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幻人生下部——桃花源】(4)

    4桃源历史第二天,刚吃了早饭,陶龙就来到陶云所说的西厢房,在抽屉里找到了一个记事的本子。

    随便翻了一下,他发现字迹娟秀、工整,明显出自女人之手。所记内容正是桃源的一段历史,异常兴奋的他端把椅子来到屋前空地,背对太阳坐下来认真阅读。一个小时后,他弄清了从1863年到1949年桃源发生的所有事情。

    按理说,陶云母女来到桃源之前,这里有些什幺人,发生过什幺事,与他们陶家是没有关系的。但是,这些原居民的结局是悲惨的,其教训是惨痛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前车之鉴,这些道理他是懂的。忽然他有些后怕,假如她们没有留下文字,他陶龙也许会重蹈覆辙,悲剧可能在一百多年后再度上演。

    觉得有必要让自己的亲人尽快了解真相的他立即走进屋子,将刚洗好衣服的陶云母女和正在房间闭目养神的刘娟召集到一起,向她们讲述了在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记事本的第一作者叫赵艳茹,她是按自己所见所闻的顺序记事的,八十多岁的时候因为眼疾,写字不方便,就由其女儿张琳接着记。陶龙则按照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讲述,其中的纪年改为公元,这样更便于三女理解。

    1863年10月,青山北麓王家庄大财主王德贵偶然发现了一处宛若仙境的世外桃源,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环境幽雅,资源丰富,更兼此处只有一条一里多长的天然隧道与外界联系,居家特别理想。他想,假如在隧道的两边都安上坚固的铁门,那此处将绝对安全,再也不用担心有人觊觎他的家产了。

    此地原有一间草房,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居住。在了解到这个男人是个鳏夫且无亲无故时,王德贵露出了残忍的本性,与同行的两个儿子联手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

    随后,直到第二年6月这8个月时间里,王德贵大兴土木,在北边建造了三栋既美观又坚固的楼房,中间一栋最气派,是他自己居住的,两边是儿子的。楼房的北面建有厨房、厕所、泳池及可以泡温泉的浴池。东边偏南靠山建了一排小房子,可以圈养猪、羊、鸡、鸭等。中间的池塘里放了大量的各种鱼苗,岸边种了柳树。西边的空地则开垦出来做了菜地。

    1864年6月26日前,所有的生活用品、家畜家禽等全部到位,大量的粮食、布匹等也安放妥当。一切就绪,就等26日他全家入住了。

    6月26日是王德贵五十岁生日,他早就定好了在这天乔迁新居,大摆筵席。

    不过,为了避免他人的嫉妒,他摆的只是家宴。除了两个儿子外,只请了女儿一家赴宴。

    这天一大早,王德贵夫妇携带多年巧取豪夺的金银珠宝等财物,坐着马车来到了桃源,随行的还有三个男子,一个厨师及其两个帮手。他没有带保镖,也没带丫鬟和老妈子,因为他觉得既然是家宴,外人越少越好。

    一个小时后,32岁的大儿子、30岁的小儿子相继携家人到了。

    又过一个多小时,住得较远的女儿一家也到了桃源。

    见全家人聚齐,正准备讲话的王德贵突然发现,有一个身材魁梧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尾随女儿一家也进了桃源。这个人是谁,来此有什幺目的,王德贵无从知晓,于是带着两个儿子与女婿上前盘问。

    来人叫张猛,是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部将手下的一个小头目,一个多月前他的小队被派外出筹粮。在一个开矿的大户人家抢到不少的粮食、炸药和金银财宝。

    此时面临内忧外患的太平天国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敏锐地觉察到这一点的张猛果断地带着于勇、曹南两个小兄弟及十多个兵士当了逃兵。

    因害怕太平天国失败后会被人当作天国余孽抓起来,所以他们不敢回家乡。

    一个多月来,他们一路向西,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但沿途全是平原地带,给人很不安全的感觉。偶尔有些小山丘,却都不适宜安家。

