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5)

小说:地心 作者:浮沉大仙
    地心第五章2019-7-9这一夜,地牢里的五人都没有睡好,压抑的氛围,陌生的环境,一切都让张誉谦有些焦躁。

    柳烟如也没有休息好,因为在昨晚她接到了一个电话,上头新派来了一个搭档,而这个人实在是让她提不起好感。

    窗户那头突然传来“吱呀”

    一声,躺在床上的柳烟如警觉地睁开眼睛,她正准备抬头检查,却感到背后穿来一股莫名的压力。

    “嘭!”

    柳烟如左手奋力往后一甩,正好被一只打手紧紧握住,与此同时,一个男人已经躺在她的身后。

    “小美人,这么着急投怀送抱啊?”

    男人的语气十分轻佻,他探过鼻子在柳烟如身上勐吸一口,露出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

    柳烟如挣开手,反手就是一拳,可是那个男人反应很快,一下就滚下了床,柳烟如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床板上。

    “几个月不见,你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躁,你可得好好和九娘学学。”

    男人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柳烟如脸若冰霜,美目怒睁,像是要把眼前这个男人活吞下去。

    “你啊你,怎么总是一副别人欠你钱的样子,女人要淑女一点,不要总是动手动脚。”

    男人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上看似苦口婆心地规劝,两眼却在柳烟如的身上来回打量。

    柳烟如此刻正穿着睡衣,大量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在加之劲爆的身材,简直可以说是天上仙子落凡尘,也给男人饱了眼福。

    “你还是这么没有礼貌。”

    柳烟如从衣柜中翻出一块薄毯,遮盖住自己的身体。

    “哎!我还没看够呢。”

    男人说道。

    柳烟如没有机会男人的调戏,背对着他坐在床沿,问道:“说吧,女王派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接管大局咯。”

    男人答道。

    “接管大局?就凭你?”

    柳烟如回过头,一脸的不相信。

    男人摊摊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几个月在外,有所不知啊?女王已经开始让我管理下头的生意了,虽然你跟着女王的时间比我长,但女王貌似更相信我的能力。而且,女王终究是女人,女人总归是需要男人的。”

    说到最后,男人竟控制不住大笑起来。

    柳烟如一脸鄙夷地看着男人,“我真该把你这幅嘴脸拍下来,让女王好好看看你是如何觊觎她!”

    “天真。”

    男人收住了情绪,“你以为女王不知道我觊觎她吗?换句话说,谁不觊觎女王?”

    男人不理会柳烟如越来越凛冽的目光,继续说道:“我仅仅跟随女王两年,就已经享有比你还高的地位,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很多事,终归是要我们男人来做的。”

    “柳烟如,我知道你敬重女王,但你也要认清事实,女王不是无所不能的。”

    “你反感我也无所谓,等我成了女王的入幕之宾,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男人看向柳烟如的目光变得更加放肆,像是柳烟如此刻衣不遮体地站在他面前一样。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出去。”

    柳烟如冰冷冷地说道。

    “好好好,我出去。别忘了,现在这里由我全权接管了。”

    男人走了出去,走之前还不忘给柳烟如一个微笑,可那个微笑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男人走后,柳烟如紧绷的身子终于垮了下来,她的脸也变得疲劳许多,她无法理解女王为什么会这么信任这个男人。

    他叫王亮,在两年前他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街头小混混,看守所的常客。

    某一天突然被女王派人请到了组织里,开始进入组织的生意场,并在两年时间内一路蹿升,是女王身旁的红人,但是组织内上上下下都对他颇有微词。

    女王为什么如此看中王亮?柳烟如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论武力,他只有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论头脑,他经营的生意并没有起色;论人脉,他只是个小混混出身。

    如果真要找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可能就是他超强的性能力了,几乎夜夜笙歌,晚晚做新郎。

    王亮坐在大厅首座,吩咐看守押来了周襄和桑嘎,又叫来了王春九和柳烟如。

    清退了所有下人,屋内就只剩五人,王亮这才开口:“下面的话可是很重要的,你们可要挺好了。”

    王亮先是看向了桑嘎,“桑嘎,还记得十八年前的科考队吗?”

    这一问像是一道惊雷在桑嘎心头炸开!离开顺安十多年,他从不敢回想当年的大山里发生的事,也不愿向别人提起这段往事,他离开顺安就是想忘掉当年的噩梦。

    “什么科考队?我不知道!”

    桑嘎大声嚷嚷,可是他突然惊慌的表情显然无法掩盖事实。

    王亮笑了笑,又把目光对向周襄,“周教授,你不是在研究史前文明么?现在给你个机会。”

    “史前文明?”

