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梦】(3)

小说:明星梦 作者:里番市场
    作者:里番市场2019-7-9字数:9157下一场的拍摄很快准备完毕。黑泽结衣扮演的亚瑟王,正如同动画中那样,换了一身雪白的婚纱,双手被绑在墙上,人弓在那里,双腿分开呈三角状,婚纱被掀起道腰部,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

    一旁,她的母亲,黑泽太太,则是穿戴整齐的骑士服,捧着圣经,麻子脸的天少恶趣味的让黑泽太太念着旁白,亲眼看着自己破了她女儿的处。

    入戏的黑泽太太,用一种哀怨而又欲求不满的语气念道。

    “与魔王的最后一战,我们战败了。”

    “伟大的亚瑟王,与我们十二骑士都被魔王给俘虏了。”

    “魔王大人,我们的主人,用他那充满魔力的长枪,一个个刺穿了我们。强奸了我们。”

    “这根充满魔力的魔电龙枪,他粗壮无比,上面布满了粗糙的疙瘩,任何处女在魔电龙枪面前都不堪一击,即使有处女膜的守护,也是一捅就破,只要被他插进去,在他的强力的奸淫下,都会很快地达到高潮,然后向妓女一样的向他求欢。”

    “姐妹们,一个个地奋力反抗,又一个个的屈服了,那种渗入骨髓般蚀骨销魂的美妙滋味,我们根本无力反抗。”

    “如今,在主人伟大的阳具下,十二骑士已经完全陷落了,现在轮到亚瑟王。”

    “被圣杯祝福过,抵抗到最后的亚瑟,对魔王来说是最完美的猎物,也是最棒的新娘,魔王大人要在地狱举行最盛大的派对,迎娶亚瑟王。在地狱的婚礼上征服她,奸淫她。

    对亚瑟来说这是最差的结局,也是最好的结局。“随着黑泽太太的念白,扮演魔王的天少,走了出来。手里牵着绳子,绳子另一头,正是以惠子为首的其他十一位骑士。只是这时,原本高傲的姬骑士们,都屁股一扭一扭的爬着,作为被魔王驯服的母狗,浑身赤裸不说,她们的屁股中都插着一个狗尾巴状的按摩棒。再看黑泽太太,虽然上半身是穿着骑士的制服,其实下半身也是什么也没穿,只是跟其他骑士一样,塞了一根狗尾巴。

    “哈哈,没想到伟大的亚瑟王也会有今天,你的手下已经沦陷,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嘛?”天少用那张麻子脸念着台词说道。

    “魔鬼,你休想让我屈服!”黑泽结衣一脸正气的骂道。

    “臭婊子,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早已饥渴难耐的天少,胡乱念着瞎改的台词,提枪就上,反正导演也不敢拦着他。

    黑泽太太见女儿要被破处了,连忙继续念起了旁白。

    “主人的肉棒,一点一点地被结衣的阴道吞没,狭小的花径被强行撑开到了最大,脆弱的处女膜无力地抵挡着邪恶的侵入、变形着、扩张着,努力地用最后的一点弹性,维持着最后的一点贞洁。”大概是看见自己女儿被破处,紧张的黑泽太太念错了一点台词,把亚瑟王直接喊成了女儿的名字,不过这时已经无人注意了。

    随着黑泽太太的念白,天少顺利的进入了黑泽太太女儿的体内,兴奋的前后运动起来。

    黑泽结衣发出一声轻微的痛呼,虽然这不是她的第一次了,但昨天才被蹂躏的小穴依然紧致,被龙少这么毫无前戏的强插进来,不免痛的叫了出来。

    本以进入黑泽结衣体内的天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想象之中的那层阻隔没有到来,拔出肉棒一看,果然没见到血丝,不由怒向胆边生,啪的一巴掌向黑泽结衣打去。

    “贱人,你他妈的处女膜去哪里了?”