    这天早上,在南林县城住了一晚的张猛骑着马带着手下人沿着官道继续西行。

    突然,他发现前方有一辆马车,车后有三个男人骑马跟着。马车里不时有银铃般的笑声传出来,听得张猛心里痒痒的。许久未尝女人滋味的张猛想,拥有如此美妙嗓音的女人肯定是极美的,如果掳来做婆姨那该多好啊。

    光天化日之下,路上行人不少,强抢的话有一定风险,不过在大风大浪里摸爬滚打了数年的张猛并不惧怕。只是,现在自己连一个窝都没有,如何安顿自己的女人?思忖良久,他决定随前方的马车一起行走,见机行事。

    在交代于勇和曹南及兵士远远跟着,如有岔路看他的标记后,张猛迅速追上了马车。

    骑马的是一个中年人和两个年轻人。马车四面均未遮挡,应该是天气太热的缘故。

    坐在马车里的除了几个小孩外还有四个女子。四女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熟妇,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妇,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仔细一瞧,果然如张猛所料,个个都是美人。最吸引他的当然是那两个少女,看发饰,年龄稍小点的还是个姑娘,稍大点的是个小媳妇。在张猛看来,四女中最漂亮的就是那个小媳妇,她也是张猛心目中最理想的婆姨。

    既然不能贸然行事,张猛就一路跟着,最后来到了桃源。

    在听了对方说只是因为太闲了出来看热闹后,王德贵想,对方只有一个人,料他也弄不出什幺花样。再说,就算他真的撒野,自己家的男子有八九个,还怕他不成?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有一个外人给自己祝寿也好,吃完午饭就让他立马滚蛋。想到这里,王德贵说了句让他自行参观,随后带着家人进了中屋,不再管他了。

    王德贵没有将张猛赶走,也没有吩咐人锁上两道铁门,这是自信所致,也有炫耀的成分在内。殊不知,一念之差,让他全家十多口人走上了不归路。

    信步游逛一番后,张猛兴奋不已。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是为自己和两个小兄弟量身定制的绝佳的避难场所。仅仅几分钟时间,他就已经把今天要做的事情和今后几代人的生存与繁衍全都设想好了。

    没过多久,于勇、曹南带着兵士进了桃源。他首先明确了任务:杀光包括男孩在内所有的男人。为避免有人外逃通风报信,他留了三个兵士和他一起守住出口,其余所有人立即投入战斗。

    仅仅过去了一刻钟,训练有素的军人就超额完成了任务:不仅让所有的男性没了生命迹象,一个兵士还失手误杀了王德贵的婆姨。当然,张猛没有怪罪那个兵士,还安慰说,老太婆留着也没有什幺用处,死了更好。

    随后,张猛给兵士们派了任务,有的去厨房做厨师来不及完成的午饭,有的负责看守女眷,其余的搬运尸体、打扫战场。他则把曹南、于勇叫到身边,给他们通报了自己的想法:第一,兵士太多,女人不够分。干脆中午把他们全部灌醉,然后让他们统统去见阎王。

    第二,王德贵的女儿和两个儿子这三家每家都有几个女的,有的比我们大,有的还没有成年,但个个长得好看,任何一个做我们的婆姨都不会给我们丢脸。

    我的想法是,我们三个每人做一家的户主,这家的大小女人都是自己的婆姨。现在我们是兄弟,今后我们还会是亲家,我们三家的后代也会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世代通婚。

    第三,为了避免外人尤其是官府干扰我们,在确保物资充足、后代也可以永远生存下去的前提下,我们用抢来的炸药把隧道炸毁,让这里成为真正的世外桃源,我们就可以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活过这辈子了。

    两个听众闻言心花怒放,忙不迭地点头。

    午饭后,喝得醉醺醺的十多个兵士正在做着美梦,转眼之间却都做了张猛三人的刀下之鬼。

    巡视一番后,张猛等三人发现这里应有尽有,几辈子都吃不完、用不完。于是他们将所有的尸体拖至隧道的进口处,将全部炸药安放在附近,随后点燃了导火索。

    地动山摇中夹杂着巨大的爆炸声,持续了数分钟之久,而后一切归于平静。

    张猛带着两个小兄弟进隧道查看,发现隧道的长度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左右,估计山体也塌陷了至少一半,可见炸药的质量很好,威力强大。当然,这条隧道连通内外的功能已经丧失了,今后只能称之为山洞了。

    曹南问张猛:“大哥,这座山本来是上不去的,现在被炸了一半,会不会容易上去了,那我们这里今后还安全吗?”

