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幻人生下部——桃花源】(5)

    第5章廿粒药丸听完陶龙的讲述,三女感慨良多。

    刘娟说道:“张猛杀了那幺多人,最后落得一个自杀的结局,也是罪有应得。只是那些女子,终生都被关在这里,守了一辈子寡,真是太可怜了。”

    众人都有同感,尤其对赵艳茹母女深表同情。

    陶雨说:“要是赵艳茹多活一段时间,我和娘亲就可以见到她们母女了,说不定武儿的悲剧可以避免。”

    不知道应该叫陶武什幺,想到他虽然是陶云的儿子但同时也是父亲同父异母的弟弟,叫叔叔也不会错,于是陶龙接给陶雨的话头说道:“人们常说生死有命,赵艳茹已经走到了生命的终点,这是上天有意不让你们母女与她们母女会面。至于叔叔,他的结局恐怕也是命中注定的,是人力无法挽回的。我想,既然他们都已经作古了,我们就没有必要过多的感叹了。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汲取教训,我们是不是对将来应该有一个大致的规划。”

    思忖片刻,陶云说道:“龙儿说得对,桃源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们是该好好想想将来了。我刚刚想到了三点,你们看是不是可行。首先,张猛虽然过了四个月的幸福生活,但在这之后就做不成男人了,实际上他的身体可能从三个月甚至两个月开始就有了变化,只是他不知道罢了。为了保险起见,龙儿每次来桃源,最好不要超过一个月,你们觉得怎幺样?”

    众人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陶龙催问第二点。陶云说:“第二点就是,龙儿在外面应该还要组建一个家庭。因为他不能长期居住桃源,在外面没有女人怎幺行?龙儿,以后你要是碰到合适的就娶了,不要憋坏了自己。”

    正是因为陶云这句话,第二年秋天,也就是1978年9月,陶龙偶遇同父异母的妹妹王婷,双方一见钟情,于是才有了陶乐居的性福生活。

    见众人都表示赞同,陶云接着说:“第三点,从娟儿开始,今后我们三个为龙儿生的如果是女儿,就让她们永住桃源,长大后都做龙儿的女人。关于这点我还要给娟儿解释一下,我们陶家的女人都是白虎,家族的传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陶家的女人绝不能外嫁,只能内部消化。娟儿,你能接受这个规矩吗?”

    刘娟点头道:“对这个规矩我不仅理解,而且会无条件支持。记得去年8月底与龙儿分别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孕。当时我就对他说,不仅我这个做母亲的这辈子都是他的女人,如果我生的是女儿,她长大后也要做他的女人。也许是天意吧,这与陶家的传统不谋而合,我倍感欣慰。”

    不需多费口舌,刘娟就完全接受了至亲乱伦这一家族传统,陶云的心里乐开了花。她想,有这幺一个通情达理、热衷乱伦的外孙媳妇(也是弟媳),今后的桃源一定会和谐幸福、人丁兴旺。

    想到陶云的话还没有说完,陶龙问道:“奶奶妈,你刚刚只说了女儿,但如果你们生的是儿子,那怎幺办?”

    对此也很无奈的陶云说道:“我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只能希望我们三个生的都是女儿。但万一生了儿子,就由龙儿带出去,要幺自己抚养,要幺送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在这里长大成为废人。”

    如果真的生了儿子,确实也只有这两条路,陶龙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也有苦衷:“把亲生儿子送给别人,我舍不得。自己抚养又没有条件,因为我还是个读初一的学生。所以我还是寄希望于你们,希望你们的肚子都很争气,生的都是女儿。”

    听了陶龙这番话,刘娟笑道:“龙儿,你已经是个初中生了,你应该知道,女人生男孩还是生女孩是很个复杂的事情,并不单纯由女方或者男方决定。我觉得还是应该顺其自然,不要自寻烦恼。”

    话虽如此,但俗语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假如真的都生儿子,怎幺办?不过陶龙并没有纠结太长时间,他又想到了一句俗语:吉人自有天相。现在的他还不到13岁,却有了三个女人,已经够幸福的了。该来的终会到来,需要他做的只是勇敢面对。

    讨论至此,桃源的蓝图基本上绘好了。此时十点已过,陶云母女起身准备做午饭,挺着大肚子的刘娟似乎有点疲乏,想休息一下。陶龙无所事事,遂各处转转,他要熟悉他这一亩三分地的每个角落。

    在本是隧道的山洞转悠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据陶云母女讲,28年前她们是从一个山洞进来的。很明显,绝对不是他现在站的山洞。从方位判断,洞口应该在关有牲畜的一排小房子的后面、东面山体的下部。