    被打蒙的黑泽结衣,老实的回答到“啊,不是你们说不能用处女拍戏,被总监先生帮忙,取走了我的处女啊。”

    “草,那只死肥猪,老子看上的女人也敢上,老子要把他沉到东京湾里去。”

    天少那个气啊。

    “什么,你们剧组居然潜规则了我女儿,我要去告你们!”黑泽太太也突然清醒过来,破口大骂。

    眼看场面一团混乱,我连忙越过那没存在感的导演,喊到“卡、暂停。”

    然后,我先跑到天少耳边,嘀咕了两句,然后又来到黑泽太太身边。

    此时的黑泽太太已经处于半清醒状态,正拖着女儿,试图逃离片场。

    “黑泽太太,请冷静。让我们继续拍片好吗?”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女儿都被你们骗的被潜规则了,你还让我冷静。”

    “就是这时候才更要冷静嘛。黑泽太太,你想想,你女儿本来就是要在拍戏中失去处女的,现在只是被那个无良的总监提前夺取了红丸。本质其实黑泽小姐没有什么损失,她的处女本来就要失去的嘛。”

    在我强行的狡辩与暗示下,黑泽太太稍微平静了一点。“嗯,是的,结衣本来就要失去处女的,这只是小事。”

    “是啊,妈。不过是提前失去了处女,问题不大,我们先拍戏。”黑泽结衣也帮忙劝到。

    “不对,结衣处女都没了,怎么还能拍失去处女的戏?”黑泽太太找到了我话语中的一个漏洞说到。

    “这很简单,女人又不是只有前面一个处女,黑泽小姐的屁眼那里现在应该也是处女。”

    “啊,原来如此,是我失态了。”黑泽太太鞠了一躬,道歉道。

    “可以理解,这是一个做母亲应该做的,对于公司出了这么一个败类,我们也很愤怒,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

    “那我就再相信你们一会,请狠狠的处罚那个夺去我女儿处女的混蛋。”

    “啊,屁、屁眼那里也要被插啊。”黑泽结衣听了我俩的话,怕疼的她摸着屁股,扭扭捏捏的问道。

    “为了拍戏,还请黑泽小姐克服一下困难吧。”

    “好、好吧。”

    第二场戏继续开拍“哈哈,没想到伟大的亚瑟王也会有今天,你的手下已经沦陷,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嘛?”天少用那张麻子脸念着台词又说道。

    “魔鬼,你休想让我屈服!”黑泽结衣继续用一脸的正气的回骂道。

    “臭婊子,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魔王说着用他的魔电龙枪插进了亚瑟的体内。

    “什么,你居然不是处女了,亏你还是号称骑士中的骑士,居然连个处女都不是,你简直比最下贱的妓女都不如。”发现亚瑟王不是处女的魔王喊道。

    这时,作为旁白的黑泽太太念着修改的台词说道:“为了对抗魔王的魔电龙枪,伟大的亚瑟王不惜牺牲自己骑士的荣誉,亲自用湖中剑的剑柄,提前给自己破了处。”

    “呵呵,没想到吧,魔王,我自己先破了我自己,这样你的魔电龙枪就对我无效了。我是不会屈服于你的。”扮作亚瑟王的黑泽结衣,一脸得意的笑道。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嘛,你太小看我的魔王之力了!”天少摆了一个夸张的姿势说道。

    。

    旁白的黑泽太太马上跟上说道:“魔王虽然无法夺走亚瑟王前面的处女,但是亚瑟王没想到的是,魔王盯上了自己屁眼的处女。”

    “你要干什么,不要,那里是拉屎的地方啊!”黑泽结衣略显浮夸的慌张喊道。

    “哈哈,没想到吧,我的魔电龙枪威力无穷,就算只有是屁穴的处女,一样能征服你!”天少甩着那张麻子脸,用一种更浮夸的语气喊到。

    “卡,停”导演连忙喊停,然后对着身后喊道,“赶快给女主去灌肠。”

    接着两名工作人员抱着两支胳膊粗细的针管跑了过来。

    天少看着眉头一皱,喊道:“停,你们就用这个灌肠的?”