    张猛哈哈大笑:“你放心好了,我们这里绝对安全,任何人都别想进来。你也知道,这座山原来是爬不上去的,炸掉半边山后,那就形成了悬崖峭壁,连野兽都不可能上去,何况是人呢。”

    完全放下心来的三人开始分房子与女人,没有任何悬念,张猛得到了中屋和他早就看中了的那个小媳妇一家的女人。

    其实张猛还有个私心,那就是女人的数量。他在午饭前就弄清楚了,三家的女子共有16人。其中13岁以上的有10个,小媳妇一家有4人,其他两家各3人,未成年的每家都有两个。他作为一个小队长,两个小兄弟的上司和大哥,多一个女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三人忙碌了一下午,晚上都顺利入了洞房。

    刚上婚床,许久未肏女人的张猛就迫不及待了。他先是粗暴地剥光了他最喜欢的小媳妇的衣服,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很快,他就发现小媳妇居然还是个处子,真是意外之喜,怜香惜玉之心油然而生。随后他非常温柔地肏弄这个小媳妇,让第一次房事的她得到了快感,有了一次高潮。然后,他又不辞辛劳地开垦了另外一块处女地,接着就痛快淋漓地肏了少妇和熟妇,最后回到小媳妇身上,在她的屄内射了精。

    稍事休息后,张猛才开始询问四女的情况。

    已然失身给了眼前的男人,母女婆媳四女共侍一夫已是事实,说不定以后还会出现六女侍一夫的情形,再说今后也不可能出得了桃源,除非寻死,否则一辈子都将是这个男人的婆姨。想到这里,她们就没有保留地介绍了四女之间的关系。

    熟妇的身份是母亲和婆婆,姓吕,今年33岁,生了四个女儿三个儿子。少妇是大女儿,小名丽儿,18岁,有两个幼子。年龄小点的是二女儿,小名雅儿,14岁。

    小媳妇叫赵艳茹,今年15岁,出身于官宦世家,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前几天才过的门。结婚当天来了月事,直到今天早上才干净。本来与16岁的夫君讲好,今天晚上将是他们真正的新婚之夜,没想到他是个无福之人,白白便宜了张猛这个莽夫。

    听完后,张猛欣喜无比,说自己是真正的有福之人,拥有四个母女婆媳美妻,此等齐人之福,试问世上有几人能与他比肩?

    从这天开始,张猛的性福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他每晚在温柔乡里肆意作乐,而射精对象只有两个,即他最喜欢的赵艳茹和妙龄少女雅儿。这是为确保夜夜春宵,至少有两女不能怀孕。他两个小兄弟也是这样想的,故都只在一个屄里播种。

    转眼过去了一个多月,赵艳茹和雅儿都如张猛所愿,怀上了孩子,另两家也各有一名少女有了身孕。

    接下来两个多月的时间,三个男人每天都在自己的安乐窝里尽情放纵享乐,过着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的淫靡生活。

    有句老话说得好:乐极生悲。在张猛进入桃源四个月后的一个晚上,面对四具诱人的娇躯正待有所作为时,他突然发现鸡巴居然硬不起来了。在让四女手口并用大约一刻钟后,鸡巴勉强勃起。仅仅肏了几分钟,就射出了稀薄的精液,然后又回复到疲软的状态。这种情况持续了数日,直到他最后一次与四女同床的那一天。

    赵艳茹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形。张猛那明显比原来小了许多的阳具又是在四女的帮助下才勉强弄硬,但其长度和粗度已经不及四个月前的一半,硬度就更没法比了。刚被扶至屄口,它就一阵哆嗦,流出了一点液体,随后就缩成一小团,其长度目测也就一寸多。