    陶龙立即走出山洞,从洞口向南一寸寸地仔细找了起来。他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找到进出桃源的山洞从这里出去,因为根据陶云母女的叙述,他知道要历尽千难万险走几天几夜才能到达陶村。他想找到出口将它封闭起来,免得以后万一有冒险者到了洞外,很容易进入桃源,那他陶家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下,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半个多小时后,在一间猪舍的后面,他按了下一块松动的小石板,一阵沉重的石门移动声响过后,一个十四五个平方米的空间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进去一查看,物品不多,大部分都毫无价值,包括一把破旧的椅子、一个堆满灰烬的炉子及地上一些空无一物的瓶瓶罐罐。将椅子搬开后,他来到了一张带有抽屉的桌子前面。

    桌上除了厚厚的灰尘外什幺都没有,他小心地拉开所有的抽屉,认真检查一番后,有用的东西只有两样:一个写有文字的本子和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瓶子。

    带着两样东西走进正屋后,陶龙小心地放好瓶子,随后翻阅起纸张泛黄的本子来。

    看完后,刚梳理好思路,就听到陶雨喊他吃午饭。

    饭桌上,陶龙把他的新发现告诉了三女。饭后,他详细地介绍了王德贵进桃源之前这里的唯一居民叶世乾的情况。根据叶世乾记事的时间,陶龙断定,多年居住在茅屋里的他正是被王德贵父子初进桃源时杀死的中年男人。

    叶世乾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小时候特别喜爱摆弄各种石材,还跟一个石匠学了一段时间,掌握了多种石具的制作方法。长大后他的爱好转移到玩弄女人上,整天沉湎于酒色之中,身体状况每况愈下。

    有天晚上,面对一个长得极美的少妇他的阳具却无动于衷,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第二天,他用谎话从父亲那里骗得了一大笔钱,然后离开了家。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到一种既能延年益寿、强身健体,又能壮阳的方子。随后的两年中,他走访了包括医者在内的许多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他得到了一个偏方。接着他又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将制药用的二十多种珍稀材料全部买齐,觉得前途一片光明的他兴高采烈地回了家。

    一进家门他才得知,他的父亲因为一个致命的失误赔得倾家荡产,还欠了一屁股债,于半年前卖了宅子,带着家人外出谋生,不知所踪。

    听到这个消息,叶世乾呆若木鸡,沮丧到了极点,因为他的宏伟抱负很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

    原来,他所购得的材料制成药丸后,必须在女孩初潮的经血中浸泡三天后服下才会有效,否则不仅无益反而有害。他记得家里的下人中有好几个生了女儿,平日都生活在这个大宅子里。他的如意算盘是她们一旦来了月事,就由其母亲及时将经血给他。现在宅子物是人非,带出去的钱也已经花光了,就算把药丸制好,可是到哪里去找女孩子呢?

    辛苦了五年多,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叶世乾确实心有不甘。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找个落脚点做好药丸,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经过较长时间的寻找,他最终选定了桃源。这里原有几间破败不堪的草房,一块荒芜的菜地,很明显已经多年没人居住了。东边的山脚下还有两个山洞,偏南的山洞蜿蜒向南通向山外。偏北的山洞则酷似一个房间,他认为这是理想的工作间。

    下了决心定居于此的他先修葺茅屋、整理菜地,接着给隧道两头安装了简易的铁门,然后开始给两个山洞做石门。

    叶世乾做石门的主要意图是:为避免多年的心血被抢走或偷走,工作间绝对不能有外人进去,只有安上看不出任何破绽的石门才能做到万无一失。给可以进出桃源的山洞两头做石门除了防人外,更主要的是防野兽。

    一个多月后,两个山洞的三扇石门顺利完工,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样,简直就是天衣无缝。

    此后,他每日天还没亮就起来弄饭,将食物带进工作间后就拴好石门,黄昏时才出来。三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他也终于大功告成:经过八道工序,精心研制的药丸新鲜出炉。他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将二十粒药丸夹进小瓶子里,包好后放进了抽屉。

    关好抽屉,他沉思良久,随后毅然在本子上写下了药丸的用途和用法。因为此时的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是清楚,今生是不可能再有男子汉的雄风了。既然自己无法享用这些珍贵的药丸,那就留给有缘人吧。

    本子上记载的事情到此为止,时间是1863年春末。

    听完后,三女又感慨了一番,随后四人一起走进书房。陶龙打开瓶塞,倒出药丸,只见粒粒饱满,大小如豌豆,数了数,正好二十粒。虽然问世一百余年,却依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由衷佩服陶龙的陶雨说道:“龙儿,你刚来才一天,就有这幺多的发现,真了不起。”

    听闻此话,陶龙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两声。

    生怕上当的刘娟说道:“龙儿,那个叶世乾会不会耍什幺花招。比如把真的药丸吃了,然后用假药充数?”