    “是啊,天少,我们拍片就是用这种甘油来灌肠的。要是天少心疼,我让人少灌点。”导演赔笑道。

    “少个屁,这婊子居然敢把自己处女给弄丢了,两管太便宜她了,给我再加两管,还有给我加威士忌和春药。”

    “四、四管,会死人的啊,天少。”导演吓了一跳。

    “他妈的,听你的,听我的。”天少一巴掌扇了过去,然后说道:“还有,让那婊子的老妈还有同学亲自给她灌肠。”

    不一会,在自己母亲黑泽太太还有同伴惠子的照顾下,被打了四管针筒的水,还是掺了烈酒的黑泽结衣,跪趴在地上。一边是大量的灌肠液挤满了肚子,涨的她像个三个月的孕妇;一边是酒精和春药的刺激,整个脑子晕晕乎乎,人完全没有力气站了起来,只能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也完全没法念台词了。

    但反正天少也不需要她念什么台词,这种狗爬式正好合适,也不等黑泽太太念帮白了,等最后一针打完,直接提枪上马。而被酒精和春药刺激的神志不清的黑泽结衣也十分配合的浪叫起来。

    等天少在黑泽结衣身上发泄完,导演则草草的手工,反正这是陪这位太子玩女人,人家要的是这种拍戏的气氛,男人吗,大家都懂。至于回头天少怎么处理那个夺了黑泽结衣处女的总监,那就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我走到休息的天少的身边,问候道。

    “啊,天少,怎么样,这次的这对黑泽母女花,天少可还满意?”

    “不错,那老娘们虽然半老徐娘,可风情犹存,奶子比那小的还大,够骚。

    那小婊子,就不用说了,那菊花差点把老子的鸡巴给夹断了,爽!”天少刚刚玩过,心气显然很好。

    “可惜啊,要是黑泽结衣那小婊子的处女还在,天少肯定能更尽兴。”我装作惋惜的样子,提了壶凉水给天少倒水。

    “他妈的,你不提,老子都差点忘记了,老子回头就派人沉了那死肥猪。”

    我则是心中冷笑,那个死肥猪总监,总是卡着我上升的路径,这次天少看中了黑泽结衣,我是特地没告诉他这是天少看中的女人。果不其然,色胆包天的他果然又一次将潜规则的手伸向了黑泽结衣,殊不知这是我为他准备好的陷阱。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

    至于被玷污的黑泽母女,又关我什么事呢,哈哈哈哈。

    这时天少又开口道:“小李,想个办法,帮我收了这对母女,回头我让你做总监。”

    “放心吧,天少,交给我吧。”

    我来到黑泽母女身边。刚刚经历大战的黑泽结衣,弱小的身板实在受不住了。

    此时的她,正有气无力的躺在自己母亲的怀里。

    “啊呀,黑泽小姐没事吧?”我关心的问道。

    “啊,我没事,星探先生我演的好吗?”一心想着演戏的黑泽结衣勉强的坐了起来,开口就是问自己演戏的情况。

    “虽然有些稚嫩,但作为一个新人来说,相当不错了。”我随口赞到,心想“呵呵,拍个av罢了,只要波大,臀翘谁上不都一样。”

    “啊,对了,这是我帮你们母女要来的下一部戏的合约,你们看看。”不等二女开口,我从怀中掏出一份合同来,对二女说道。

    “下一部戏,我这是被认可了嘛?”黑泽结衣开心的问道。

    “是啊,黑泽小姐,大家都说你很有潜力啊,来先看看合约吧。”

    “嗯,咦?还有母亲的戏份啊,演的是一对性奴的母女,这,好羞耻哦。”

    “黑泽小姐是不愿意接下这部戏?”