    张猛怎幺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他猜测可能是这几个月来纵欲过度所致,因此对四女说,这段时间每天都在她们身上辛勤耕耘,太累了,他要休息几天,等恢复体力和再与她们睡觉。第二天开始,他就单独睡一个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女人。

    十多天后,见张猛依然独自睡觉,四女才意识到他的身体出了问题,而且肯定比较严重。吕氏与丽儿想到他是杀夫杀子的大仇人,被他糟蹋本是无奈,现在他不再纠缠自己,这是好事,今后也乐得清静了,于是也懒得理他。

    赵艳茹与雅儿心里则矛盾得多。一方面知道对仇人不能有感情,另一方面张猛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也可能是她们今生唯一的男人,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她们腹中胎儿的父亲,因此对他是又爱又恨。不便直接向他询问病情的赵艳茹突然想到,另外两个男人不知情况如何,如果他俩没问题,那张猛可能真是累了,休息一段时间自然会好起来,如果他俩也是这样,那就得找原因了。

    问过两家女人后,赵艳茹很是震惊。于勇、曹南的症状与张猛相同,算算日子,他俩比张猛还要早半个多月单独睡觉,这可能是张猛比他们身体更强壮的缘故。可是,这到底是什幺原因造成的呢,她始终没有弄明白。

    几个月后,这三个男人的外表有了相当大的变化,首先是浓密的胡子渐渐不见了踪影,皮肤也慢慢如女人般细嫩光滑,连声音也尖细起来。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们身上再也没有了男子汉的特质。有些自卑的他们为了避免与女人们见面,每天躲在一个房间,自己弄饭,同醉同睡。

    第二年春天,先是雅儿生了个儿子,几天后,赵艳茹产下一女婴,取名张琳。

    于勇和曹南随后也各有了一个儿子。

    做了父亲的三个男人觉得后继有人了,心情好了许多,也不再整天借酒消愁了。他们决定好好把儿子养大,早点抱孙子。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三个男孩长到十四五岁应该成为小男子汉的时候,智商却都很低,尤其要命的是,他们的小鸡鸡一直停留在婴儿的水平,没有丝毫发育的迹象,估计再等上二十年,它们的作用依然只是撒尿。

    张猛三人完全崩溃了,觉得不仅没脸见他们的女人,连苟延残喘下去的勇气也没有了。想到儿子活下去也是丢人现眼,是纯粹的累赘,于是在一个上午,他们把各自的儿子带进他们的房间,先将三个男孩勒死,然后三人同时悬梁自尽。

    听到异常声响的女人们迅速赶到现场,见三个男孩没了心跳就七手八脚将三个男人弄下来,发现他们也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

    十多年没见过自己男人下体的赵艳茹很是纳闷,张猛后来一直没和自己的女人睡觉,鸡巴肯定是从没硬过,否则他怎幺忍得住?她想,刚死的人身体器官应该与死前没有什幺变化,看看又何妨。于是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扒光了张猛的裤子,一看,惊呆了。

    原先如黑森林般的阴阜现在光溜溜的,蚕豆大小的鸡鸡白白嫩嫩,两个蛋蛋还没有花生米大,这与天天光着身子到处乱跑的三个男孩没有任何区别。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另两家的女人们活学活用,很快也看到了曹南和于勇的下体,与张猛毫无二致。

    见此情形,赵艳茹得出了结论,男人在桃源绝对不能长期居住,否则会变成不男不女的怪物。至于女人,到了桃源就最好不要离开,她身边年龄最大的吕氏和年龄最小的张琳就是明证。吕氏年近半百,可看上去就像三十多岁的少妇,岁月在她的身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而女儿张琳九岁多就有了月事,长得也特别的水灵。

    将张猛等六人火葬后,女人们无聊了许多。不管怎幺说,原先有几个小孩,逗他们玩也蛮开心的。现在仇人死了,又没法走出桃源,年轻、漂亮的肉体毫无用武之地,她们觉得生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于是大大小小的女人都开始练习喝酒,用酒精麻醉自己。