    不光是周襄,连一旁的柳烟如和王春九都来了兴致。

    “女王私下派人多方打听,终于查到上世纪政府曾派人在顺安寻找史前文明遗迹,而这位桑嘎就是当年的向导。”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桑嘎。

    “那结果如何?找到遗迹了吗?”

    作为专业人员,周襄比所有人都迫切。

    “嘿嘿,如果女王的消息无误,当年的科考队全军覆没了,就这个向导跑了出来。”

    王亮说道。

    “全军覆没?这是怎么回事?”

    。

    周襄问道。

    “什么史前文明,分明是怪物!怪物!会吃人的怪物!”

    桑嘎咆哮着,他的眼里印着“恐惧”

    二字。

    “又和怪物有什么关系?”

    周襄听得云里雾里。

    “女王下了命令,要我们去那里查个究竟,而这个桑嘎就是唯一还知道科考队丧生地点的人,也应该是唯一知道遗迹位置的人。”

    王亮继续说着。

    “故事倒是吸引人,可女王为什么要找那个什么史前文明呢?我们也不是干这一行的。”

    王春九提出了新的疑问。

    王亮打了个哈欠,说道:“女王的生意越来越大,处境也越来越危险,如果能找到全世界都梦寐以求的史前文明,岂不是能借此机会彻底洗白?你们呀,还不是没学会揣度领导的心思。”

    “什么时候出发?”

    柳烟如问道王亮坐正身子,严肃地说道:“越快越好,最好现在。”

    一听到要重回顺安大山,桑嘎突然开始反抗,嚷嚷道:“我不去!我不去!”

    王亮二话不说,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桑嘎的脑门。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桑嘎这才“冷静下来”。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手下人多抓了几个人,怎么安排?”

    王春九扭着腰走到王亮身后,一边捏着肩膀一边问道。

    “哦?直接处理了不行吗?”

    王亮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不行!”

    柳烟如马上高声反对,“女王早就说了不能滥杀无辜!”

    “是啊是啊,而且还有个小鲜肉呢,人家还想尝一尝。”

    说到这,王春九瞥向柳烟如,给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显然心里还记得昨晚的事。

    “哦?还看上人家小鲜肉,我的本钱还不够满足你这个小骚货的么?”

    说着说着,王亮的手就摸上了王春九的屁股。

    柳烟如对这两人当众调情已经见怪不怪了,痴迷性事的王春九怎么可能不勾搭上性能力一流的王亮?不过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模样还是让人看着不舒服。

    “哎呀~你还吃个小屁孩的醋呢?人家就是想尝个鲜嘛,比起来肯定是亮哥你更好啦。”

    王春九靠在王亮的身上,胸前那对豪乳压着王亮的肩上,挤出深深的乳沟,她的手指也点在王亮的大腿上,来回划动着。

    这么一副放荡的样子让王亮如何吃得消?他也不管边上还有人,竟然当众伸过嘴去亲吻王春九的脖子,亲得王春九低吟连连。

    “够了!”

    柳烟如大喝一声,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缠绵的两人这分开。

    王亮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既然如此,那就留下吧,不过女王没有额外派人,只能调用村子里的人,我可不能留下人来看押他们。”

    “那就把他们带上吧。”

    王春九的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那就这么定了,赶紧准备一下,马上就出发。”

    柳烟如不想多待,转身走进里屋。

    命令很快就传达到每一个人耳中,所有人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这一次耗时耗力的任务,当然,除了在地宫尚还一无所知的几人。

    所有必需的行李已经装上车,二十个马仔已经准备就绪,张誉谦等六人也被押送上车。

    王亮一声令下,车队驶上了前往目的地的道路,为了隐藏身份,大家只能一路开车前往。

    车队驶离华亭市,横穿赣鄱省、湖湘省,终于在一天一夜好进入云贵省顺安市。

    相比于十八年前,顺安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发展。

    当初桑嘎离开顺安时,还是个人口不到三十万的小城市,如今再回故地,已经是个人口过百万,高楼林立的中等城市,桑嘎不禁感慨沧海桑田。

    沿着桑嘎所指的路,车队又一路辗转驶进了西南郊的大山深处,翻过几座大山,就连山路也找不到一条了,一行人只好改用走路。

    “不是吧?车里待了一天一夜,现在又要爬山,到底要干嘛啊?”