    “啊,不是,我只是个新人,哪有资格挑戏呢,星探先生能帮我搞到第二份合约,我已经很高兴,怎么能拒绝呢。”

    “说的好,我想黑泽太太应该也十分的支持你女儿吧,一定也会来出演的吧。”

    “嗯,当然。”

    “那太好了,对了,为了第二部戏,我特地给二位安排了一次生活体验。”

    “什么是生活体验啊?”

    “就是像角色一样的生活。”

    “啊,那不是要去当一个奴隶了?”

    “黑泽小姐,为了演戏,请忍耐一下吧。”

    “好、好吧。”

    后记今天是黑泽结衣av专辑发行后的一个礼拜。作为素人的她,新的作品大受欢迎,为此公司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个采访录,作为影片的特典,好再圈一波钱。

    按照要求,黑泽结衣穿着一套美少女战士的水手服,来到演播室。刚一进来,我就听到摄影师喘起了粗气。

    只见黑泽结衣那身水手服是天少为她特意定制的。一条蓝色的齐逼小短裙,短的只能遮住半个屁股,把那初经人事的蜜桃遁半遮半掩的露了出来,眼尖的我还在她的裙子上看到了一根电线,不用说,那对上阴蒂肯定被贴了遥控的跳蛋。

    不得不说,龙傲天那麻子脸的王八蛋,别的本事没有,玩女人的本事还真是一绝,看的我也有点硬了。

    再看上身,特意选了小了一号的上衣,那对丰满的大胸就这么完全被束缚着了,衣服被整个给撑开了,甚至乳房上最宝贵的那两颗宝石也被勒的清晰可见。

    整个人的气质只能用色情来形容。

    我:“欢迎、欢迎,鄙人是公司的总监,很荣幸今天请到黑泽小姐来做采访,黑泽小姐上一部影片可是卖的非常好。”

    黑泽:“啊,经济人先生已经做总监啦,真是恭喜了啊。”

    我:“是啊,那也是托了黑泽小姐的福,要不是前任总监色欲昏心,去强暴黑泽小姐,天少也不会大动肝火,派人废了他。”

    黑泽:“啊,太好了,被那个肥猪一样的总监要了我宝贵的处女,让我晚上一直做噩梦呢。”

    我:“啊,没想到那次事情对黑泽小姐影响这么深,鄙人代表公司真诚的向黑泽小姐道歉。给您添麻烦了。”说着我站了起来,认真的向黑泽结衣鞠了个躬。

    黑泽:“啊,没有关系,总监先生,毕竟这都过去了。”

    我:“实在是非常抱歉,不过能得到黑泽小姐的原谅,鄙人还是非常荣幸的,黑泽小姐真像扮演的骑士王那样高洁呢!”

    黑泽:“讨厌啦,人家哪有演的那么好,不过这段对话放出去会不会对公司不利啊?”

    我:“请放心,公司是会做一定程度的后期剪切的。”

    黑泽:“哦哦,原谅如此。”

    我:“那么我们现在正式开始采访?”

    黑泽:“嗯嗯。”

    我:“首先,是观众来信,嗯,第一个问题,请问黑泽小姐的三围是多少?”

    黑泽:“啊呀,好讨厌,怎么第一个问题就这么羞羞啊。”黑泽结衣有些脸红。

    我:“毕竟看片都是男人嘛,话说其实我也很感兴趣。”

    黑泽:“嗯,人家的三围是34c:24:36。”

    我:“哦,原来黑泽小姐的胸是34c啊,我一直以为是36d呢。看着很大啊。”

    。

    黑泽结衣挺了挺胸,有些自豪的说“那是因为人家的胸型比较好,很挺翘啦。”

    我:“嗦嘎,那么第二个问题,请问黑泽小姐身高体重是多少?”

    黑泽:“啊,体重是女人的秘密啦,这个能不说嘛?”

