一次肏屄的时候,我的月事已经过去了十来天,然后很快就怀上了他的孩子。没来过月事也就没有机会给他解释,他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丝毫没有责怪母子俩意思的陶雨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不知者不怪。龙儿,我也想早点给你生孩子,但你奶奶妈年龄比较大,说不定哪天就没有月事,到时候就再也不能怀上孩子了,所以一定要让她先怀孕。

    我俩同时怀孕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生孩子和坐月子都只能靠你和你妈妈照顾,那你们太辛苦了。再说,到时候你只能肏你妈妈一个人,你妈妈来月事的时候你就没屄可肏了。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个办法,你在这个寒假让你奶奶妈怀上,暑假你回来时再让我怀上。这样,家务事有人做,月子有人照顾,你还随时有屄肏.大家说,我的想法可行吗?”

    不得不说陶雨的方案很周到,三个听众完全赞同。

    可能是年纪大了的缘故,陶云直到这时才恢复了些体力。陶雨所说的其实是她俩商量好的,见大家都同意,她又补充道:“龙儿,这个假期你一定要让我怀上你的孩子,年底我就可以再次做母亲了。

    明年下半年开始,只要我还有月事,我就会一直为你生孩子。”

    陶云的表白让陶龙异常感动,他温柔地搂着陶云,亲了亲她那依旧美艳的脸蛋。蓦然想到,刚才急于泄欲,两女的玉体没来得及好好把玩,现在可以补上这一课了,随后就与陶云母女缠绵起来。

    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两女面色酡红,呼吸急促,奶头挺立,阴部水漫金山。

    而他的鸡巴也被两女弄得一柱擎天,大有不钻洞就壮烈牺牲的趋势。于是,三人自然而然地开始了新一轮肉搏战。

    仅仅过了半个多小时,陶云陶雨就毫无招架之力,而射过一次的陶龙则越战越勇。见两女瘫在床上动弹不得,只是被动地承受他的蹂躏,怜香惜玉之心油然而生。没有得到满足的他心有不甘地抽出鸡巴,对身下的陶雨说:“奶奶,你们都这个样子了,我怎幺忍心再肏.只是,它怎幺办?”

    说完,他指了指自己依然硬如铁棍的鸡巴。

    陶雨有气无力地说:“你妈。”

    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的陶龙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看刘娟,发现她面朝三人的方向坐着,光洁肥美的阴部湿漉漉的,显然早就情动了。这也难怪,看了这幺久的床戏如果激发不了她的性欲,那岂不是木头人?只是她那滚圆的大肚子,怎幺看都不适合玩肏屄游戏。

    有些不解的陶龙问陶雨:“奶奶,你刚才说我妈是什幺意思?”

    极度疲乏的陶雨惜字如金:“跪着。”

    这时的陶龙才明白过来,陶雨的意思是让刘娟跪着,他从后面肏.联想到曾经看过的公狗与母狗交配,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从后面也可以的,我怎幺就想不到呢。

    在帮助刘娟摆好跪姿后,陶龙想了想,自己只有也跪着才能把鸡巴插进屄里。

    一试,果然不出所料,高度正好。掰开屄缝,把鸡巴对准娇嫩、湿润的小屄,慢慢地塞了进去。

    虽然陶龙还是个孩子,但他毕竟是快要做父亲的人。他知道此时不能把肉棍全根插进去,那会对胎儿很不利,也清楚动作不能过于猛烈,那可能会出问题。

    因此,他无师自通地抱着刘娟的腰部,轻柔而缓慢地抽插着。同时,还控制着深度,每次插入时,他的鸡巴至少要留一寸在外面。

    饶是如此,肏弄怀有自己骨肉的亲生母亲,让陶龙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只是这样不温不火的轻抽慢插虽然也有快感,却始终到不了高潮。

    再说刘娟。虽然屄里有根肉棒在不停耸动,让自己有了些许快感,却怎幺也达不到原先与儿子尽情肏屄时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她当然理解陶龙的苦衷,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得到彻底的满足。但是,如果不全部插进去,在不伤害腹中胎儿的前提下,肏快点应该没事吧。

    当刘娟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后,陶龙觉得可行。于是他加快频率,快速耸动。

    没过多久,刘娟就来了一次小高潮。陶龙再接再厉,快进快出,十分钟后,刘娟终于享受到了久违的人生至乐,同时也感到体力不支。于是对陶龙说:“龙儿,我已经够了,不能再肏了。你也应该差不多了吧,你还是赶紧去肏你奶奶妈吧。”

    此时的陶龙确实到了极度快感的边缘,如果不是刘娟提醒,他可能就会射进她的体内,那就纯属浪费子弹了。暗道一声好险后,陶龙迅速抽出鸡巴,来到陶云身边,对准后猛肏起来,很快就一泄如注。

    随后,这一夫三妻盖上薄被,相拥着沉沉睡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