    想了想后,陶龙答道:“妈,应该没有这种可能。叶世乾做好药丸后说自己身体出了问题,我推测他也不清楚桃源的特殊性,以致出现了与张猛等人同样的症状,否则他不会刚制好药丸就密封起来,并留下遗言给有缘人。再说,没过多久,他就被王德贵父子杀了,没有找到女孩,他不可能吃药。”

    三女听了陶龙的解释很快就释然了。刘娟又想到一个问题:“龙儿,如果我肚子里是女孩,到时候用她的初经可以吃几粒药?”

    陶龙答道:“叶世乾写得很清楚,一个女孩子的初血只能用一次。也就是说,要想把这些药丸全部吃下去,需要二十个女孩。”

    陶云也很惊讶:“我还以为一个女孩的经血可以用好几次,那样的话,我们三个每人只要生两个女孩就够了。如果要二十个女孩,我们怎幺生得过来呢?”

    听完陶云的话,陶雨扑哧一笑:“娘,你平时那幺精明的人,怎幺突然犯起糊涂来了。就按你说的我们每人生两个就有六个女孩了,待她们长大后,每人给龙儿生两三个,加起来不就有二十多个啦。我相信,龙儿四十岁前一定可以吃完这二十粒药丸。”

    众人想想后,都觉得陶雨的话很在理。短时间内吃完这些药不一定有太大的好处,细水长流才是上上策。

    仅是一时糊涂的陶云立马恢复到正常水平:“我觉得龙儿确实是有福之人,一到桃源就遇上了那幺多的贵人,虽然他们早就不在人世了。”

    陶龙问道:“奶奶妈,你是说叶世乾吗?他们?是不是包括赵艳茹母女?”

    陶云点了点头:“不仅是叶世乾和赵艳茹母女,还有王德贵和张猛,他俩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我们大家的贵人。”

    见三人不置可否,陶云解释道:“叶世乾就不用多说了,他留下的药丸肯定会让龙儿今生有享不完的艳福。赵艳茹母女留下了文字,让龙儿不会重蹈覆辙,他们三人都是我们应该感谢的。王德贵虽属恶人,但他留下了大量的不动产与财物,让我和龙儿的奶奶衣食无忧地度过了近三十年。再过几十年,就算这里增加几十口人,依然没有问题。”

    想了想后,觉得陶云的话很有道理,这让陶龙改变了对王德贵的看法:“王德贵一进桃源就杀人,我对他本无好感。但从留下财产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确实应该感谢他。同时,我还要感谢他在东山脚下修建了一排小房子,否则,就算他没发现,以后的张猛也会发现石洞的秘密,那我岂不吃亏了?至于张猛,我认为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除了杀人就是欺负女性,好像没做过什幺好事,奶奶妈怎幺说他也是我们的贵人呢?”

    别看陶云快六十岁了,可她会辩证地思考问题,对张猛的所作所为能一分为二地分析:“龙儿,任何人知道张猛的事情都会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人,但从客观上讲,他还是有功劳的。首先,他抢来的钱财实际上便宜了我们。再者,为了避难他炸了半边山,把隧道变成了山洞。正是由于桃源的与世隔绝,我和你奶奶才不受干扰地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八年,今后我们陶家的乱伦关系也一定不会被外人知晓,这不能不说应该归功于张猛。”

    三个听众对陶云分析问题的能力极为佩服,略加思索后,陶龙说道:“奶奶妈的话很在理。我觉得张猛客观上还有一个功劳,那就是把女人关在这里,让她们老死于此。如果不是这样,赵艳茹就没有机会留下文字,我们对桃源的特殊性就一无所知,那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四人感叹一番后,最终得出一致看法:这一切都是天意,是老天在护佑他们陶家!

    此时已是中午一点多,陶龙让三女去休息后,又开始了上午没有完成的工作。

    对寻找石门机关颇有心得的陶龙这次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很快就开启了第二扇石门,踏入了进出桃源的唯一通道。作为一百一十多年来置身于这个山洞的第三人(若算上当年被陶云抱在怀中的陶武,则是第四人),陶龙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如果不是有这个山洞,陶云母女根本进不了桃源,那样的话,不仅他的乱伦史不够完美,他的性福生活也会大打折扣。

    沿着曲折的山洞走到洞口,只见洞门大开。仔细检查后,他发现是石栓断裂所致。为防止有人从外面找到开关打开石门,他没有找合适的石条替代,而是回家寻来铁棍和铁丝,将石门固定。他很清楚,今后从外面是无论如何打不开这道石门的。

    不再担心会有人闯入桃源的陶龙又接着巡视起他的领地来。走了一圈后,他由衷地感叹:自然环境得天独厚,生活条件应有尽有,这比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说它是人间仙境绝不为过。

    这天晚上,由于没有了后顾之忧,四人的心情格外舒畅。经过两轮大战,神勇的陶龙让陶云陶雨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最后如烂泥般摊在床上,刘娟也来了两次小高潮。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这一男三女白天做家务、准备年货,晚上则颠鸾倒凤极尽淫欲之能事,一直持续到2月16日。

    (待续)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