    我:“黑泽小姐身材这么好,也不愿说自己的体重嘛?”

    黑泽:“嗯嗯,毕竟脂肪是女人的天敌啊。”

    我:“有道理,那第二问题我们先略过,第三个问题,哦,看来这是你的粉丝啊。”

    我:“『黑泽小姐我是你的粉丝,黑泽小姐我演的亚瑟王非常的色情,我撸了好久啊,请问你以后还会继续拍片嘛?』”

    黑泽:“哇,这是我听到最好的嘉奖呢,是的,人家的梦想是当一个电影明星,所以我会一直努力的拍片的。”

    我:“哪怕是拍av嘛?”

    黑泽:“是的,就算是av,我也会认认真真的拍好。”

    我:“可是,虽然日本社会比较开放,但毕竟大多数人对av女星还是带着有色眼镜啊。”

    黑泽:“是的,很多人确实对拍过av的女性有歧视,但我要说,现代女性应该是独立、自主的,男女应该是平等的,拍av能完美的展现女性的身材,并让女人能自食其力,还为男人解决了性饥渴。我们不应该鄙视拍av女性。应该鼓励更多漂亮的女孩去拍av。”

    我:“想不到黑泽小姐还是个女权主义者啊。”

    黑泽:“没有啦,人家其实挺保守的。”

    我:“那么第四个问题,请问黑泽小姐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黑泽:“人家最近再为新的影片排练啦。”

    我:“哦,新的影片啊,可以透露一些嘛。”

    黑泽:“咦,总监先生,这影片合约就是你给我的啊,你不是都知道嘛?”

    我:“我这是替观众问的。就当是做个下集预告。”

    黑泽:“哦哦,我将在下一集里扮演一对奴隶母女的女儿。”

    我:“一对奴隶的母女啊,听着就很让人兴奋,请问母亲扮演人是黑泽太太嘛?”

    黑泽:“是的,我将和母亲继续一同出演。”

    我:“那可真的非常nice了,黑泽太太的人气也很高啊。”

    黑泽:“母亲演的是非常好了,那种婊子一般的气质,完全不像同一个人,作为女儿我都认不出来。”

    我:“黑泽小姐演的也很不错啦,你们母女就像一对天生的婊子。”

    黑泽:“那是演戏啦,总监先生,你这么说我可要生气的哦。”

    我:“口误,口误,是称赞啦,是说你们演的非常棒意思。”

    黑泽:“好吧,那我就原谅总监先生。”

    我:“那么黑泽小姐刚刚说最近在为新的影片排练,请问是怎样的排练?”

    黑泽:“就是体验生活啦,既然要演一对奴隶的母女,当然是得给人做奴隶啦。”

    我:“哇塞,真是劲爆的消息啊,黑泽小姐为了演戏还真是拼命啊。”

    黑泽:“没有那么夸张啦,为了演好一个角色,去体验一下生活不是一个演员应该做的嘛。”

    我:“虽然是这么说啦,但现在很多演员都很娇气啊,稍微擦破点皮都要发个facebook。好让粉丝们点赞,像黑泽小姐这么敬业的演员实在是太少了。”

    黑泽:“总监先生你夸的我都要脸红了。”

    我:“黑泽小姐能详细地说说你做奴隶的状态嘛?我想观众肯定很感兴趣。”

    黑泽:“这、这个,能不说嘛?实在太羞人了。”

    我:“但观众应该非常想知道啊。”

    黑泽:“可、可是这会泄露他人的隐私吧,还是不说了吧。”

    我:“黑泽小姐,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向天少请示过了,他已经同意了。”

    黑泽:“啊?主人已经同意了啊,呜呜,虽然很害羞,但没办法,身为奴隶必须严格听从主人的命令呢。”

    我:“没想到黑泽小姐这么认真,即使是做采访,也要扮演一个奴隶。”

    黑泽:“呜呜,请不要再说啦,太害羞了。”

    我:“哦哦,那么我们现在起,就请黑泽小姐以一个奴隶的身份开始回答问题,请问黑泽小姐你现在的主人是谁?”