    侯冬冬走下车,只感到天旋地转,在狭小的车厢内待这么久总会出现不良反应,要不是张誉谦搀扶着,他估计站都站不住。

    “这是哪啊?”

    张誉谦望了望四周,皆是高山密林。

    “这是我老家,云贵顺安。”

    桑嘎说道。

    “云贵省?!”

    不只是张誉谦,侯冬冬和黄毛也忍不住发出惊呼,这里和江浙中间隔了两个省呢,大老远跑来这个深山老林做什么?车队前头的王亮招了招手,马仔们意会,把桑嘎带到了王亮身前。

    桑嘎挣开马仔们的手,他盯着王亮的眼睛,语气低沉,“当年政府派的科考队都全军覆没,你们这一帮臭鱼烂虾又有什么用?”

    臭鱼烂虾?对于桑嘎的评价王亮没有生气,和政府的人比自己这帮手下确实算是臭鱼烂虾。

    王亮呵呵一笑,说道:“科考队全军覆没的真正原因只有你知道,你说怪物?那怎么怪物能杀光科考队而唯独你逃了出来?”

    王亮咧着嘴,露出阴阴的微笑,看的桑嘎十分不舒服。

    桑嘎知道这个男人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就像十八年前那个男人一样,今天同样和十八年前一样,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指明方向后,你们得放了我。”

    桑嘎讨价还价道。

    王亮摇了摇手指,“这可由不得你,这里只有你熟悉大山,放你走了,我们怎么回来?”

    桑嘎阴沉下脸,不过他很快又想起了什么,“知道路的不止我一个,有一个村子的居民也知道,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们!”

    “你是说西平寨吗?这个寨子很多年前就被发现村民全体失踪了。”

    王亮抽出一支香烟,不顾身边还有两位女士,点燃了香烟,他勐吸了一口,然后全部吐在桑嘎的脸上。

    桑嘎显然很不习惯烟味,呛得咳嗽起来。

    “当年在网上沸沸扬扬呢,你居然不知道,看来你不会网上冲浪啊。”

    。

    王亮只吸了几口就丢掉了烟,用脚踩灭。

    对于王亮的话,桑嘎并不相信,就像王亮和当年的张队长都不相信他的话一样。

    “你不信么?”

    王亮看出了桑嘎的心思,他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把玩着,“可是你不信有什么用呢?”

    王亮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桑嘎也知道,对于一个持有枪械的非法组织来说,杀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一刻,他放下了心中的抗争。

    “我给你们领路,但是你们得保证我的安全。”

    桑嘎松了口。

    王亮哈哈大笑,伸手在桑嘎的肩膀上拍了拍:“放心,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

    王亮大手一挥,马仔们就开始卸下行李,除了帐篷衣物工具食物等必需品外,还有几个木箱子,王亮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里面躺着几把几乎崭新的冲锋枪。

    这一幕何其熟悉?当年科考队有士兵保护尚且遇难,何况一帮黑社会混混?

    桑嘎能寄希望于十八年过去,那只畜生已经死了吧。

    数了数,马仔们的人数足有二十人,所以大大小小的行李都由马仔们背着,张誉谦一行倒乐得清闲,不过为了防止他们逃走,几人的手腕都被绑在了一条长绳上,走仔队伍的前段。

    柳烟如和王春九正好走在张誉谦前头,为了这次也在行动,二人也早已换了一身装扮。

    柳烟如上身是白色运动外套,下身是黑色贴身运动长裤,虽然没有露出一寸肌肤,但是贴身的服装将她曼妙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

    王春九的风格则是完全相反,她的吊带背心完全遮挡不住她那对柚子般大小的爆乳,几乎半个乳房白花花的乳肉暴露在外,在背心的束缚下挤出深深的沟壑。

    她也不担心蚊虫叮咬,穿着极其短的牛仔短裤,露出整条丰盈白皙的大腿。

    二人的性感各有千秋,唯一相同的是,身后的男人们的目光有意无意地都会瞟到二人身上,一瞬间流露出贪婪的样子。

    此时此刻的张誉谦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痛并快乐着,他跟在二人身后,能最近距离欣赏到他们美妙的身体,可是如此诱惑的场景入眼,总会有些生理反应,为了不当众出丑,张誉谦不得不频繁地摆动下体,以免太过显眼。

    云贵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因为这里峰峦迭嶂,交通不便,而在一行人眼前的正是一座座大山和未曾开发的原始森林。

    参天大树枝叶茂密,遮挡了半个天空,光线只能从枝叶间的缝隙穿过。

    地上杂草丛生,有的灌木生长得比人还要高,因为人迹罕至,也没有开出小道,只能由两个马仔在前头开路。

    因为山林中阴凉潮湿,地上长满了青苔,就算大家都穿着防滑的登山靴,稍不注意也会失去重心,而王春九显然没什么野外经验,尽管她足够小心翼翼,但也免不了脚底打滑,而她这一滑就带动胸部荡漾起来,夸张的乳摇看的男人们直发愣。

    “难道就没有一条好路吗?干嘛走这个破地方?”