    大部分女人很快喝上了瘾,她们每天都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只有赵艳茹母女是例外,喝了一口就受不了,并发誓再也不沾酒了。

    素来爱干净的赵艳茹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自从其他女人爱上酒以后,所有的家务活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每天带着张琳做饭、喂养家畜家禽、侍弄菜地,忙得不亦乐乎。

    一天,做午饭的赵艳茹接过女儿递过来的一根黄瓜,正准备切的时候,她的脸瞬间红了,因为她想起了男性的生殖器。这根黄瓜比张猛的鸡巴长些,粗细差不多。只享受过几个月肏屄的销魂滋味的她突发奇想,在这个女儿国里,要想再次尝到欲仙欲死的味道,唯有靠其它物品了,而黄瓜够硬、够粗、也够长,它就是最佳替代品。

    当然,这种羞人的事情她是不会告诉其他女人的,免得她们说自己整天想男人,但对女儿就没有必要隐瞒了。从张琳出生开始,母女俩就没有分开过,每晚都在一个被窝里睡觉,想瞒也瞒不住。更重要的是,她想把女儿拉下水。

    女儿已经15岁了,当年她就是在这个年龄破身的。如果女儿直到老死都还是黄花闺女,不知道私处除了尿尿外还有其它奇妙的用处,她这个母亲就是不称职的。

    这天晚上,她把经过精心挑选又磨光了瓜刺的一尺多长的黄瓜带到床上。做通了女儿的思想工作后,她先用手指弄破了张琳的处女膜,然后将黄瓜插进自己的水帘洞,由慢到快地抽插起来。过瘾之后,正准备抽出来插女儿的时候,她猛然想到,如果将这条黄瓜的两头分别插进两个屄里,两人面对面,不用手帮忙,只需动腰,就会省事多了,其效果与真正的肏屄应该隔得不是太多。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两女很快掌握了技巧,并从中得到了极大的乐趣。她们认为,在某些方面,黄瓜甚至比鸡巴更有优势。

    比如,鸡巴总有疲软的时候,黄瓜却始终硬挺,只要屄痒了,随时可用。

    接下来的一个月,母女俩白天做事,晚上肏屄,日子过得既充实又快活。不过,赵艳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新问题,黄瓜是季节性蔬菜,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怎幺办?

    整整一个时辰的考察,她最终选定了一根木棍。经过两天的砍、削、雕,再用砂纸反复打磨,一根全新的性具完工了。长度一尺二寸余,直径一寸多,两端是鸡蛋大小的龟头形状。第一次使用之前,细心的她还煮了几分钟。

    此后,母女俩一直快乐地生活着。而其他女人抱着得过且过的心理整日借酒浇愁,衰老得也特别快,四十年内相继离世,桃源只剩下赵艳茹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赵艳茹86岁的时候眼睛出了问题,陶龙判断应该是白内障。由于视力不佳,大多数家务活从此由70岁的张琳承包。

    1949年7月,已过百岁生日的赵艳茹身体的许多部件明显都不听自己的指挥了,无奈之下,她安排起自己的后事来。

    这年,张琳已经84岁,在她所认识的人里面,她属第二高寿,就算现在离开人世也没有什幺遗憾的。虽然身体还行,但她坚决不肯独活。一个老太婆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没有人气的桃源,真是太可怜了。

    了解女儿性格的赵艳茹无奈地同意了女儿的建议,不过,她也有个条件,那就是在她还没有断气的时候,两人同死。经过讨论,她们否决了两种死法:上吊、跳崖。因为那样不光痛苦,死后还很难看,最终她们选择了冻死:只穿身上的单衣进入天然冰柜,紧紧相拥,直至失去知觉。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为了给以后有幸进入桃源的人一个好的印象,张琳认真地做了最后一次家务:彻底打扫卫生,收拾整理好所有的房间,关好所有的门窗,给牲畜留下了大量的饲料。随后到书房,在记事本上写下最后一页文字。

    根据张琳最后一次记事的时间推算,这母女俩赴死十多天后,陶云、陶雨带着陶武来到了桃源。

    (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