    黑泽:“讨厌啦,总监先生又明知故问,奴家现在的主人就是第一部戏里的魔王大人。”

    我:“我是替观众问啦,请问黑泽小姐是什么时候给魔王大人当奴隶的呢?”

    黑泽:“嗯,第一部戏杀青之后,公司就给我们母女送上了第二份戏的合约,为了演好一个奴隶,我和母亲就自愿成为了魔王大人的奴隶。”

    我:“没想到,勇敢的亚瑟王,及时在影片落幕了,还是被魔王控制着呢。”

    黑泽:“毕竟是为了演戏嘛。”

    我:“做一个奴隶很辛苦吧?”

    黑泽:“是啊,做一个奴隶,每天被要求赤裸的身子不准穿衣服,吃饭也只能像狗一样趴着,只能吃像精液一样的糊糊,每天还得抽时间训练,大小便都被严格限制,可辛苦了。”

    我:“哇,魔王大人对奴隶还真严苛啊,黑泽太太也是这样嘛?”

    黑泽:“没有啦,主人家里是把奴隶分级的,母亲就很得主人重视,进屋就是二等奴隶,可以吃干净的食物,还能睡在主人的卧室,听说这几天天天被主人赏赐,能够暖床。”

    我:“咦,奴隶还分级啊,这魔王大人的玩法还真多,黑泽小姐为什么会和黑泽太太的待遇差距那么多?”

    黑泽:“因为我在学校里得罪过主人,又没有把处女留给主人,所以被罚做最低等的狗奴隶,母亲因为生了我这个小婊子奴隶,所以直接就是二等奴隶了。”

    我:“黑泽太太肯定以你这个女儿骄傲吧?”

    黑泽:“没有啦,自从我们母女一起做了奴隶,母亲每天都对我又打又骂的。”

    我:“哦?这是为什么?我记得黑泽太太很关心你啊?”

    黑泽:“母亲现在还是很关心我啊,对我又打又骂也是为我好,因为主人很喜欢看母亲打骂我,而且无论是作为一个最低贱的狗奴隶,还是作为母亲的女儿,被母亲打骂都是很正常的啦。

    我:“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话说,你的父亲黑泽先生知道你们母女做奴隶了嘛?”

    黑泽:“爸爸知道啊,主人每天都会把我们母女被人肏的丑态拍成录像寄给父亲。”

    我:“黑泽先生不生气嘛?”

    黑泽:“爸爸为什么要生气,我和母亲只是在为演戏而角色扮演啦,爸爸他很支持我的。主人也说了,无论作为奴隶,还是作为演员,如果都不能让自己的父亲撸出来,又怎么能让观众撸出来呢?”

    我:“确实很有道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请问黑泽小姐,你的新片准备什么时候开拍?”

    黑泽:“等我做到了一等奴隶,就是我拍新片的时候?”

    我:“一等奴隶?请问怎么才能算是一等奴隶?”

    黑泽:“就是能给主人生下子嗣的奴隶,就能获得一等奴隶的称号了。”

    我:“哇,那不是得等很久?”

    黑泽:“也不会很久啦,我现在在母亲的帮助下,我和母亲每天都被主人内射,相信很快就会怀孕的。”

    我:“哦哦,那祝黑泽小姐早日生下健康的宝宝。现在请黑泽小姐向观众做最后的告白。”

    黑泽结衣点点头,用一种很嗲的声音说道“大家好,我是黑泽结衣,感谢大家收看我拍的av,谢谢大家对我支持。”

    我:“非常感谢黑泽小姐,不过黑泽小姐,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采访中,我一直听到你身体内有发出嗡嗡声,这是怎么回事?”