    荒草灌木茂密,难免会刮到人身上,侯冬冬就饱受这种肌肤之哭,一个娇生惯养的富二代哪里忍受得住,还没走出几里路就开始大声抱怨起来。

    一只手狠狠地拍在侯冬冬的后脑勺上,回头一看,原来是个马仔,他指着侯冬冬警告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去你妈的!”

    侯冬冬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一抬脚冲着马仔的肚子就是一脚,马仔没有防备,直接被踹倒在灌木丛里。

    别的马仔没有上来帮忙,反而被这滑稽的场面逗得哄笑起来。

    被踹倒的马仔挂不下面子,爬起来就准备好好教训侯冬冬一顿。

    “你们做什么!”

    柳烟如一声娇喝止住了马仔的拳头,也止住了其他人的哄笑。

    那个马仔虽然一脸不如意,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回到队伍中。

    “喂!领头的,不能找一条好路吗?”

    侯冬冬继续问道。

    柳烟如没有理会侯冬冬,回身继续向前走。

    “侯少,这可不是在婺州,您脾气还是得收着点。”

    黄毛走到侯冬冬身后,低声劝道。

    侯冬冬也知道自己自讨没趣,撇了撇嘴,只好继续跟着。

    张誉谦倒是十分喜爱这里的自然环境,因为远离城市,使得这里有非常多的飞禽走兽,这是在高度发展的江浙省所看不到的。

    因为无人捕猎,这里的动物也不会躲着人,甚至还会主动靠近,这让张誉谦也感到十分神奇。

    一行人跋山涉水,在桑嘎的指引下,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大山,直到日薄西山,已经精疲力尽的众人才在一处瀑布旁的岩洞里安营扎寨。

    瀑布下头积起了一水塘,清澈见底,除了两个准备晚饭的人之外,其他的马仔不顾还有女士在场,都纷纷脱下衣裤跳进水中,想冲洗掉一天的疲劳。

    张誉谦等五人手上的绳子也被解开,深山老林里也没地跑,只是苦了近七十岁的周教授,虽然考古工作也免不了体力劳动,但是一天的长途跋涉也让他体力不支了,靠着黄毛和东甘丹搀扶才勉强走到这里。

    不一会儿,一股浓郁的香味四散开来,今天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除了事先准备的行军口粮外,还烤了从水塘里捞上来的鱼鲜,香味引得在水塘里洗澡的人们纷纷跑了回来。

    虽然晚餐烧制得十分简单,除了盐之外也没有别的佐料,可是饥肠辘辘的人们吃在嘴里好似山珍海味,让人忍不住大快朵颐。

    王亮早早地吃完饭,招呼身旁一高一矮两个马仔:“我去洗个澡,你们俩过来给我守着。”

    那一高一矮两个马仔还没吃完饭,可是王亮发话又不好拒绝,只好跟上去。

    “吃完了就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

    王亮走后,柳烟如也拿着一块毛巾离开了岩洞。

    “小白脸,我先睡了啊,今天太累了。”

    侯冬冬和张誉谦打了招呼就钻进了帐篷。

    “行,我去洗个澡。”

    虽然云贵四季如春,天气不像江浙那般炎热,但是张誉谦走了一天路也是大汗淋漓,再累也得洗掉一身臭汗再睡。

    作为一个南方人,张誉谦不习惯像北方澡堂一样一群人光着膀子洗澡,幸好水塘的下游被乱石分成了一个个小池子,岸边浓密的水草也能稍作遮挡,张誉谦随便挑了一个小池子游了进去。

    正当张誉谦靠在石头上,享受着流水带来的清凉时,背后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亮哥,力道还可以吧?”

    听起来是王亮和那一高一矮两个马仔。

    “你们两个不愧是按摩的出身。”

    王亮赞许道。

    “哟!躲在这享受呢。”

    又一个声音传来,娇媚而放荡,一听就知道是王春九。

    两个马仔发出一阵惊呼!张誉谦不知道那头发生了什么,顺着石缝看去,而看见眼前的场景他也忍不住瞪大眼睛!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