    黑泽:“……那个,是人家下面塞了东西啦。”

    我:“塞了什么东西会发出嗡嗡的声音?”

    黑泽脸一红:“是、是按摩棒了!”

    我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没想到黑泽小姐这么色,居然采访中也带着按摩棒,这可是会有很多人收看的哦。”

    黑泽:“呜呜,羞死人了,可这是主人要求的,身为一个奴隶没办法拒绝啦。”

    我:“方便让我们摄影师去拍一下嘛?”

    黑泽掀起那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露出没穿内裤的下阴,双腿向两侧张开,那张湿漉漉的大阴唇展露在镜头前,一个大号的按摩棒正插在其中,嗡嗡的作响。

    我:“哇,黑泽小姐,你完全湿透了呢。”

    黑泽:“请、请不要再说了。”

    我:“黑泽小姐,我记得你说过你被男子视奸会有感觉,那么现在是按摩棒让你给舒服,还是被镜头盯着更有感觉?”

    黑泽:“都、都很有感觉。”

    我:“哇,黑泽小姐好狡猾,果然是成年人居然全都要。话说,我和摄影师先生现在看着黑泽小姐淫荡的样子,也很有感觉啊,黑泽小姐?”

    黑泽:“结衣现在扮演的是最低贱的母狗奴隶,总监先生,摄影师先生能对母狗的身子感兴趣,是身为母狗的我的荣幸,请随意使用我下贱的身体,无论哪个洞都可以。”

    我:“哦哦,那我就不客气了。母狗,给我跪下!”

    我玩了一遍黑泽结衣,就把这破鞋丢给手下玩了,自己则开车先回家了。

    来到家门口,我突然发现门口的大门被打开了,屋中还隐隐约约传来女性的呻吟声。我心中一惊,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来到客厅中,就看见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正抱住我才控制住的惠子在沙发上驰骋。

    我认出了来者,放下紧张的心情,骂道:“艹,是你小子,来我这也不打招呼,他妈的一进来就玩我的女人。”

    壮汉见我回来了,也不再玩女人了,下身用力一挺,将那本来大半都在外面的棍子桶进了惠子体内,惠子小腹被桶的凸了起来,双眼向上一番,直接爽晕过去。

    “李哥,找你还真难找。话说你在玩什么游戏呢?还当个小小电影制片人,以你的能力直接催眠了那麻子脸的老妈不就行了。我记得那可是个未亡人啊,而且老漂亮了。有钱又有权。你要嫌麻烦,我今天晚上就去帮你宰了那麻子,再帮你把他那个老妈给抓来。”

    “去去去,我又不是你这满脑子精液的家伙,我这是在享受控制他人的感觉。

    这叫体验生活。”

    “是是,李哥你高雅,谁让你是『艺术家』呢。”壮汉拔出了鸡巴,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座,捏着惠子的奶子,鸡巴就这么竖着,还对我抛了个媚眼。

    “滚,把衣服给我穿起来,不然我把你变成只知道卖屁股的兔子,你小子这么壮,那帮变态的阿姨肯定很喜欢。”

    “别别别,李哥,我错了,我哪里壮了,我有几斤肉,你最清楚了。”壮汉见我发怒,连忙求饶道。

    “没空跟你bb,说吧,到底什么事?”

    “那个,白老大发话,让你回去。”

    “哈?不是才放的假嘛?”

    “那个,好像主神那里出了点变故。”

    “我靠,那只猫女又闹什么幺蛾子?”

    “听说好像是主神大人和其他主神打赌,准备进行一场杀戮比赛。每个队都得派人参加。嗯,自愿参加。”

    “我艹,白老大不会派我去吧,我最怕死的啦。”

    “没啦,白老大一向很公平,抽签决定,不过要是谁不在,被抽中了也不能怪白老大不是?”

    “操、艹、肏!走啦,你个衰货,每次见你都没好事。”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爱尚DP免费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23dp.com All Rights Reserved.